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新一輪轉型的美軍要向何處去?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吳敏文責任編輯︰楊紅
2018-09-06 08:53

在美軍看來,局部戰爭的間隙期是軍隊轉型發展的“窗口期”。美國反恐戰爭“收官”之後,美軍各軍種接二連三地提出未來轉型發展的構想、計劃和舉措。種種跡象表明,在美國對國家安全威脅的判斷發生改變,國防戰略“從反恐重返大國競爭”之際,美軍再一次進入轉型發展階段。此次美軍轉型發展的核心目標,是將美軍建成一支適合打大國間高強度對抗戰爭的、智能化的軍隊。

理論創新

美軍上一次轉型發展的“窗口期”始于海灣戰爭結束。20世紀90年代初,美國陸軍率先提出建設“數字化陸軍”,空軍提出“基于效果的作戰”,海軍提出“網絡中心戰”。美軍參聯會先後推出《2010聯合構想》《2020聯合構想》。由此構成美軍建設“二十一世紀部隊”的“全景圖”。這次美軍轉型發展的目標,是把美軍建設成為一支適合打反恐戰爭的、全面信息化的軍隊。

目前,美軍建成信息化軍隊的時限2020年即將到來,美軍的信息化建設基本完成,恰逢反恐戰爭結束和下一場戰爭尚未到來的“間隙期”,按照美軍建設一如既往的超前思維,美軍新一輪轉型發展仍然著眼未來。

美軍的每一次轉型發展,總是伴隨著大量的理論創新。上一次信息化轉型,各軍種的新作戰理論呈“井噴”之勢。各方博弈的最終結果是,美國國防部將“網絡中心戰”定位為美軍轉型的基石,即將美軍從一支適合打機械化戰爭的軍隊,轉型成適合打基于網絡的信息化戰爭的軍隊。

本次美軍的轉型,照例伴隨著理論創新。2016年,美國陸軍率先提出“多域戰”理論。這一理論著眼2025∼2040年的戰爭,要求打破軍種、領域之間的界限,在陸、海、空、天、網以及電磁頻譜、信息環境和認知維度等領域實現密切協同,實現作戰力量的全域機動和各軍兵種火力的同步跨域協同,綜合運用實體摧毀、網絡電磁攻擊和認知誘導、脅迫等手段,對敵實施一體化攻擊並一舉擊敗對手。

因為“多域戰”具有前所未有的包容性和覆蓋面,美國海軍部長、空軍參謀長、海軍陸戰隊司令等,均明確表示支持。美軍各軍種對“多域戰”理論的熱心加入,使得這一理論成為美軍推進聯合作戰多軍種融合的有力抓手。

但美國空、海軍仍然有根據各自軍種特點的發展要求。美國海軍水面作戰平台目標大、航速慢,而越來越多的潛在對手具備以高性能岸基飛機、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低噪聲潛艇、無人機等武器和技術裝備為代表的“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使美國海軍向重要地區投送力量時遭遇越來越嚴峻的挑戰。

美國海軍在接受“多域戰”的同時,提出了“分布式殺傷”概念,核心思想是以隱蔽、分散、靈活的作戰方式應對“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部署大量具有強大進攻能力、可對對手水面、空中或海岸設施造成威脅的水面艦船,迫使對手分散部署其探測和火力資源,無法有選擇性地將傳感器和火力聚焦于美海軍少數大型艦艇,從而為美國海軍突破對手的“反介入/區域拒止”體系創造戰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