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麻煩背後美國扮演了什麼角色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趙小卓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6-07-21 03:01

在菲律賓南海仲裁案這場政治鬧劇中,美國扮演了一個十分不光彩的角色。回顧仲裁結果出籠前後,美國表現格外“高調”。

美國為非法無效的仲裁裁決張目,給各方妥善管控海上局勢、和平解決爭議制造嚴重障礙,並在南海問題上一再挑事生非,純屬私心作祟,這也符合其一貫行事風格。美國以“世界警察”自居,追求一己私利、損害國際安全的事例比比皆是,南海仲裁案只是一個最新案例而已。

——西太島礁爭端升溫,源于美國的霸權思維。

近年來亞太安全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島礁爭端升溫。其實南海爭端、釣魚島爭端等並不是新問題,已有幾十年的歷史,為什麼近年來升溫?這與美國實施“亞太再平衡”戰略有關,兩者在時間上的一致性並非巧合。“亞太再平衡”戰略的一根重要支柱,是加強美國同盟體系,而軍事同盟的一個重要特征是排他性、針對第三方,人為制造對立面。美國一方面說在釣魚島爭端、南沙島礁爭端上不持立場,另一方面又與日、菲等國進行“奪島”演習,鼓勵這些國家采取挑釁性行動。這些相互矛盾的政策在撕裂亞太地區的同時,也將美國自身置于危險境地,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把握“放虎出籠”與自己被拖下水之間的平衡。美國“航行自由行動”更是霸權邏輯。去年10月以來,美國以“航行自由”為名,派出多艘軍艦非法進入中國西沙、南沙島礁鄰近海域。南海航行自由本來就是偽命題。在中國政府一再表示島礁建設主要用于民用目的、為地區提供公共服務產品的情況下,美國仍然一意孤行,除了被解釋為對中國主權安全赤裸裸的挑釁外,不可能有別的解釋。

——全球反恐陷入越反越恐的怪圈,源于美國濫用武力。

“9•11”事件後美國發動全球反恐戰爭,開闢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個戰場,反恐聲勢一浪高過一浪。但國際恐怖主義不僅沒有被鏟除,反而日益向全球化、長期化和高技術化方向發展。追根溯源,國際恐怖勢力發展與美國的作為密切相關。本•拉丹領導的“基地”組織,是蘇聯入侵阿富汗期間由美國一手扶植起來的,只不過後來跟美國翻了臉,把槍口對準了美國。目前在中東猖獗的“伊斯蘭國”勢力,與當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推翻薩達姆政權有直接關系,也與美國空襲敘利亞、支持反政府武裝與阿薩德政權長期內戰直接相關。事實一再表明,用軍事干預方式“締造民主”是天真的,最終打開的是潘多拉盒子,放出的是妖魔鬼怪,帶來的是殺戮、爆炸、破壞,且恐怖主義日益向全世界蔓延。當今席卷歐洲的敘利亞難民潮,也是美國在中東濫用武力的結果。

——世界高端軍備競爭加速發展,源于美國不斷追求軍事優勢。

美國是當今世界軍力最強的國家,也是二戰結束以來打仗最多的國家。這兩者不僅有聯系,而且對整個國際體系有重要影響。軍事優勢使軍事力量在美國政策工具中常常成為優先選項,但頻繁的對外軍事干預在服務美國利益的同時,毫無疑問增加了別國的不安全感,逼迫這些國家奮起直追、迎頭趕上,從而形成軍備競爭甚至軍備競賽。現在,美國認為其核優勢和信息優勢逐漸流失,為了保持軍事技術優勢,正在籌劃一場新的軍事革命,引領世界高端軍備競爭進入新的階段。美國實施的“第三次抵消戰略”,大力發展網絡、太空、定向能等新技術,以及無人作戰、水下作戰和遠程精確打擊等新型作戰力量,必然引發新一輪軍備競爭。美國即將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在西太平洋地區建立導彈防御系統,正在打破全球脆弱的戰略平衡。國際社會是一個大家庭,在考慮自身安全的同時,也要考慮別的國家的安全,當別的國家不安全的時候,也不可能有美國的所謂“絕對安全”。

美國常將自身利益凌駕于別的國家利益之上,將國內法凌駕于國際法之上,將國際社會成員按與自身關系親疏分為三六九等,動輒展示肌肉、大打出手,最終給國際社會帶來的不是和平、穩定、秩序,而是混亂、沖突、戰爭。美國的所作所為,與當代和平發展的時代主題格格不入,與各國人民盼和平謀發展的強烈願望也是背道而馳。

(作者系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系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