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臨時仲裁庭無視《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正文規定,濫用附件越權管轄

“自我授權”暴露法律常識缺失(透視解剖•臨時仲裁庭底色)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胡澤曦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6-07-22 11:31

徐鵬飛繪

編者按︰菲律賓南海仲裁案臨時仲裁庭于7月12日作出的所謂最終裁決錯誤百出,令人瞠目。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在任何情況下不受所謂菲律賓南海仲裁案裁決的影響,中國不接受任何基于該仲裁裁決的主張和行動。然而,為了澄清事實,有效維護國際法治尊嚴,我們還是有必要將臨時仲裁庭打著《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旗號行違反《公約》之實的做法徹底講清楚。從今天開始,本報推出“透視解剖•臨時仲裁庭底色”專欄。

眾所周知,菲律賓南海仲裁案涉及中國同菲律賓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之爭。菲律賓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也曾說過︰本案是“為了保護我們國家的領土和海域”。中國從一開始就清楚表明不接受、不參與的原則立場。首先,領土問題不屬于《公約》調整範圍。關于海洋劃界問題,《公約》正文第298條明確規定,締約國可以作出排除性聲明。中國早在2006年即根據此規定,將涉及海洋劃界、歷史性海灣或所有權、軍事和執法活動等方面的爭端排除出《公約》強制爭端解決程序。其次,《公約》正文第十五部分第280條規定,“本公約的任何規定均不損害任何締約國于任何時候協議用自行選擇的任何和平方法解決它們之間有關本公約的解釋或適用的爭端的權利”;第281條規定,“作為有關本公約的解釋或適用的爭端各方的締約各國,如已協議用自行選擇的和平方法來謀求解決爭端,則只有在訴諸這種方法仍未得到解決以及爭端各方間的協議並不排除任何其他程序的情形下,才適用本部分所規定的程序”。由于中菲之間已就通過談判解決爭議作出明確選擇,《公約》規定的第三方強制爭端解決程序顯然不適用。

中方立場的法理依據如此明確,但臨時仲裁庭還是自我授權,認定對本案擁有管轄權。對此,臨時仲裁庭著重強調以下兩條依據︰第一,《公約》第288條規定,“對于法院或法庭是否具有管轄權如果發生爭端,這一問題應由該法院或法庭以裁定解決”;第二,《公約》附件七規定,“爭端一方缺席或不對案件進行辯護,應不妨礙程序的進行”。

稍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一部法律各項條款不可能“打架”。有了中方闡述不接受、不參與立場時援引的《公約》第280條、第281條、第298條,臨時仲裁庭無論如何也無法令人信服地根據《公約》第288條得出有管轄權的結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