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隊通信員,有幾種“打開方式”?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責任編輯︰張碩
2017-04-06 05:09

連隊通信員這個角色在一些官兵眼里是干部的“小跟班”、連部的“傳聲筒”,難擔大任。西藏軍區某團警通連通信員小黃就遭遇了這樣的“尷尬”,當他思前想後決定重回戰斗崗位時,連長的一句話點醒了他……

請看今日《解放軍報》文章《連隊通信員,有幾種“打開方式”?》——

連隊通信員,有幾種“打開方式”?

■西藏軍區某團警通連通信員 黃雲峰

我是一名連隊的通信員。也許在大伙兒眼里,這個角色不過是干部的“小跟班”、連部的“傳聲筒”,就好比店鋪“伙計”,干點打雜差事,難擔大任。

其實,沒當通信員之前,我也認為這活兒就是個“跑腿”的。這個結論,在一次投票後更讓我深信不疑。那還是三年前,時任通信員參加選改士官民主評議。大家都說他整天跑跑顛顛、不干“正事”,既無建樹也無貢獻,紛紛投了反對票。最終,他這個連隊干部的“身邊人”當年黯然退伍。

有了前車之鑒,誰還肯接這燙手“山芋”?這不,連隊在醞釀通信員人選、征詢大伙兒意見時,戰士們一個個都婉言謝絕。我也想“隱蔽”起來,躲過這一“劫”,可偏偏指導員張淼覺得我腦瓜靈光,非讓我接下這個差事。他以連隊黨支部書記的身份說︰“這是命令,沒得商量。”

“這下完了,立功轉士官沒指望了。”我第一反應就是自己前途從此渺茫。剛接任後的感受,更讓我失落不已。一會兒連長讓我去叫個人,一會兒指導員要求我到某班傳話,一會兒營部讓我領取報刊信件……我感覺自己成了個“提線木偶”。

更讓我難以忍受的是,我發現戰友們看我的眼神都變了,就連最要好的同年兵,也開始疏遠我,擔心我是連部的人,會打他們的小報告。偶爾有戰友和我說話,也多是打探連部的小道消息。很無奈,我既是不受歡迎的“領導親信”,又是專司小事的“跑腿戰士”。

思前想後,我決定重回戰斗崗位。“其實,通信員崗位是個不錯的舞台,就看你怎麼干。”連長四朗扎西退回了我的“辭職”報告,鼓勵我說︰“只要換個‘打開方式’,發揮好這個崗位的橋梁作用,你肯定能干出一番名堂。”

連長的話我沒記全,但換個“打開方式”這句話卻點醒了我。訂閱報刊、收發信件本來是項沒啥技術含量的工作,我卻從中發現,面臨復退的老兵急于了解家鄉的發展狀況,于是建議連隊為他們訂閱家鄉報紙;有一陣子,連隊的信件往來較少,我就向連隊干部提出,能不能每月拿出半天時間,讓官兵寫家信報平安,並評選勵志家書進行展評。

正當我沉浸在建言獻計所帶來的快樂中時,一位下連檢查指導的機關干部又給我提出了另一種“打開方式”︰你怎麼不利用閱報讀信的機會練練文筆,既鍛煉了自己,也宣傳了連隊工作和身邊戰友。于是我嘗試著撰寫新聞稿件,並在網絡和報刊上有所斬獲。

這些嘗試,拉近了我和戰友們的關系,大伙兒對我的信任度逐漸加深,高票推舉我留隊改選士官。在我的努力下,戰友們對連隊通信員這個崗位也有了全新的認識,大家鼓勵我繼續創新工作,再折騰出點名堂來。前不久的演訓中,我建議創新聯絡方式,以模仿蟲鳴鳥叫作為特殊暗號,與戰友們順利突圍…… 

(特約記者晏良、通訊員馮雲虎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