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冷板凳”一坐30年,她的心里裝滿遠海大洋

來源︰人民海軍微信公眾號責任編輯︰王憶錦
2021-02-02 15:38

在海軍研究院某研究所研究員劉麗嬌的辦公室里,一張世界地圖佔據了一整面牆。地圖很大,讓劉麗嬌顯得格外嬌小;地圖很小,全裝在她心里。

此時,一項關于未來海軍發展戰略的課題研究正如火如荼地推進中。作為牽頭人,劉麗嬌總會時不時抬頭看看這張地圖。滄海桑田的歷史變遷、錯綜復雜的世界局勢、劍拔弩張的軍事斗爭態勢……在她多維度視角的注視下,這張薄薄的世界地圖變得清晰、立體。她醉心于軍事理論研究之中,洞悉波峰浪谷間的風雲變幻;用沖鋒姿態,點亮前進路上的理論之光。

欲贏得未來,必把握現在

“軍事戰略研究不能‘空來空去’,我要讓理論研究落地生根,而不是飄在半空。”

“你永遠不知道未來和戰爭哪一個先到,所以搞軍事戰略理論研究必須要跑在未來之前。”從事軍事戰略理論研究的第一天起,劉麗嬌就沒有停下過奮力沖鋒的腳步。

航母是大國重器,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象征。研究生期間,劉麗嬌第一次接觸到國外航母的公開資料,就十分興奮︰“我相信我們國家肯定也會有!”從那時起,對航母的執著追求,在她心中生根發芽。

機會總是垂青有準備的人。那年,一項關于航母發展的重大課題研究任務交到了她手中,但當時可供參考分析的航母資料屈指可數。劉麗嬌帶領團隊夜以繼日、苦心鑽研,最終完成了《我國航母發展戰略問題研究》。其中,提出的航母運用指導、發展思路、加快形成戰斗力的對策建議等為“十三五”相關規劃的擬制,以及航母保障體系建設,提供了重要的理論支撐。

2012年9月25日,遼寧艦正式入列,縈繞中華民族百年的“航母夢”變成了現實。“航母有了怎麼用?如何用好?”喜悅與興奮之余,劉麗嬌感到肩上擔子更重了。

從那以後,劉麗嬌辦公室的燈常常亮到深夜……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有關航母力量發展與海上防衛體系發展等一系列研究成果相繼“出爐”,在劉麗嬌的眼中,中國航母力量的未來越來越清晰。

“理論來源于實踐。毛主席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我認為,這是科研人員必備的基本功。”2018年,劉麗嬌主動申請隨遼寧艦出海訓練。她走遍航母上的大小艙室,查閱數十萬字資料,高質量完成調研報告。

“軍事戰略研究不能‘空來空去’,我要讓理論研究落地生根,而不是飄在半空。”隨著部隊實戰化訓練走向深入,劉麗嬌越來越迫切地感到︰到部隊去,到理論的源頭去!

2013年,劉麗嬌隨“和平方舟”號醫院船執行“和諧使命”任務。可船還未駛出軍港,她胃里已經翻江倒海。一次遇到大風浪,劉麗嬌躺在床上緊緊握著床欄桿,頭炸開了一樣疼。可听到廣播要開交班會時,她卻堅持要去,像踩著棉花套一般一步三晃地來到會議室,邊吐邊作記錄……4個月的時間里,每一天都是煎熬,但劉麗嬌仍咬牙完成課題研究、輔導授課等工作。然而,兩年之後,面對同樣的任務,劉麗嬌選擇了再次迎難而上。

“你忘了暈船的滋味了?”愛人吳軍心疼地提醒她,可劉麗嬌有自己的道理︰“穿軍裝就是要上戰場,我必須去一線掌握更多第一手的資料,去體驗真正的遠海大洋。”這一次,她獨立完成20余萬字的《和諧使命志2015》編撰任務。

“說來奇怪,只要干起活來,就沒那麼暈了。”兩次隨船執行任務,300多天,53000多海里的航程,劉麗嬌一筆一畫記錄著人民海軍的光輝航跡。她主筆完成了《某型醫院船戰略運用研究》課題,其中提出的用好用足非戰爭軍事行動提升能力等建議成為醫院船建設發展的重要方向。

欲向上生長,必向下扎根

“作研究不僅要有歷史眼光,更要有大格局、大視野,以開放的胸懷向世界學習。”

2011年7月,深夜,某研究所三樓會議室一如尋常地亮著燈,一場圍繞我國海上安全形勢問題的“頭腦風暴”再次刮起。時任所長王校軒帶著骨干力量,盯著屏幕激烈地討論著。

“我覺得這個研究已經形成了有分量有價值的闡述和論證。”王校軒揉著熬紅的眼楮說。

在場最年輕、資歷最淺的劉麗嬌用手指托了托眼鏡說︰“我覺得戰爭指導規律對研究未來戰爭的預判有著重大作用,支撐的史料不能缺!”

