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八一熱點>>正文

羅援︰兩岸應攜手共衛“祖權”

來源︰新華網責任編輯︰盧建霞2014-12-01 15:12

近日,我參加了在香港舉辦的《中山黃埔兩岸情論壇》,以下為我在論壇上的發言 ︰

我作為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在2011年的政協提案是《建議設立中華民族英烈紀念日》。我所界定的英烈,不僅包括共產黨的英雄,還包括國民黨的抗戰英雄,以及無數為國捐軀的愛國仁人志士。紀念日要作為全國的大祭,各級黨政軍領導要到烈士陵園和紀念地舉行盛大的紀念活動,向英烈們獻上我們的敬仰和緬懷。我感到非常欣慰,最近人大常委會已經通過決議“設立烈士紀念日”。在此之前,人大還決定設立“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和“南京大屠殺紀念日”。最近,民政部又公布了300名著名抗戰英烈名單,其中國民黨抗戰將領佔三分之一。我知道,台灣朋友們可能還不太滿意,還有一些怨言。這里要說明的是,我們這次公布的這些英烈都是在抗戰期間為國捐軀的英烈,不包括以後陸續辭世的抗戰英雄,而且這是公布的第一批英烈,以後還會陸續公布。

有些朋友問我,當時為什麼要遞交這麼一個《設立中華民族英烈紀念日》的提案,而且還包括國民黨抗戰英雄?我主要是受到黃埔軍校事跡的啟發,當年,黃埔軍校匯集國共兩黨精英,抗戰中為國捐軀的高級將領達數百人,黃埔師生傷亡人數達幾萬人。因此說,抗日戰爭的勝利,不是哪一黨哪一派的勝利,它是國共兩黨的勝利,是黃埔精神的勝利,是中華民族的勝利。

現在,大陸方面,對國民黨在抗戰中的貢獻正在“撥亂反正”。一部膾炙人口的電視劇《亮劍》,主人公八路軍的一位部隊政委趙剛有這麼一段台詞,細數了國民黨許多部隊在抗戰中的戰功,“18軍淞滬會戰時和日軍王牌部隊11師團在羅店交手打出了中國軍人的威風。67師師長李樹森將軍負重傷,201旅旅長蔡炳炎將軍陣亡,部隊傷亡過半,可是18軍呢沒有一支部隊擅自放棄陣地後退,沒有一個士兵臨陣脫逃。第五軍也是好樣的,當年血戰昆侖關,和號稱鋼軍的日軍第五師團交戰13天,擊斃日軍21旅團少將旅團長中村正雄,就沖這個,我趙剛佩服你們!所有有愛國心的人都會永遠記住,你們在抵抗侵略,爭取民族獨立的戰場上所建立的功勛是誰也抹殺不了的。”在這里,我也要補充一句︰就沖這個,我羅援也佩服你們!今天,戴安瀾將軍的兒子也來到了現場,戴安瀾將軍和200師的將士們血戰昆侖關,浴血同古城的事跡感天動地,氣壯山河。

我雖然不是黃埔的後代,但我父親羅青長長期從事對台工作,受周恩來總理委托與許多黃埔同仁結為好友,其中包括張治中、侯鏡如、鄭洞國等老先生。國民黨抗戰將領張靈甫將軍的夫人王玉齡女士曾經跟我講,她受到周總理接見時我的父親也作陪。王玉齡女士說,周總理說張靈甫是優秀的將才,沒有把他爭取過來,是他這個作為老師的錯誤。我認為,在這里,國民黨的朋友們可能有一個誤會,認為共產黨的統戰工作就是搞策反,就是挖國民黨的牆角,其實不然,周恩來總理有一句名言,“統戰工作,包括外交工作的最高境界是化敵為友,化干戈為玉帛。”我覺得這個“兩化”,也是我們今天兩岸退役將領坐在一起的意義所在。現在通過紀念抗戰勝利69周年、黃埔軍校成立90周年,我們應該九九歸一,為實現兩岸和平統一做出貢獻。

中國黃埔同學會的創始人、兩位老帥,徐向前、聶榮臻曾經說過,“歲月不居,人生苦短”。現在,我們也感到了歲月不饒人的人生緊迫感,大陸方面的黃埔師生所剩寥寥,我們這些黃埔二代或黃埔傳人也到了耳順之年,而兩岸和平統一,仍然任重道遠,我們這一兩代人若沒有一個歷史的交待,將愧對先人,愧對黃埔稱號。

四海黃埔同學會榮譽主席鄧文儀將軍說,“團結海峽兩岸和海外的黃埔同學,完成和平統一的使命,這也是我們成立大會的唯一目的,中國的統一是海內海外,和兩岸人民,共同一致的希望”。讓我們為實現這個共同的希望做點什麼吧!許歷農將軍以96歲高齡奔波于兩岸,一再呼吁,“和平統一,兩岸加油!中國加油!”時不我待,和平統一再也拖不起了!

弘揚黃埔精神,不應該只停留在口頭上,開多少次會,不如拿出點實際行動來。弘揚黃埔精神,從哪里入手?要從捍衛祖權祖產入手。兩岸政見不同,但我們有一個最大公約數,就是同根同祖。島內再“去中國化”,再說“自己不是中國人”,我把話說得直白一點,就是你百年之後,埋到黃土里,幾千年甚至上萬年,考古發現,把你請出來,測你的DNA,你也成不了美國人、日本人,你仍然是華夏子孫。因此,我們應該共同捍衛我們共同的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祖產祖權。

現在我們的一些島礁被侵佔、資源被掠奪、海域被瓜分,主權受到侵犯,我們兩岸黃埔傳人應該發揚“不要錢、不要命、愛國家、愛百姓”的黃埔精神,拋棄前嫌,共赴國難。

我有如下五點不成熟的個人建議︰

第一,在釣魚島和南沙維權行動中,兩岸軍人或海警人員可以聯合巡航,或者默契策應,或者提供各自掌握的水文氣象信息,或者提供後勤保障,但絕對不能“打橫炮”,做令親者痛仇者快的事;

第二,兩岸可以經過協商,在“海協會”、“海基會”框架內分別設立“釣魚島事務辦事處”,負責釣魚島漁業作業、科學考察、經濟開發事務的管理和海難、空難事務的處理,對釣魚島行使實際管轄權;

第三,兩岸召開釣魚島和南海問題研討會,對外公布我們中華民族對這些島礁擁有主權的歷史證據和法理依據,特別是台灣方面應該借助這個平台,對外公布當時林遵艦隊從日本侵略者手中收復南海島礁的法律依據以及當時國民政府設立十一道線(現九段線)的戰略考慮及依據;

第四,兩岸可以合資在南海共同開發。既然台灣方面可以將資金投向大陸,也應該可以將資金投向海洋,在那里兩岸共同科學考察,共同開發,共同建立旅游點;

第五,在兩岸軍隊協防條件尚不成熟的情況下,可以在黃埔同學會的框架內,利用兩岸退役將領的寶貴資源,進行一些務虛的探討,比如一些預案設想,圖上作業、電腦推演等。

總之,兩岸黃埔傳人要為和平統一,維護“祖權”多做一些實際有用的事,“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最後,用我最近做的一首詩來結尾︰

盧溝曉月太行刀,

金陵碧血黃埔謠。

哀歌悲飲千滴淚,

狂飆怒掀萬重濤。

倭奴再拾武士道,

打鬼重吹集結號。

立馬橫槍今又現,

彎弓備箭射邪妖。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新華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