動能轉換,鄉村振興怎樣實現“聚變”?

來源︰新華網作者︰劉奇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4-01 18:57

從黨的十九大到2018年全國兩會,“高質量發展”是貫穿其中的高頻詞。當前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時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從量的擴張轉向質的提升,正是當前需要著力解決的問題。

思路決定出路,思客推出“高質量發展之路”系列策劃,圍繞結構調整、科技創新、鄉村振興、精準脫貧、污染防治、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等經濟發展關鍵詞,邀請智庫專家和行業學者建言獻策,力求為中國經濟以更新的姿態、更穩的步伐擁抱高質量發展的明天提供更多路徑和方案。

本文為“鄉村振興”第一篇,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中國農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劉奇認為,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有其深刻的時代背景,新時代下鄉村的價值和定位愈發重要;要解決城鄉二元分割制度帶來的問題,實現鄉村振興,就要切實做到觀念轉軌、動能轉換、治理轉型。

要解決城鄉分割的二元制度帶來的問題,實現鄉村振興,就要切實做到觀念轉軌、動能轉換、治理轉型。

觀念轉軌︰打破城鄉二元思維定勢

長期以來,我們形成的城鄉二元思維,已成為思維定勢。要解決城鄉分割的二元制度帶來的問題,必須做三大調整。一是調整觀念認識,二是調整價值認知,三是調整發展順序。

先說調整觀念認識。鄉村振興背後的邏輯是什麼?中央現在同時推進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兩大戰略。脫貧攻堅主要是為第一個百年目標打基礎,鄉村振興是為第二個百年目標打基礎。這兩大戰略我覺得是為了“三個消除、兩個引導”,從而實現兩個百年目標。“三個消除”就是消除貧困、消除城鄉差距,消除社會偏見。沒有這三點我們就不可能構建起一個公平和諧的社會環境,沒有公平和諧的社會環境我們的現代化強國夢、中華民族復興夢就不可能實現。“兩個引導”就是引導社會關注貧困群體,關注鄉村發展。多年來,我們的城市化快速發展,城鄉差距越來越大,我們必須讓城鄉同時發展、城鄉互動,這樣我們的現代化國家才能有一個公平和諧的發展環境。這就是提出鄉村振興戰略的邏輯關系。

第二個調整是調整價值認知。所謂調整價值認知表現在三個方面。首先是對于鄉村的價值認知。多年以來,在城鄉二元制度的影響下,很多人都想逃離農村。通過40年改革開放,農村已經不是過去的農村了,很多地方已成為旅游觀光、投資興業、養生養老、適宜棲居的理想地。有人說,現在是窮人進城,富人下鄉;忙人進城,閑人下鄉;為生存的人進城,為生活的人下鄉。這表明“逆城市化”現象已初現端倪,對鄉村的認識應該重新定位。

其次是對三農的價值認知。我們說農業現代化,有人認為只要把農業本身現代化了,整個農業現代化就會提前解決。其實三農是一個統一體,農業是農業現代化的本體,農民是農業現代化的主體,農村是農業現代化的載體。本體農業、主體農民、載體農村必須同時現代化,我們的農業現代化才能實現。不是光有先進設備、先進技術就行。

第三個對農業本身的價值認知,我們過去認為農業只要產量高、質量好就可以了,今天要重新判斷、重新定位。當今農業已經趨于多功能化,如果把它的幾大功能綜合開發利用,它的價值可能比農產品本身還要高。今天農業生產的過程已能創造很高的價值。比如有些稻田種成卡通圖案,就是很好的旅游景點,生產過程可以生錢。此外,生產方式也能生錢。比如農業采摘,爸爸媽媽帶著孩子到農村去體驗感受。日本有幾千個城市農業公園,讓孩子們去體驗農作物的生長,小動物的養殖。這使人們了解生命的意義和規律,從哲學的角度非常有價值和意義。再次,農業生產的環境也能掙錢。農業生產必須有一個好的生長環境,否則生產出來的東西沒法吃。好的環境是養生養老休閑觀光的好去處,人們都願意到麥田里面去,所以對于農業的價值認知,必須重新思考。

第三個調整是調整發展順序。今天我們的城市化水平可以與任何發達國家相媲美,城市現代化水平已經很高。現在城市的資本、人才、技術等正在外溢,向鄉村轉移去尋找他們能發揮作用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多年來城鄉發展差距拉大可能會影響社會的穩定和諧。在這樣背景下我們應該調整順序,優先發展鄉村。

