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習近平強軍思想指引下•我們在戰位報告︰鐵甲戰車馳騁在強軍路上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柳 剛 錢曉虎 段江山 梅常偉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9-26 06:29

要堅持用打仗的標準推進軍事斗爭準備,不斷強化官兵當兵打仗、帶兵打仗、練兵打仗思想,堅持從實戰需要出發從難從嚴訓練部隊,堅持以軍事斗爭準備為龍頭帶動現代化建設,全面提高部隊以打贏信息化條件下局部戰爭能力為核心的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能力。

——習近平

第74集團軍某合成旅︰

鐵甲戰車馳騁在強軍路上

■解放軍報記者 柳 剛 錢曉虎 段江山 新華社記者 梅常偉

上圖︰立體突擊。 彭希錐攝

浪花飛濺,馬達轟鳴,一輛兩棲突擊車率先沖上岸灘。

穿越硝煙,迷彩車身上醒目的白色標號,在指揮員的視線中跳躍——又是809號戰車!

809號戰車,在這支部隊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

2012年12月10日,習主席視察原廣州軍區某部,觀看新裝備實兵實彈演練。炮聲剛歇,習主席健步登上809號戰車,一直走到炮塔頂端,與車長王銳親切交談,詳細了解裝備的戰技術性能。

“返回時,習主席敏捷地來了一個雙腳同時起跳,穩穩地落在了上裝甲板上。”回憶當時的情景,王銳娓娓道來。

8年過去了,海還是那片海,車還是那輛車,但王銳的戰位隨著陸軍作戰樣式轉變,已發生了深刻的“位移”——聯合作戰,兩棲登陸,遭“敵”阻擊,王銳直接呼叫空中火力支援。陸航直升機、空軍殲擊機隨即出動……

流動的時間凝固成歷史,沖鋒的故事凝練成主題。

回望8年前,那次嶺南之行,習主席作出重要論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可以說,這個夢想是強國夢,對軍隊來說,也是強軍夢。

從那一刻起,809號戰車便沖鋒在夢想之路、使命之路、勝戰之路上。

凝視809號戰車的沖鋒軌跡,王銳8年的成長堪稱脫胎換骨。

那天,聆听統帥的囑托之後,王銳特意買來一個嶄新的筆記本,在扉頁上鄭重寫下︰“我——做習主席的好戰士!”

苦練,成就了王銳的精武榮光︰當駕駛員,他是特級駕駛員;當教練員,他是金牌教練員;當車長,他是全能車長。在這支部隊,有人說︰“累不累,摸一摸王銳那雙布滿老繭的手就知道;苦不苦,看一看王銳身上常年不斷的傷疤和淤青就知道。”

2015年12月25日,習主席視察解放軍報社時,通過融媒體視頻連線三軍。王銳和809號戰車作為陸軍代表,通過視頻與統帥連線。

習主席問身邊人員︰“這是我當年登上的戰車嗎?”

“是,這就是您當年登上的809號戰車,駕駛員叫王銳!”

面向鏡頭的那一刻,王銳感到“在訓練中所經歷的一切傷痛與苦累,都那麼的值得”。

2016年7月29日,王銳作為陸軍第一次黨代會代表,第3次受到習主席親切接見。當晚,王銳心潮澎湃。難以入眠的他,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寫下這麼一句話︰“面對陸軍改革轉型,我的戰位在哪里?”

隨著809號戰車的信息化升級——加裝炮射導彈、北斗導航系統換代、車長任務終端改裝,這名標兵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不升級,便淘汰。戰勝“曾經的自己”,才能適應新的戰位。駕駛訓練,王銳蒙上潛望鏡,用顯示終端、攝像儀處置情況;通信訓練,他不用語音通話器,逼自己用數據傳指令;射擊訓練,他既練傳統技能,又要求自己用火控系統快算快打……8年來,王銳帶領809號戰車車組榮立集體二等功2次,7次擔負課目示範試訓,11次打破所在單位訓練紀錄,一次次書寫現實版的“士兵突擊”。

銳不可當的士兵,銳不可當的戰位。

鐵甲漂移,他駕駛著近30噸重的兩棲戰車高速飛越障礙,“轟隆”一聲絕塵而去;動中射擊,1分鐘鎖定10個目標已是優秀,他能在1分鐘內鎖定15個目標;戰場通信,他在顛簸的戰車中單手盲操20余個終端功能鍵,如同閉著眼楮發短信。

2017年10月,作為黨的十九大代表,王銳在人民大會堂再次見到了習主席。

“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習主席的偉大號召如戰鼓催征,一種前所未有的使命感在王銳的內心澎湃激蕩——昨天的目標是當個好兵轉士官,今天的追求是建設一流軍隊、爭當一流士兵;以前盼的是訓練過關,現在想的是跟上轉型;過去關心的是專業晉級,如今關注的是體系制勝。

前不久,王銳帶領809號戰車在演習場上再次技驚四座。年輕的戰友問王銳,未來戰場上能不能一舉克敵?王銳拍著809號戰車高揚的炮管回答︰“強軍打贏,我們一定能!”

