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八一熱點>>聚焦>>正文

中央紅軍長征落腳點的七次變化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趙佔豪責任編輯︰康哲2015-04-01 03:05

1935年10月,“萬水千山只等閑”的中央紅軍在“屈指行程二萬”之後抵達陝北,率先為這部氣吞山河的壯麗史詩劃下了一個休止符。

毛澤東曾說︰陝北是落腳點,也是出發點。落腳陝北使中國革命重新建起了大本營,隨即吹響了全民族抗戰的嘹亮號角。然而,到陝北落腳並非中共中央和紅軍最初的打算,而是在極端險惡的轉移過程中為了擺脫敵人和保存自己,根據敵我情況變化不斷調整原定計劃的結果。整個長征途中,中共中央對落腳點的選擇先後發生了七次變化。

黎平會議 

川黔邊根據地

湘江一戰,紅軍由8萬多人銳減到3萬余人。更為嚴重的是,蔣介石已經判明了紅軍的戰略意圖,調來五六倍于紅軍的兵力,在湖南武岡、城步、綏寧、靖縣等前往湘西的路上布下了一個“口袋陣”,等著紅軍往里鑽。危急關頭,毛澤東提出放棄移師湘西的計劃,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前進,到川黔邊建立根據地,但博古、李德不予采納,依然把希望寄托在與紅二、六軍團會合上。

1934年12月11日,紅軍到達湖南西陲的通道縣。12日中午,中共中央在此召開了軍事緊急會議,討論紅軍行動方向問題。毛澤東從敵軍重兵阻攔這一情況出發,力主西進貴州,王稼祥、張聞天和周恩來等多數人贊同毛澤東的主張。晚上19點半,中革軍委下達了“萬分火急”電,命令部隊繼續西進,但同時依然沒有放棄北上計劃。

15日,紅軍穿越湘南進入貴州,先頭部隊佔領了黔東邊城黎平。中央政治局遂于18日在黎平召開會議,繼續討論紅軍行動方針的問題。經過激烈爭論,主持會議的周恩來最後采納了毛澤東的意見。會議通過的《中央政治局關于戰略方針之決定》指出︰“過去在湘西創立新的蘇維埃根據地的決定,在目前已經是不可能的,並且是不適宜的”。隨後,中共中央又在貴州甕安縣猴場(今草塘)召開了政治局會議,重申黎平會議的決議,最終確定在川黔邊地區建立根據地作為紅軍新的落腳點。

遵義會議

川西或川西北根據地

黎平會議後,紅軍進行了縮編,部隊輕裝前進。本著避強打弱不避戰的方針,紅軍一路勢如破竹,連克數縣,搶渡烏江,輕取遵義。

遵義會議前後,由薛岳率領的周渾元、吳奇偉兩個國民黨“中央軍”縱隊,還有川、黔、滇等地方軍閥的部隊共150多個團,對紅軍所在的川黔邊地區形成了新的包圍圈。形勢再度危急,要建立以遵義為中心的川黔邊根據地已經不大可能。在此情況下,劉伯承、聶榮臻等川籍將領在會上提議“打過長江去,到川西北去建立根據地”。

他們的理由有四︰一是有紅四方面軍的川北根據地可以接應;二是四川是西南首富,人煙稠密,經濟條件遠比黔北好,便于立足就食;三是川北背靠西康,後面沒有敵情;四是四川對外交通不便,當地軍閥又排外,蔣介石想往四川調兵不易。會議經過討論采納了這個建議,一致決定改變黎平會議以黔北為中心來創立蘇區根據地的決議,紅軍渡過長江在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建立蘇區根據地。

扎西會議

雲貴川邊根據地

遵義會議後,中央紅軍積極準備,打算從瀘州上游的宜賓附近北渡長江。蔣介石急令川軍劉湘集中兵力在長江南岸堵擊,又令薛岳和黔軍王家烈率部渡烏江尾追,企圖圍殲紅軍于川江南岸地區。很快,各路敵軍紛紛逼近川南,而川軍又有40多個團扼守長江北岸,形勢的變化使渡江變得十分困難。

1935年2月7日,彭德懷和楊尚昆向軍委建議,暫停渡江計劃,將紅軍集中到雲南扎西地區進行整編,在川黔邊建立根據地。正在扎西召開會議研究紅軍行動的中央領導采納了他們的意見,當天便作出指示︰“根據目前的情況,我原定渡河計劃已不可能實現。現黨中央及軍委決定,我野戰軍應以川、滇、黔邊境為發展地區,以戰斗的勝利來開展局面,並爭取由黔西向東的有利發展。”

2月16日,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發布了《告全體紅色戰士書》,宣布扎西會議關于黨中央和中革軍委決定停止向川北發展,而在雲、貴、川三省地區中創立根據地的決議精神。同日,中革軍委又致電江西中央軍區,紅二、六軍團,紅四方面軍,通告停止執行北渡長江計劃的決定。此外,根據軍委指示,各軍團在扎西進行了整編,並組建了中共川南特委和紅軍川南游擊隊,開始為根據地建設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