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南軍事論壇|誰是美國未來最大的敵人?

來源︰中國之聲國防時空作者︰金一南 周雨婷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8-30 21:38

歡迎收听《一南軍事論壇》,我是周宇婷。最近,美國政界、新聞界在討論一個問題,誰是美國未來最大的敵人?就是今天的《一南軍事論壇》要關注的話題,首先歡迎金一南教授,一南教授您好。

金一南︰你好。

主持人︰雖然美國仍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但美國擔心在世界格局的不斷變化中,將會遭遇強勁對手。那麼這個對手有可能是誰呢?早前,特朗普就說,俄羅斯在某些層面上是戰略對手,中國也是,連歐盟在某些領域也是。一南教授,您怎麼看待美國的這些觀點?

金一南︰你要說對手的話,從經濟總量看,他經濟的總量大約17萬億多美美元,第二位的中國12萬億,跟它差距還是明顯的。他的軍費7160億美元,相當于排在美國軍費之後的九個國家的總和,全世界軍費排名第二到第十名加起來軍費還不如美國軍費多。而且你再看看美國擁有最好的地緣政治條件,北面加拿大,南面墨西哥,兩個國家的國力都很弱,跟他根本無法有抗衡。他的東面是大西洋,西邊是太平洋,安全環境是得天獨厚,按理說美國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國家。結果美國這些政治人物,包括特朗普,包括國會,包括國防部,包括他的國務院,等等,他們的感覺是什麼?他們感覺美國全世界最不安全,全世界所有力量都在威脅他。我們說這就是精神偏執。美國現在陷于一種安全偏執,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覺得危險的不行,覺得大家都在威脅他,誰威脅你了?你全世界最龐大的經濟力量,最龐大的軍事力量,今天打這個,明天打那個,他結果覺得自己最不安全。

主持人︰看來美國要追求的不是普通的安全感,而是一種凌駕于所有國家之上的絕對安全。

金一南︰對,其實美國第一是最安全的,第二是佔了世界最大便宜的。結果他覺得第一我是最不安全的,第二,全世界人都在佔我的便宜,哪有這樣的事情。

主持人︰確實,美國在制造對手的獨角戲里入戲太深,不能自拔。最近,美軍艦隊司令部司令格雷迪說,美海上力量正受到俄中挑戰,海上競爭的日子已重新到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國會听證會上也表示,從長遠看,中國是對美國最大的安全威脅,中美互征關稅也從今年7月6號開始生效。一南教授,美國現在到底怎麼看中美關系?

金一南︰美國對中國有看法的最關鍵原因是中國發展太快,動了美國的奶酪那就不行了。中國人並沒有強買強賣,那麼大量的made in China的產品,首先都從低端開始,然後到中端,服裝、鞋帽、玩具、家具、聖誕樹、彩蛋,這些是中國偷了美國的技術嗎?這些是中國佔了歐盟的便宜嗎?不是的,中國人憑勤勞、憑勇敢,我們在生產那些人家不願意生產的大量的勞動密集型產品,中國人慢慢形成貿易優勢。當然啊,我們今天的產品向一些高端產品進軍了,比如中國的高鐵全世界領先,航空航天我們也在逐步的趕上來。那美國人今天就不願意了,他希望中國永遠待在低端,高端應該是我的。這叫公平嗎?這不叫公平。我們並沒有做錯什麼,我們做的完全符合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爭取自己平等地位的訴求,而且我們的努力全部來自于自身,我們並沒有佔誰的便宜,這一點我覺得我們完全理直氣壯。

主持人︰習主席多次指出,中美兩國應該建立不沖突不對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系,特朗普和他的主要內閣成員也多次表示認同,,那麼面對美國方面的一些雜音,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金一南︰魯迅講了,如果對方退一步,那我也退一步;如果我退一步,對方進一步,那就只有拔出拳頭來。我們完全都是自衛,我們並不是攻擊性。美國今天攻擊性的增加關稅,我們作為一種報復的措施,我們提高關稅完全是一種相對被動的防御,包括他提升的量大,我們提升的量小,確實是這樣的。捍衛自己的權益不光憑嘴巴,而且一定要憑行動。中國的發展依賴于什麼?依賴于自身的堅持、提高我們自身的效益,而不取決于人家的臉色,不取決于人家對你的圍堵。

主持人︰最近,我們也難得看到了美國輿論當中一些比較清醒的聲音,美國有媒體發表了一篇文章,分析說美國未來的對手既不是俄羅斯也不是中國,是誰呢?是美國自己。一南教授您怎麼理解?