“這個課題探討的重點是如何應對未來海上方向的威脅和挑戰,無需加歷史論證!”有人立即提出了不同意見。

會議室里,一陣沉默。劉麗嬌起身找來《毛澤東選集》,翻到《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一文,引用毛主席的論述重新梳理起來,“海上安全形勢分析離不開對未來戰爭的研判,而科學認識和把握戰爭指導規律是正確指導戰爭的基點……”她的觀點最終被采納,寫進了課題。此課題對國家和軍隊在南海問題上的決策起到了重要咨詢作用,得到了軍委首長的批示肯定。

“研究員就像中醫,越老越吃香,因為他們儲備了足夠多的理論知識。”2005年,國防大學軍事戰略學專業碩士研究生畢業後,劉麗嬌再次走進研究所,從輔助性研究工作干起,整理會議記錄、校對文稿……她把每項工作都看作是難得的能力鍛煉和知識儲備的過程,還細心地摸索出“吸鐵石”式、“粗細篩子”式等各種整理歸納資料法,紛繁復雜的資料在她手里變得井井有條。

“作研究不僅要有歷史眼光,更要有大格局、大視野,以開放的胸懷向世界學習。”為了掌握更多的前沿資料,學俄語出身的劉麗嬌開始自學英語。如今,曾經晦澀難懂的一手英文資料成了她的案頭“常客”。今年疫情期間,劉麗嬌把翻爛的《海權論》《智能化戰爭》等書籍又精讀了一遍,為的是進一步完善正在研究的課題。

向下扎根,向上生長,才能結出累累碩果。經過長期知識積攢,劉麗嬌開始在軍事戰略研究領域嶄露頭角,先後主持或參與40余項國家和軍隊課題,承擔或參加30余項重大科研任務,為上級機關籌劃海軍建設發展和部隊戰斗力建設提供咨詢意見。

2008年,她敏銳地洞察南海局勢,獨立完成了相關南海政策與海軍戰略指導的研究課題。2013年,劉麗嬌迅速跟學習主席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體學習中的講話精神,3天寫成了《對中國特色海權的認識與思考》,論文引起軍內外專家們的廣泛關注。前不久,她牽頭負責的《深入推進海軍轉型建設問題研究》《海上軍事斗爭歷史經驗研究》等成果已進入實踐,成為推進海軍轉型建設的有益借鑒……

欲浪里行舟,必眾人劃槳

“海軍正處于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急需大批理論工作者尋路畫圖。時間不等人,必須以非常之策、育非常之人、成非常之事。”

2019年1月,蒼虹旭作為首批招到所里的文職人員,心情有些忐忑。這位學中國哲學出身的女博士,一時不知道如何把自己的專業和海軍軍事理論研究結合起來。

但她很幸運,一到所里就遇見了劉麗嬌。同年5月,上級交辦了一項關于“習主席對海軍建設重要論述研究”的課題,決定攻關小組人選時,劉麗嬌提到了蒼虹旭,但引來了很多反對意見,理由很簡單︰“這個任務時間緊、標準高,交給一個剛來幾個月的新人,不托底。”

“不壓擔子,新人就成長不起來,我來帶她。”蒼虹旭被劉麗嬌帶進了第一個任務。

沒有任務時渴望任務,當任務來臨時又有些打怵,蒼虹旭的不安被劉麗嬌看在眼里。從定思路、搭框架、找資料,到反復修改,再到最終結題,劉麗嬌手把手教方法、傳技巧,始終在蒼虹旭身邊保駕護航。

“掉了幾層皮”之後,蒼虹旭完成研究任務,實現了由普通學生到研究員的“蛻變”。

“海軍正處于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急需大批理論工作者尋路畫圖。時間不等人,必須以非常之策、育非常之人、成非常之事。”2017年,擔任研究所某研究室黨支部書記的劉麗嬌,思考最多的就是如何加速人才隊伍建設。

劉濤在軍事戰略理論研究領域小有名氣。隨著研究室使命任務的拓展,室黨支部決定讓他承擔起拓展深化新時代政治工作理論研究,這讓劉濤有些“蒙圈”,“正是我出成績的時候,您卻讓我換行當,那還不如趕我走人!”劉濤有點急,向來快人快語的劉麗嬌第一次放緩了語速︰“政治工作研究是我們室的職能使命之一,你有在機關、部隊政治部門工作的豐富經歷,又是年輕骨干,我相信你有能力把這個研究方向挑起來,我們一起努力……”劉麗嬌一番掏心窩子的話說服了劉濤。

方興未艾時,他們迎來了第一個政治工作理論研究相關課題。邊學習邊實踐,他們交上了一份高質量的“作業”,得到了任務發布單位的好評。如今,劉濤已成長為這個研究領域的中堅力量。

“黨支部書記”“研究員”“碩士研究生導師”……劉麗嬌有著一連串的稱謂,但是見了面,同事們都喜歡喊她一聲“劉姐”。

今年年初,新冠疫情肆虐。一天晚上11點,剛返京的同事李丹未上報體溫,原來是家里沒有體溫計,也沒有充足的防護物品,這讓她又怕又急。

沒多久,李丹家的門鈴被摁響,打開門不見人,只見地上放著一支溫度計、一包口罩和一袋水果,然後听到劉麗嬌喊道︰“李丹,注意做好防護!缺什麼就給我打電話!”

在領導和同事眼里,劉麗嬌是優秀的、溫暖的,可在愛人吳軍眼里,她就是個工作狂人。今年吳軍因眼病住院,劉麗嬌沒有去醫院看過一眼。其實,吳軍知道她在加班加點參與某項重大課題研究,也很心疼,專門從醫院跑回家給她做了一頓飯。

這個當過兵的男人打心底里欣賞她、理解她、支持她,“我現在自主擇業了,可以踏實地做她的‘家庭煮夫’了。”第一次看到妻子滿滿幾頁紙的科研成果清單,吳軍感到著實意外,也讓這份愛更增添了一份敬仰。

生活中的劉麗嬌,不愛逛街、不追劇,家里儲存最多的是方便食品。她把自己的生活最大程度簡單化,為的是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之中。時常加班的她常常忘記休息,卻把同事的事放在心上。她從來不爭名奪利,取得的學術成果與獲得的獎項不成比例,但卻樂于幫助同事攻堅克難,托舉一名名軍事理論研究工作者不斷向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