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述︰“我們維護南海主權權益的決心堅定不移”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華、侯麗軍、魏驊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7-14 21:38

7月12日,自身非法的南海仲裁案臨時仲裁庭終于完成所謂的法律程序——在其公布的裁決結果中,仲裁庭全面倒向菲律賓前任政府炮制的仲裁訴求,得出“並無證據顯示歷史上中國對該水域或其資源擁有排他性的控制權”等荒謬結論。

針對這份所謂裁決,中方連日來通過發表聲明、發布白皮書等多個渠道,從不同側面闡明觀點、宣示立場,展示維護南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的堅定決心,同時也彰顯中方通過談判協商解決相關爭議的誠意。

不接受仲裁正是維護國際法治

北京時間12日傍晚,裁決結果公布後,外交部第一時間發表關于應菲律賓共和國請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裁決的聲明,明確指出該裁決是無效的,沒有拘束力,中國不接受、不承認。這正是中方的一貫立場。

2013年阿基諾政府單方面就中菲南海爭議提起仲裁以來,中方先後在各時間節點、利用不同場合闡述這一嚴正立場,揭批仲裁案的非法性,加深了國際社會對這場“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治鬧劇”的理性認識。

——菲方所提仲裁事項的實質是南沙群島部分島礁的領土主權問題,同時涉及中菲海洋劃界,而領土問題不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調整範圍,且中國早在2006年即根據公約將涉及海洋劃界等方面的爭端排除出強制爭端解決程序;

——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南海有關爭議,是中菲此前已達成並多次確認的共識,也是《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明確規定,雙邊協議和相關宣言都排除了包括仲裁在內的第三方方式;

——仲裁庭對事實真相置若罔聞,執意接受菲方無理主張,越權強推仲裁,這嚴重背離國際仲裁一般實踐,背離公約促進和平解決爭端的宗旨,損害公約的完整性和權威性,侵犯了中國作為主權國家和公約締約國的合法權利。

整場“鬧劇”背後,還有美日等國出于地緣政治考量,對仲裁案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菲律賓前教育部副部長瓦爾德斯就明確表示,整件事情由美國操控,“仲裁的唯一受益者絕對不是菲律賓,而是美國,他們是為了反對中國”。

據了解,臨時仲裁庭由5人組成,其中1人由菲方指定,另外4人由國際海洋法法庭前任庭長、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指定。而柳井俊二同時擔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安保法制懇談會會長,協助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挑戰二戰後國際秩序的束縛。

外交部長王毅12日發表談話時說︰“這個充滿爭議和不公的臨時仲裁庭代表不了國際法,代表不了國際法治,更代表不了國際公平與正義。”

外交部聲明進一步指出,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在任何情況下不受仲裁裁決的影響,中國反對且不接受任何基于該仲裁裁決的主張和行動。

“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絕不是什麼國際司法機構,不具代表性,更沒有權威性。”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指出,中國選擇不接受、不參與這種非法、無效的仲裁,具有充分的法理依據,恰恰是在依法維護國際法治和地區規則。

是非自有公斷 公道自在人心

13日,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中國堅持通過談判解決中國與菲律賓在南海的有關爭議》白皮書,還原中菲南海爭議的事實真相,重申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一貫立場和政策,溯本清源,以正視听。

從東漢的《異物志》到明清時期形成且沿用至今的《更路簿》,從1868年出版的英國海軍部《中國海指南》到1933年在法國出版的《彩繪殖民地世界》,從1946年中國政府指派高級軍政官員分赴西沙、南沙群島重立主權碑,到1956年美國駐台外交官向中國台灣當局申請允許美軍人員前往中沙和南沙群島島礁進行地形測量……白皮書以詳實史料證明,中國最早發現、命名和開發利用南海諸島及相關海域,最早並持續、和平、有效地對其行使主權和管轄,中國對南海諸島的主權和在南海的相關權益得到國際社會廣泛承認。

白皮書還闡明了中菲南海有關爭議的由來,指出菲方非法侵佔行為制造了中菲南沙島礁爭議,菲律賓的非法主張毫無歷史和法理依據。

一直關注南海問題的岡比亞《標準報》記者塞賽認為,歷史證據充分表明,南海諸島屬于中國。“菲律賓之所以選擇仲裁,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理虧,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會尋求美國及其他國家的幫助,通過所謂國際仲裁來解決問題。”

裁決結果公布後,埃塞俄比亞政府隨即發布聲明表示,支持中方關于根據雙邊協議和地區共識,通過直接協商談判和平解決南海爭端的立場。

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13日表態說,秘書長(潘基文)一直呼吁各方通過對話、以和平友好的方式解決爭端。

近段時間以來,面對仲裁鬧劇,中方多個相關部門積極開展公共外交,用事實說話,讓國際社會更加深入了解南海問題經緯,贏得越來越多國際支持。

據不完全統計,當前已有70多個國家公開表示理解和支持中方的立場和主張。此外,還有來自90多個國家的230多個政黨或政治組織公開表示支持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支持中國的聲音還在不斷增多、加大。

任何貶損中方主權權益的企圖都是徒勞

“有時候,我看到雲彩倒映在海里有波瀾,就知道前邊有島礁。”83歲的南海老漁民黃慶河曾在漁船上當過望員,登上桅桿最高處,20海里開外就能看到前面的島礁。

黃慶河來自海南省潭門鎮,對當地漁民而言,南海就是他們祖祖輩輩的“責任田”,也是埋葬了無數祖先尸骨的地方。作為南海的“原住民”,他們與這片海域有著割不斷的血脈聯系。

12日,中國政府發布關于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的聲明,明確指出︰中國對南海諸島擁有主權;中國基于南海諸島主權擁有內水、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中國在南海擁有歷史性權利。

王毅12日表示,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不是今天才提出來的新主張,包括南海斷續線在內,都是在長期歷史過程中形成的客觀事實,為歷屆中國政府所堅持。任何勢力企圖以任何方式貶損或否定中方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都將是徒勞的。

13日,全國青聯和全國學聯分別發表聲明表示,堅決維護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強烈反對外部勢力對南海問題說三道四、橫加干涉;14日,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發表聲明強調,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的裁決是無效的,中國不承認仲裁庭的裁決。

而就在12日裁決結果公布不到1小時內,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就中國海軍近期在南海舉行大規模演訓活動回答記者提問時指出,演習針對海上可能出現的情況,立足打贏信息化海上局部戰爭,開展實兵檢驗性訓練,旨在提高海軍履行使命任務的能力。“不論仲裁結果如何,中國軍隊將堅定不移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海洋權益,堅決維護地區和平穩定,應對各種威脅挑戰。”

分析人士注意到,前述外交部聲明、中國政府聲明和國新辦白皮書中,也都提到中方“堅持與直接有關當事國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根據國際法,通過談判協商解決南海有關爭議,維護南海和平穩定”之意。

“仲裁案裁決結果公布以來,我們的一系列表態表明,中國人民維護南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的決心堅定不移,我們有這樣的能力。”吳士存表示,同時,中方堅持通過談判協商解決爭議,堅持通過規則機制管控分歧,堅持通過互利合作實現共贏,致力于把南海建設成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和合作之海,這為南海問題最終解決指明了方向和路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