金一南︰我們經常講美國有全世界最好的智庫,而且美國也可以說擁有全世界最聰明的頭腦,就像提出來“美國人最大的敵人是美國”,這個美國學者就頗有見識。還有另外一位美國學者頗有見識,叫彼得•希夫,他在2006年、2007年就準確地預言了美國必然要遭2008年那場金融危機,就是由房地產市場破產所引發,他當時就準確的預言了,他現在又在預言美國的下一場危機。他說可能加劇下一場金融危機最大的問題是美國人實際上已經身無分文。身無分文從哪來的?就是美國今天的債務。美國從1776年建國,美國的債務不到1萬億美元,2008年奧巴馬上台到2016年特朗普上台,美國債務20萬億,已經超過了美國的國民生產總值,相當于你全年的國民生產總值還不夠還債的。所以彼得•希夫講,美國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國債,國家債務太高,美國人實際上已經身無分文。特朗普第一在減稅,減稅政府收入就少了,然後國防投入巨大,現在飆升到7160億,而且特朗普又恢復美國人登月,要登上月球,當年美國之所以阿波羅計劃之後不登月了,就因為沒有錢,特朗普現在恢復登月。特朗普還要建立太空部隊。還有大規模的基建,錢從哪兒來?只有發行債務。所以彼得•希夫預言,就特朗普這種花錢的速度,到2020年美國的債務要達到25萬億美元。他說照這麼折騰下去,到了2024年那個任期,美國的債務就肯定要突破30萬億美元,這就太可怕了,你最後要拖垮的。就是美國一些清醒人士所認識到,美國最大的敵人是美國自身,就是那種自身極其膨脹的願望,唯我獨尊的願望,老子天下第一的願望,美國利益優先,優先于全世界的利益,就這種東西將成為美國最大的敵人。

主持人︰剛才您也說到了,美國今年通過了歷史上最高額度的軍費開支法案,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案中軍費開支達到了空前的7160億美元,您覺得美國這種軍事擴張勢頭究竟能夠維持多久呢?

金一南︰這種軍事擴張的勢頭是很難長期維持的,我前不久也是看了一個美國人寫的一篇東西,他說特朗普的觀念太老舊了。他的意思是什麼?他說過去戰爭是有利可圖的,過去的戰爭可以掠奪奴隸、搶奪財產、佔領城市,掠奪資源都可以。今天在全球化的時代,在互聯網的時代,過去那種大量增強軍備、掠奪財富、佔領交通要道,這種觀念完全過時了,現在需要的是什麼呢?現在大家利益都完全勾連在一起才能形成共贏,你通過戰爭的方法達成國家利益的可能性越來越低,大量投入軍費是非常不值當的。美國把大量錢花在海軍建設、空軍建設、太空建設、陸軍建設,非常不值,結果是浪費了美國的財富,導致最後美國的公共設施破爛不堪,美國的競爭力持續的下降,就導致這樣的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未來通過沖突能夠有效維護自己安全嗎?是不可能的。這種沖突只能極大損耗自己的安全,或者我通過關起門來維護自己的安全,表面上特別維護美國的利益,實際上維護的是美國眼前的、眼皮底下的那一丁點利益,他損害了什麼呢?特朗普損害了美國的中長期利益。

主持人︰現在已經不是一個靠傳統侵略、征服就能壓倒一切的時代了,國家的利益格局和實現方式也都與冷戰時候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金一南︰對。

主持人︰一方面,美國依然保有原先的霸凌思維,全球多地打仗,另一方面,特朗普宣稱要讓美國“重新偉大”,美國真的還能靠這些變得更安全或者更偉大嗎?

金一南︰這點是他根本就做不到的,他的政策實際上要導致美國陷入新一輪的誤區,而在這輪誤區里受損的就是他們所宣稱的要全力維護的美國自身的國家利益。從美國國內今天分裂的狀態,華爾街也好,華盛頓也好, 谷、好萊塢、常春藤,這種和普通民眾的分裂看,美國現在日益變成一個撕裂的社會,誰撕裂的?大家注意,撕裂美國的不是外面的力量,不是歐盟,不是俄羅斯,不是中國,也不是伊朗、朝鮮,撕裂的是美國自身,就對自身到底選擇一條什麼樣的發展路徑,自身怎麼樣有效維護自己的安全,在這些問題上美國自身正在發生很大的分裂。

主持人︰好的,感謝您收听今天的《一南軍事論壇》,下周再見。

(中國之聲國防時空•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