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去留,二次入伍的老兵用4個字回應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敏 楊琪瀟責任編輯︰張碩
2017-04-04 03:18

如果輕抖一下鞭子的柄,抖動就會沿著鞭子向前傳遞,並逐漸放大,到鞭梢時幅度大增,這就是經濟學上的“皮鞭效應”。在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中,基層一兵一卒正處于“鞭梢”位置,他們對于自上而下傳來的波動反應尤為敏感、更為具體——可能是剛起步的軍旅生涯戛然而止,也可能是剛出雛形的成才夢想無法實現……

就如今天《解放軍報》“兵眼看改革”鏡頭對準的列兵王棟一樣,或許他的認識沒那麼深刻,話語也不是那麼感人,卻依然有一種真實而積極的力量。

二次入伍,二次經歷改革,二度面臨走留——

如果再次“被退伍”,我將何去何從

■東部戰區陸軍某炮兵旅四營列兵 王 棟

冬去春來,暖意漸濃。本是平靜的午後,昔日戰友張志浩的一個電話卻讓我心里波瀾四起。

“又要改革了,如果這次你再走了,我都懷疑你當了個假兵!”雖然他這是一句玩笑話,但我心里卻咯 一下,如果再一次“被退伍”,我的軍旅夢將何去何從?我看著軍餃上細細的“一拐”,想到已經23歲的自己,第一次忍痛脫下軍裝時的苦澀涌上心頭。

“兒子啊,有機會你一定當兵去!”父親這句囑托,一直陪伴我成長。身為民兵連連長的他,一輩子都想成為真正的軍人,但因為身體原因,始終未能如願。

2013年9月,承載著父親的從軍夢想,我如願成為某炮兵師的光榮一兵,開始了軍旅生涯。服役期間,我一直勤奮努力,表現可圈可點︰赴某炮兵訓練基地學習雷達專業,在比武中拔得頭籌;思想端正素質過硬,民主測評全優,光榮地成為預備黨員……連隊把我列為轉改士官的培養對象,我也滿懷希望,憧憬著成為士官,大干一番。

可等到士官選改時,迎接我的不是轉改士官的命令,而是一紙退伍命令!得知這一消息,我簡直不敢相信耳朵。老部隊因為編制體制調整,裁撤部分專業,其中就有我所在的專業,並且有大量人員面臨分流,我所在專業受限根本沒有轉改士官的可能。

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父親時,他沉默良久,隨後說︰“沒事的,兒子,服從命令才是一名合格兵。”

脫下軍裝後,我失落過很長一段時間,但我的軍旅夢一直沒有斷,先是主動加入預備役,後來听說放寬了入伍年齡條件,我第一時間報名,再一次拿到了入伍通知書。

去年9月,我第二次掛上列兵軍餃,憑借過去底子和自身努力,我進步很快,“優秀新兵”“訓練標兵”等榮譽接踵而來。我也有了新的小目標︰成為全旅最年輕的連士官長。

然而,我沒想到又將面臨改革。整體改編?部分分流?各種有關撤並降改的可能讓我心情起伏不定,這次萬一再脫軍裝,我總不能來個“三次入伍”吧?

懷著忐忑心情,我撥通了父親的電話,父親的話簡單有力︰“你是個老兵,你心里有答案!”

放下電話,我心里平靜了許多。雖然掛著列兵軍餃,但作為一個“二次入伍”的老兵,我又怎能猶豫分心呢?雖然不知道明天要去哪,但我知道今天該干啥。如果那一天真的來了,我的回答依然是︰“堅決服從!”

(張 敏、楊琪瀟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