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重建第二艦隊,“新冷戰”令北大西洋暗流洶涌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石長城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8-31 18:31

據外媒報道,當地時間8月24日,恢復第二艦隊建制的儀式在冷戰時期美國海軍的指揮部——諾福克軍港舉行。時隔7年,美國海軍第二艦隊突然“復活”,個中緣由耐人尋味。正如美國海軍艦隊司令部司令格雷迪解釋說,恢復第二艦隊是因為美軍的海上力量“正受到兩大復興力量——即俄羅斯和中國——的挑戰”。

灼熱當頭的中東,在戰事還未煙消雲散,新的沖突或將積蓄爆發之際,美國卻急轉目光,置兵于北大西洋,在北方的風雨中點燃新的緊張氛圍。從“媒體戰”“外交戰”到圍繞《中導條約》的齟齬不斷,從敘利亞到烏克蘭再到俄羅斯與北約的劍拔弩張,當下“新冷戰”陰雲卷積籠罩著的北大西洋海面,又將是怎樣的暗流洶涌,而它又將對地區乃至世界帶來哪些“不確定性”?

布子大西洋,遏俄意圖明顯

眾所周知,美國海軍第二艦隊組建于1950年,轄區包括美國東海岸、整個北極圈、白令海峽以及挪威和俄羅斯沿海。在冷戰風雲激蕩的日子里,美軍第二艦隊負責在其歐洲盟國被“華約”機械化部隊沖垮之時,保護增援歐洲的航線。冷戰結束後,俄羅斯海軍在北大西洋的活躍程度急劇下降,出于精簡機構和節約經費的原因,2011年美國海軍解散了第二艦隊的編制,其屬下資源劃歸海軍艦隊司令部管轄。

然而,近年來,隨著俄羅斯軍力的復蘇及其全球海上存在的強化,特別是其艦船在烏克蘭、敘利亞等國家周邊海域活動頻繁,美軍認為俄羅斯海軍力量雖不能與蘇聯時期相比,但在大西洋北部、波羅的海和北冰洋等海域都明顯活躍。此外,俄羅斯與北約關系惡化,更加令美國確信重新啟動第二艦隊以遏制俄羅斯復興的軍事力量的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約翰?理查森8月24日表示,第二艦隊的活動區域將覆蓋北極圈並直抵巴倫支海。美國海軍較為忌憚俄羅斯的潛艇攻擊能力,因此可能期望通過將第二艦隊活動範圍擴大到俄羅斯近海以限制俄潛艇活動範圍。這更足以說明,美國海軍恢復第二艦隊編制,其遏制俄羅斯海軍的企圖毋庸置疑。

抵近北極圈,加速極地爭奪

人們注意到,美軍重建第二艦隊,假想敵是俄羅斯,所瞄準的目標區域也是北冰洋和大西洋海域。這直接包含了北歐近海以及北極圈內的海域,不禁令人們懷疑,美軍第二艦隊僅僅是為了應對來自北大西洋的威脅嗎?未必。

近幾年來,隨著北極冰蓋的消融和全球氣候變暖,北極圈內豐富的航道資源和便利的導彈發射位置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更加強化了北極地區的戰略地位。對美俄而言,向對方發射導彈,北極方向都是事實上的最短路徑。因此,雙方都在北極地區部署了大量陸基彈道導彈,北極也成為世界上洲際彈道導彈部署最密集的地區。從地緣政治上看,美國及其北約盟國從俄羅斯的東部和西部同時對其形成戰略壓力。選擇向北戰略突圍,直接威脅美國本土,是俄羅斯化解危局的一招“妙棋”。北極地區已然成為美俄戰略博弈的“新疆域”,誰控制了北極地區,誰就佔據了“北方制高點”。

美國軍方人士近來多次提到俄羅斯在開發北極一事上已走在前面,美軍重建第二艦隊以後,或許會通過進行潛艇演習等方式為極端、復雜氣候條件下與俄出現的對抗作準備。與此同時,在大西洋海域,美軍重建第二艦隊的目的就是直接應對俄羅斯在這一方向上戰斗力的提升。所以,隨著美第二艦隊的重建,美俄在北大西洋乃至北冰洋海區發生摩擦的可能性必將大增。

矛盾更尖銳,攪動三方關系

不論是從烏克蘭到敘利亞,還是從朝核問題到伊核問題,美俄雖然一直處于對抗中,但其矛盾始終控制在底線範圍內,形式上也保持著間接和隱蔽的特點。但這次美軍重建第二艦隊,其矛頭指向直接,且性質上升為兩國作戰部隊的對壘。接下來美軍戰艦的實際部署,極有可能引發美俄艦艇正面對抗的緊張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歐洲國家將不得不旗幟鮮明地“站隊”,不但影響著美俄關系發展,更將直接決定美俄歐這個復雜的三方關系的走向。此次北大西洋上的利益角逐,或將加速美歐俄三方關系的調整——究竟是美國通過擴大威脅讓歐洲國家全面追隨美國,全面孤立俄羅斯,還是歐洲國家抵制美國壓力與俄改善關系,這種 “不確定性”或將是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

在當今世界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主旋律下,美國這種追求自身絕對安全、不斷加大對他國軍事威脅的舉動,只會增加其他國家的安全危機感,進一步引發軍備競賽,同時還會破壞大國間的戰略信任,影響大國間在國際反恐、阻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等方面的合作,給國際安全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而且,美國在政治、經濟、軍事多線出擊耍橫的做派,或將加速其內外困境的演化,加速其國力的流失,這樣一來,特朗普的“雄圖偉略”恐難以支撐下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