我們應該把農村放在經濟社會發展的大戰略中、城市鄉村發展的大背景中、農民市民的大格局中、三大產業的大結構中,來觀察三農是不是優先發展。

動能轉換︰培育新動能形成“合”力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農村已經歷了兩次動能轉換,眼下正在醞釀第三次。每次都可以用一個字概括︰第一次動能轉換的核心是“分”,改革開放之初,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推行,使經營主體從幾百萬個生產隊一下子分解為2.3億個承包農戶,家庭能量得以充分釋放,極大發展了生產力;第二次動能轉換的核心是“流”,農村各種生產要素大流動,使城鄉經濟一片繁榮,尤其是農村勞動力的大流動,使鄉村的“形”“神”皆變;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需要第三次動能轉換,這次動能轉換的核心是“合”,就是使各種要素、各方力量集合發力。借用物理學術語,三次動能轉換帶來的是三大物理變化,第一次“分”帶來的是“裂變”,第二次“流”帶來的是“流變”,第三次“合”帶來的是“聚變”。

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是中國農民的偉大創造,極大地推進了農業農村的發展。農民有了余錢之後,開始走入第二第三產業,又推動了鄉鎮企業的發展。農村改革的經驗,又啟迪了城市國有企業的改革。這由一個“分”字引發的“裂變”效應,其實踐價值和理論創造,徹底改變了中國,解決了溫飽,繁榮了城鄉。

第二次動能轉換中的“流”,是各種生產要素的放活,尤其是把農民從土地和鄉村中解放出來。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中國經濟能夠一路逆勢上揚,農民工居功至偉。資源要素大流動使城鄉在“流”中化“蛹”為“蝶”,在時空隧道中涅--。鄉村中小洋樓比肩而立,村村通全面實現,生態綠化美化大有起色。這一巨大變化的現象恰如物理學上的“流變”現象。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培育新動能的關鍵就是形成“合”力,把各種現代元素注入農村、注入農業,推動農業農村的歷史性變革。具體而言,有六大合力︰即三“物”組合、三“產”融合、四“生”契合、城鄉統合、要素集合、功能整合。“六合”能量將產生像物理學上“核聚變”一樣的巨大威力。

所謂三“物”,即植物、動物和微生物。植物是生產者,動物是消費者,微生物是分解還原者。只有微生物的介入,農業才能克服石油農業的弊端,構建起有機生態循環系統。

所謂三“物”組合,就是要把植物、動物、微生物三者有機統一起來,重點在于重視微生物的作用。以往我們過于強調植物和動物產品,也即農作物和畜產品的生產,而忽視微生物的生產,導致農業的生態循環系統被打破。微生物的開發有廣闊的空間,目前已形成了六大領域,即微生物肥料、微生物飼料、微生物能源燃料、微生物食品、微生物藥品、微生物清潔劑,每一領域都有著巨大的開發前景。僅就微生物食品而言,它還具有六個不爭的特點︰不與人爭糧、不與糧爭地、不與地爭肥、不與農爭時、不與農產品爭市場、不與其他爭資源。

所謂三“產”融合,即農村中第一、第二、第三產業的融合發展。三產融合發展,不是我們今天才發明的,我們傳統農業追求的“男耕女織”模式就是按三產融合發展的思路設計的。耕與織多余的產品拿出去賣就形成了第三產業。以往我們都割裂來看三者之間的關系。其實,三者是互相促進、有機融合的。比如說,蓬勃興起的鄉村旅游,就是第三產業。它反彈琵琶,用三產帶動二產引領一產。三產融合發展的關鍵是“種、養、加、銷、游”五環聯動,這五大環節是骨干、是主體,其他都是在這條產業鏈上派生出來的。只有做好五環聯動的文章,三產融合才能打造成產業的命運共同體。

所謂四“生”契合,即生產、生活、生態、生意四者要契合。農業生產不能不顧生態,不能嚴重污染土地河流;農民生活不能不顧生產,一些地方搞農民洗腳上田,建高樓,使得農民遠離農田,也不科學;農民生活也不能不顧生態,落後的、粗放型的生活方式,要拋棄。生產、生活、生態的契合,如果沒有與發達的現代化市場連接,便只是徒有軀殼,農產品只有建立線上線下的互動機制,才能賣個好價錢,因此,“三生”之外還應加上“生意”。在農產品量的問題已基本解決,質的問題成了問題的大背景下,農業的發展方向必須重新思考,即由生產型向生活型轉軌升級,圍繞健康中國做文章,圍繞有利于提高人的生活質量和健康水平、長壽水平做文章,讓農業成為“農業增收、農民增富、農村增綠、人民增壽”的四增產業。只有四生契合,互相依存,互為因果,才有高品質的生活、高效益的生產、高文明的生態。

所謂城鄉統合,重點在于城鄉公共設施和公共服務的均等化。必須下大功夫,在推進城鄉統籌發展、同步發展、一體化發展的基礎上,全面貫徹落實十九大提出的“優先發展農業農村”的新戰略。

