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臨時仲裁庭︰知法“販”法還夾帶“私貨”

來源︰解放軍報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6-07-20 03:03

起底臨時仲裁庭︰法痞的嘴臉

形同廢紙的南海仲裁案所謂裁決折射出一種“法痞”現象︰他們精通法律的條文,卻知法“販”法;他們明晰條文的軟肋,便夾帶“私貨”。

過去3年,為了肆意擴權,臨時仲裁庭強詞奪理、偷換概念、強行管轄;為了強制裁決,臨時仲裁庭罔顧史實、指鹿為馬、公然挑釁。加上向來喜歡在國際場合鼓吹所謂規則與法治的美國在一旁搖搖小旗、喊喊口號,這場鬧劇丑劇,活脫脫成了法痞各種嘴臉的表演場。

越俎代庖 枉法營私

臨時仲裁庭2013年由時任國際海洋法法庭庭長柳井俊二一手搭建。柳井長期擔任日本外交官,屬“右翼鷹派”,主張“親美遏華”,堪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馬前卒”。

作為一名法官,如此職業背景和政治取向,且與仲裁案中的當事方存在明顯利益關聯,柳井本該避而遠之以守司法獨立性原則。但他不僅沒有回避,反而主動包攬仲裁庭的搭建,指派了5名仲裁員中的4人。

按《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相關規定,在仲裁當事方無法就指派仲裁員一事進行協商的情況下,可以由國際海洋法法庭庭長“代勞”。法律明文是“可以”,而不是“必須”。柳井便迫不及待地跳出來自己指派仲裁員,其目的很明顯︰抓住“機遇”夾帶“私貨”。

臨時仲裁庭的5名仲裁員分別是——加納籍首席仲裁員托馬斯•門薩、法國籍仲裁員讓-皮埃爾•科特、波蘭籍仲裁員斯坦尼斯拉夫•帕夫拉克、荷蘭籍仲裁員阿爾弗雷德•松斯和德國籍仲裁員魯迪格•沃爾夫魯姆。其中,4人是國際海洋法法庭的法官,當時是柳井的“手下”。

為了“符合程序”,柳井還為不接受、不參與仲裁案的中國指派了一名仲裁員,即波蘭籍的帕夫拉克。但熟悉國際法律界的專家一眼就看出,相比其他4人的“經驗老到”,帕夫拉克資歷最淺。

學術墮落 食言而肥

據熟悉國際司法體系的人士介紹,在國際司法機構中,對仲裁員的專業要求原本就比國際法官要低,例如常設仲裁法院的仲裁員入職門檻低于國際法院法官。至于臨時仲裁庭的門檻,更不可與國際司法機構相提並論。

至少三個現象足以讓人對臨時仲裁庭的權威性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其一,臨時仲裁庭7月12日宣布所謂裁決結果後,國際法院、常設仲裁法院以及國際海洋法法庭紛紛出面與臨時仲裁庭撇清干系,恐是不願讓臨時仲裁庭仲裁員的專業水準拖累自己的名聲。

其二,歷史上,根據《公約》第287條設立臨時仲裁庭方式推進的全部十多樁仲裁案,無一得以執行。其認同力可想而知。

其三,仲裁員和關鍵證人的出爾反爾,進一步說明了這些人的個人專業修養很成問題。

荷蘭籍仲裁員阿爾弗雷德•松斯曾長期主張,確定島礁的法律地位是海洋劃界密不可分的組成部分。但成為菲律賓南海仲裁案仲裁員後,這位教授一改過去的立場,反而認為島礁法律地位的判定可以與海洋劃界問題脫鉤,以此作為無視中方排除性聲明的理由。

另外,在2015年11月關于實體問題的庭審中,菲律賓所請專家證人斯科菲爾德教授,一改以往其學術文章中稱太平島為“島”的說法,在本案中將其定性為“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