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克龍訪德看歐盟經濟治理改革中的德法之爭

來源︰新華網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5-04 09:26

由于根本性的理念差異和利益分歧,馬克龍雄心勃勃的歐盟改革計劃很難得到德國的共鳴。圖為4月19日,德國首都柏林,德國總理默克爾(左)與來訪的法國總統馬克龍交談。 圖片來源︰新華社

法國總統馬克龍于4月19日訪問柏林。本次德法會晤的主題是歐盟改革,即如何使歐盟在經濟上更穩定,在外交上更強大,內部更團結。來訪的馬克龍拿出的是雄心勃勃以改革“救世”的姿態,而剛剛再次掌權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毫無懸念地以保守姿態應對,馬克龍想要投資,默克爾捂緊口袋,于是攻守對抗成為德法會晤的主旋律。

無疑,默克爾與馬克龍的原則性目標是一致的。推進歐洲一體化是馬克龍總統生涯的基石,他也不斷在重要講話中闡述維新歐盟的願景。英國脫歐,特朗普不時興風作浪,歐盟以外種種不利因素頻現,在這樣的狀況下,默克爾自然也是希望歐盟日益強大,並非常看重德法兩國在歐盟的軸心作用以及與馬克龍的合作。本屆德國政府聯合執政協議的主題就是“歐洲重新出發”(Ein neuer Aufbruch f r Europa)。德國和法國都真心希望歐洲強大。

有一點也是肯定的︰去年6月各成員國首腦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舉行的歐盟首腦峰會上決定推行的歐盟改革,只有德法兩國步調一致才可能實行。

但即便有深刻的合作基礎,一旦涉及具體的改革措施,德法之間便一再出現巨大分歧。

馬克龍的雄心與德國人的憂心

馬克龍的歐盟改革計劃很明確︰要讓歐盟盡可能強大,為此須投入大量資金。他的計劃包括建立更完善的歐盟對外邊防,並逐步形成共同的難民和外交政策,但核心想法始終是增加歐盟尤其是歐元區的投資,而且應當實現由歐盟自己的財政進行投資,並為此設立歐盟財長一職。此外,引入共同存款保險,完善銀行聯盟以防範危機,也是計劃的一部分。

對馬克龍的改革計劃,默克爾態度保守。她也主張形成歐盟共同的安全與外交政策,並增加必要的開支,但對馬克龍計劃的其余部分,她均持懷疑態度。

默克爾所在的聯邦議會第一大黨聯盟黨(基民盟及基社盟)黨團在馬克龍到訪前公布了一份文件,對馬克龍在歐盟經濟治理領域的改革主張表達了強烈的抵制。黨團的意見雖然對默克爾與馬克龍的商談不具約束力,但在目前的情況下,如果默克爾面對馬克龍做出額外讓步,便會令自己在黨內遇到麻煩。默克爾在自己的基民盟黨內的權威性已大幅下降,大家早已開始議論起“後默克爾時代”。在本屆聯邦議會的709個席位中,聯盟黨與社民黨聯合組閣後形成的黑紅大聯盟佔399席,距表決通過所需的355票只有44席優勢,作為執政黨不得不較以往更重視自己內部的不同聲音。而且事實上,這種抵制態度背後的憂慮即便不是由聯盟黨提出,也會由反對黨即德國新選擇黨和自民黨在政治辯論中表達出來。

社民黨持何態度?當馬丁•舒爾茨(Martin Schulz)是黨主席又是外長指定人選時,歐洲曾是社民黨最重要的政治主題。現在雖然名義上也還是這樣,但剛剛換帥的社民黨在歐盟改革問題上尚未有明確表態。而在歐盟財經領域的具體問題上,德國副總理兼財長奧拉夫•朔爾茨(Olaf Scholz,社民黨)態度保守,與其前任沃爾夫岡•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基民盟)的立場相似。

可以說,對馬克龍在歐盟經濟治理領域的改革計劃,德國左、中、右所有主流黨派的立場竟空前一致——“保守”、“抵制”。德國人究竟有何疑慮?

對馬克龍擴大投資的主張,批評者指出︰歐盟目前可用于投資的錢並不算少。每年僅“凝聚政策”一項就有3500億歐元的預算,用于縮小地區差異。歐盟委員會還通過所謂的“容克計劃”為私人資金投資基礎設施提供資助,總金額高達5000億歐元。馬克龍必須解釋,為何在他看來還需要額外投資。

馬克龍有關設置專門預算以防經濟危機的想法也需要進一步澄清,如歐洲失業保險︰所有成員國均繳納資金,必要時為危機國家的雇員提供資金支持。危機預算這個想法的吸引力在于︰危機發生時無需進行艱苦談判即可實現各個方向的轉移支付。但德國的批評意見認為,歐洲失業保險很可能使德國不得不為其他國家的失業買單。

那些從長遠看可能增加德國負擔的改革措施也在德國遭遇巨大阻力,尤其是歐洲銀行聯盟。建立銀行聯盟的想法也是源于最近一次的危機。人們看到,個別成員國的金融機構有可能為整個歐盟帶來問題。為此,歐盟已經引入銀行的共同監管和單一清算機制這兩大支柱。銀行聯盟的第三大支柱是尚處討論階段的共同存款保險。共同存款保險的想法獲得不少專家的支持,但在德國也引發憂慮,人們擔心存款保險會把銀行的存量債務普遍化,比如意大利金融機構的賬面上就還有數十億歐元的無擔保貸款。德國政府認為,要談共同存款保險就必須先消除這些債務。因此,默克爾在與馬克龍的會晤中表示,引入存款保險將是在“遙遠的未來”。

馬克龍有關設立歐盟財長的設想也使德國人憂心忡忡。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在最近一次的危機中,人們時不時會感覺到,歐元區的財長們組成了一個民主性嚴重缺失的機構,越過民族國家的民主立法機制為整個歐洲做出重大決定。

當然,面對馬克龍一上任就以“重建歐洲”為口號在歐洲發起的魅力攻勢,德國人也不能毫無作為,必須做出自己的回應。

去年,時任德國財長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拿出了德國的改革方案︰將歐洲穩定機制(ESM)轉化為歐洲貨幣基金組織(EWF)。朔伊布勒自2009年擔任德國財長起就扮演了應對歐元危機主要操盤手的角色,是強硬的財政紀律捍衛者。德國的EWF方案主要包括三個方面︰第一是擴大資金,增強應對未來危機的能力;第二是優化職能,形成一套更有效的債務重組機制,對危機國家實施更有效的救助;第三是機構轉型,將目前ESM非政府金融機構的身份轉變為歐盟機構,賦予其監督成員國執行財政紀律和對成員國的經濟風險進行觀測、預警的權能。

很明顯,德國想要打造的“歐洲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實際上是一個高效的主權債務重組機構和強有力的財政紀律監管機構。德國人主張加強財政紀律管束,防止成員國因違規而滑出正軌,進而引發危機,並要求危機國家通過整頓債務和財政紀律走出困境。馬克龍改革計劃的核心是希望通過確立歐盟統一財政,設立歐盟財長,以促進投資,拉動經濟增長,並打破成員國之間的轉移支付壁壘,預防和緩解危機,最終促進各成員國經濟均衡發展,推動歐盟的一體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