所謂要素集合,即把現代元素集束向農村投放,包括現代理念、現代技術、現代管理、現代金融、現代設施、現代人才等。我國農業現代化腿短,短就短在缺乏現代化元素的注入,如果像工業、像城市那樣集中投放現代元素,農業農村農民的現代化指日可待。農業的現代化需要“三體共化”,即作為本體的農業、作為主體的農民和作為載體的農村必須同時現代化,只想讓農業現代化,只在農業上下功夫投入現代元素,而主體農民和載體農村落後就產生不了現代效益。

所謂功能整合,即要把現代農業的六大功能整合起來。一是食物保障功能,今天的食品安全問題比任何時候都受到社會廣泛而深刻的關注,農產品供給正由“吃得飽”向“吃得好、吃出營養、吃出健康”的4.0版過渡。二是原料供給功能,許多工業原料都來自農業,例如玉米是制造乙醇的原料,但是目前我國玉米產量過剩,大豆產能卻不足,這就需要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的“調結構”。三是就業收入功能,農村有八九億人口,除了外出打工的2.8億,其余都生活在農村,他們要在那里生存與發展,即使城市化率達到70%仍有5億人生活在農村。四是生態保育功能,工業社會的理念是人定勝天,是破壞生態,而農業文明的理念是保護自然。五是旅游休閑功能,鄉村旅游已成為世界性潮流,成為一種大多數人追求的生活方式。六是文化傳承功能,中華文明薪火相傳,中華民族才得以始終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中華文明的源頭在農村農業,載體也是農村農業。功能整合,就是在實踐中,不能單一考慮只發揮農業的某一項功能,要盡可能多地把六大功能都充分發揮出來。只有整合功能,才能拉長產業鏈、拓展功能鏈、提升價值鏈。

治理轉型︰構建“三位一體”的治理格局

今天的鄉村已不是過去的鄉村,各方面都發生了巨大變化︰社會主體由穩定性向流動性轉變,社會生活由同質性向異質性轉變,社會關系由熟悉性向陌生性轉變,社會空間由地方性向公共性轉變,社會結構由緊密性向松散性轉變,社會的細胞即家庭由完整性向破裂性轉變。

社會文化由前喻性向後喻性轉變。美國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認為,人類的文化傳承分為前喻文化、並喻文化、後喻文化。後喻文化就是現在年輕人先知道,學會後傳給老年人。過去就是老人通過經驗積累把他積累的經驗傳給後代,現在不需要經驗了,反過來了。特別在農村這個現象很普遍,手機電腦出了問題都問兒子孫子。社會價值由一元性向多元性轉變,社會行為由規範性向示範性轉變,社會治理由威權性向碎片性轉變。

這樣的背景下若我們不改變治理方式,就無法適應目前形勢的發展。首先,要構建一個政府、市場、社會參與,“三位一體”的治理格局。

第二,要構建一個規則公平、權利公平、機會公平、結果公平的社會制度環境。有了這樣一個社會制度環境,我們的改革措施才能順利推進。

第三,要打造一個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治理體系。自治、德治是中國傳統社會采用的治理方式,這方面我們有不少經驗。今天提出來培育新鄉賢,鄉賢在過去社會治理中起非常大作用。鄉賢是一個地方的標桿,社會的價值導向,有重要的社會治理作用,是國家與千家萬戶結合的一個緩沖帶。國與家、公與私、官與民,在硬性結合的時候會帶來許多矛盾,鄉賢能起到一個緩沖作用。這些文化傳統我們應該好好繼承。今天需要強化的是法治,要靠法治來推進制度發展,比如產權制度、經營制度、農業保護制度,這些都要通過法治的手段向前推進完善。還要利用法治手段掃黑除惡,靠法治的力量扶正去邪、弘揚正氣,把社會不良風氣如賭博等都整頓治理好。

第四,要推進各個領域的深化改革,包括產權制度改革、經營制度改革、農業支持保護制度改革、城鄉融合制度、鄉村治理、鄉村文化建設方面等等不斷的深化,適應社會的發展。

第五,因村施策,循序漸進。所謂因村施策,應該看清我們現在鄉村是哪些類型,有些衰落型的鄉村,不需要再振興。所以要因村施策,不能一刀切。中央的規劃有時間期限,不能急于求成、急功近利。

最後,是要培育一支懂農業、愛農民、愛農村的干部隊伍,沒有這樣一支干部隊伍鄉村振興就很難實施。一頭獅子帶領一群綿羊,綿羊都會變成獅子;一頭綿羊帶領一群獅子,獅子都會變成綿羊。所以干部的帶頭作用非常關鍵,如果我們的官員不是真的懂農業、愛農民、愛農村,那就很成問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