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祖國東極邊哨上的巾幗衛士

來源︰北化國防教育 發布︰2020-12-23 08:39:4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個人簡介

姜麗敏,2017年考入北京化工大學。大一學年全年GPA3.54,綜合排名第1名。先後獲得國獎勵志獎學金,人民三等獎學金,畢思寧獎學金。

2018年9月參軍入伍,服役于駐守祖國東極的中國人民解放軍32112部隊。部隊期間,榮獲“全優新兵”榮譽稱號,“優秀義務兵”榮譽稱號,“四有優秀士兵”榮譽稱號,旅嘉獎兩次。2020年東極衛士比武競賽女兵綜合第一名。

2020年9月退役返校,參加第十七屆峰杯越野攀登比賽獲得團體第四名;第59屆首都高校田徑運動會八百米第五名;首都高校跑射聯項錦標賽獲得團體第三名;校運會四百米第二名;“燭光杯”校乒乓球比賽團體第一名。

視頻風采

極寒邊哨上的東極衛士

在祖國的最東方——黑龍江,有這樣一群可愛的人,他們每天清晨迎接祖國的第一縷陽光,每天傍晚送別祖國第一抹殘陽,他們戰天斗地無所畏懼,爬冰臥雪不曾退縮,他們的足跡遍布祖國最東端的每一個角落。人們親切地稱他們為東極衛士。而我,有幸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那個冰天雪地的祖國一角,就是我部隊的駐地。

黑龍江與烏蘇里江在那里交匯,黑瞎子島經此沖積而成,其位置十分特殊,一島兩國,被譽為“東方第一哨“的東極哨所,便靜靜地矗立在那里,守護山河的同時,卻也常常引得洪水來訪。2013年夏天,黑龍江流域發生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東極哨所被洪水圍困,第五次洪峰過後,島上百分之九十的陸地都已經被淹沒,在撤與不撤之間,必須立刻作出抉擇。然而,哨兵不語,卻無一人撤離,他們愣是和洪水對峙了整整52天。

在那52天里,他們每天劃船上哨站崗,堅持24小時執勤,比往日管理更加嚴格,每天穿著救生衣,趟著齊胸的洪水,迎著朝陽升起五星紅旗。後來有一次,我問老班長︰“洪水都那麼大了為什麼管理還這麼嚴格?”。老班長低了低眼眸,說︰“對面的哨所,可以看到我們執勤站崗,我們代表國家。”習主席說︰“世界上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那一刻,身邊這位再普通不過的班長身上卻散發著我從未見過的光芒。

那天和老班長談話過後,剛入伍不久的我便陷入了沉思,到底是什麼力量支撐著那些戰士堅持了52天?直到後來,在日復一日磨礪中,我才慢慢領會了東極衛士的真諦。

你若問我邊防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我會告訴你,黑龍江的冬天冰冷而漫長,積雪常在,盡管條件惡劣,訓練也仍要繼續。一回戰術爬下來,凍土夾在雪里,直往袖子里鑽,過一會兒就會化為胳膊上的泥水,再過一會兒袖子就會凍成冰;體能訓練時,必須做到充分熱身,因為在這樣的嚴寒中,稍有不慎就會造成骨折……那里也有站不完的崗,有望不盡的遠方,有最美的黃昏日落,有數不盡的鄉愁。我們不是特種兵,更多時候,我們只是在做那些最普通的事情,公差勤務,巡邏站崗。有人會問,當這樣的兵,還有什麼意思呢?對我來說,祖國對我的需要,就是我最大的滿足。東極衛士,不是誰都能當的,從主動加練到申請和男兵一起出體能操,第一年結束,我體能科目全優,手榴彈投遠34米,甚至比部分男兵還要遠;後來,也有幸被選為2019年度新訓骨干,成為了最年輕的一個帶兵人。

曾經,一個小同志問我說,“班長,這邊防待著真沒意思,不是干這個活就是干那個活。”我笑了笑,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個老班長的樣子,我說,從我們穿上軍裝的那一刻起,就不是我們選擇了部隊,是部隊選擇了我們,東極需要我,我要去,戈壁需要我,我要去,倘若今天戰爭爆發,刀山火海也必將萬死不辭!

時間過得真快,回首兩年,流過血,流過汗,掉過皮,也住過院,但我從未後悔過。即使如今重返校園,但我知道,那些迷彩碎片從此便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那些忠誠、奉獻、使命、擔當早已注入血液,伴我終生。我最喜歡看日出,這會讓我想起我曾經持槍肅立第一個把太陽迎進祖國,東極邊關是我一生的眷戀,正是那千千萬萬東極衛士的平凡守望,才鑄成了那道堅不可摧的邊防線,我們,為祖國站崗,無上榮光!

1 2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