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保人才,才能讓鄉村發展後繼有人

來源︰經濟日報作者︰韓長斌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6-07 11:11

今年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第一年。落實好黨的十九大精神,實現鄉村振興開好局、起好步,需要深入調研、統籌謀劃。農業農村部開展了百鄉萬戶調查活動,組織干部開展駐村調研,全面摸清我國鄉村發展的實際情況。近期,我到費孝通先生80年前調查過並寫出《江村經濟》一書的村——江村(蘇州市吳江區開弦弓村)開展調研,對推進鄉村振興作了一些思考。

一、中國鄉村面臨千年未有之變局  

鄉村的巨變,既源于黨領導農民堅持不懈的奮斗,也源于外部環境變化的推動,是內因與外因、主觀與客觀等多種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

當前,中國之鄉村,從內地到沿海,從城郊到農區,從山區到平原,都在發生著巨大而深刻的變化。農業生產從傳統向現代轉型,農村社會從封閉向開放轉變,城鄉關系從割裂向融合轉化,每年有超過1000萬農村居民市民化、1000萬農村人口脫貧,農村即將消除貧困、全面小康。可以說,中國鄉村正面臨千年未有之變局。江村也在微觀層面,演繹著這個時代變局。鄉村的巨變,既源于黨領導農民堅持不懈的奮斗,也源于外部環境變化的推動,是內因與外因、主觀與客觀等多種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

第一,改革開放帶來的市場化國際化,讓農業從計劃封閉變成了自由開放。改革開放發端于農村,農村改革廢除了人民公社、統購統銷等計劃經濟體制,實行家庭承包經營,放開了農產品市場,農民獲得了生產和分配的自主權、時間和勞動的自由支配權,想種啥就種啥、想吃啥就吃啥,這在車馬歸隊、勞力歸田的大集體時期是不可想象的。農產品供給更加豐富,流通範圍大大拓寬。江村的太湖螃蟹、太湖三白銷往全國各地,浙江白茶、山東隻果、贛南臍橙等則擺上了江村百姓的餐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我國農業更是與全球農業融為一體。2017年農產品進出口額超過2000億美元,位居世界第二。不斷加深的市場化國際化,既給推進鄉村振興提供了動力源泉,也帶來了嚴峻挑戰。

第二,快速推進的工業化城鎮化,使農民從土里刨食、溫飽不足變成了進城務工、走向小康。改革開放以來,大量農村富余勞動力洗腳上田、進城務工。2017年,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58.25%,戶籍人口城鎮化率也達到了42.35%,2.8億農民工成為產業工人的重要組成。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割麥插秧累斷腰”已成為歷史,種田比以往更加省工省事省時。江村的村民跟我說,現在腰包更鼓了,日子更好了,笑容更多了,壽命更長了。近年來,一些地方甚至出現了“逆城市化”現象,不少城里人選擇到農村當農民、搞農業,這表明農業農村正在逐漸成為稀缺資源。農民在城鄉之間自由流動,帶來了傳統文化與現代文化相互融合,城市文化與農村文化相互踫撞,中國文化與世界文化相互促進,工業文明與農業文明相互作用,這不可避免地對農民的思想理念、價值觀念產生深刻影響。

第三,加快發展的信息化智能化,將農村從信息孤島變成了與世界互聯互通。信息化特別是互聯網、智能手機的普及,打破了農村與外界聯系的壁壘,打開了農民放眼看世界的通道,這對農業農村的影響是全方位的、革命性的。過去通訊不發達,農民對外界知之甚少。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廣播的普及使農民听到了外面的聲音;改革開放以後,收音機、電視機逐步走進農民家庭;新世紀以來,手機、電腦、網絡向農村覆蓋。據統計,我國農村網民已超過2億。現在,江村村民用手機上網,隨時隨地微信交流、視頻對話。電子商務也在農村遍地開花,足不出戶就把村里生產的農產品賣到世界各地。信息化正在深刻改變著農業農村的生產生活方式。

在中國鄉村面臨著千年巨變的關鍵時刻,我們黨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並組建農業農村部牽頭統籌。鄉村振興既是鄉村發展到今天的歷史契機和必然要求,也是今後繼續推動鄉村變遷的內在動力和基本方向。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就要深入研究鄉村,把握發展機遇,激發發展活力,引導加快變遷,促進農業全面升級、農村全面進步、農民全面發展,進而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在這個歷史進程中,我們肩負著重大的歷史責任、光榮的歷史使命,必須深入了解這個變局、時刻關注這個變局、全面把握這個變局,以至引領和推動這個變局,使之遵循鄉村自身演進規律,順應歷史發展方向。

開弦弓村是公共文化服務示範村,村內建有江村文化弄堂。弄堂兩側,一幢幢獨立民居寬敞美麗。(資料圖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