在這支部隊,王銳是個傳奇。如今,這個傳奇正在被“復制”。

“放眼今日訓練場,王銳式的戰士越來越多。”該旅政委周輝介紹,全旅官兵中,士官人均掌握兩種以上專業技能,有3個以上專業認證的技師超過五分之一。

專業證書的升級,其實是打贏能力的升級。為了打贏,該旅官兵不斷突破自我。

這是一名老兵厚積薄發的力量——三級軍士長張景勇鑽研駕駛專業15年,撰寫的兩棲戰車駕駛教程在全旅印發,被官兵譽為“海駕寶典”。

這是一名新兵為聯合作戰帶來的勃勃生機——戰士郭楷杰與全旅100多名戰友一起,接受空軍目標指示員培訓並脫穎而出。一次演練中,他成功為戰機指示目標,完成聯合作戰向末端延伸的關鍵一步。

夢想催生使命,使命引領未來。當習主席登上809號戰車,新時代正緩緩拉開帷幕。王銳和戰友們有幸站在那個歷史性時刻,成為最先將“強軍夢”植入心底的基層官兵。他們在兩棲戰場持續突擊,用鏗鏘的腳步踏上了逐夢征程。

對于兩棲突擊車炮手黃旭來說,聯合作戰像是一曲氣勢恢宏的“交響樂”。

此次演習,戰車下海,身在車艙的他听到來自上方的戰機轟鳴,戰車的馬達聲也難掩那種震撼。

一想到戰機在頭頂天空和自己並肩作戰,黃旭一臉興奮︰“這仗打得真帶勁!”

改革大潮中,這支部隊由兩棲機械化步兵轉型為合成化作戰力量,更新的裝備、更新的體制、更新的作戰樣式,讓這支善打硬仗的部隊在強軍征程上如虎添翼。

在合成一營副營長謝軍眼中,聯合作戰是一幅色彩斑斕的畫卷。

前不久,他帶領營參謀進入旅指揮所,發現原本清一色叢林迷彩的中軍帳里,增添了不少天空迷彩和海洋迷彩的身影。

“離開聯合,就沒有戰斗力。”該旅旅長劉凌雲說,去年,就在這個海訓場,3支作戰部隊協同演訓;今年,參演單位擴展到13家,覆蓋各個軍種。

“誰能想到,旅一級部隊也能召開三軍協調會了!”該旅作訓參謀周德樂說,陸海空指戰員齊聚一堂,大家的“戰友圈”大幅拓展,聯合行動效率也不斷提升。

全軍聯合作戰的深度探索,在這支部隊、這片海訓場得到淋灕盡致的展現。

在劉凌雲心中,銘記著這歷史性的一幕——黨的十九大閉幕後不久,習主席帶領新一屆軍委班子視察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強調︰“從我做起,從軍委做起,強化備戰打仗導向,提高打贏本領,抓實備戰工作,帶領我軍真正做到能打仗、打勝仗,擔當起黨和人民賦予的新時代使命任務。”

“從我做起”——統帥的這句話,深深感染著劉凌雲和全旅官兵。

今年首場夜訓,氣象和海況條件逼近裝備性能極限。劉凌雲率先登上頭車,第一個泛水上艦。

“備戰打仗時不我待,戰斗力是爭分奪秒干出來的。”去年陸軍合成旅長大考,劉凌雲勇奪兩棲戰車駕駛第一名;陸軍戰術理論作業比武競賽,該旅贏得兩棲合成營作業第一名。

“我們這一代軍人,既要捍衛歷史的榮光,更要面對未來的挑戰。”劉凌雲說,“善打硬仗,是我們這支部隊的傳統。”

今年是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當年,在朝鮮戰場,王銳所在的“黃草嶺英雄連”浴血奮戰,以巨大的犧牲贏得勝利,一戰成名。

今天的演習場上,歷史的一幕仿佛再現——鏖戰時刻,穿插分隊經歷十余次戰斗,血戰到底,32人最終只“活”下來5人,成功摧毀藍軍指揮所,提前鎖定勝局。

勝利的喜訊傳來之際,王銳收到了另一個喜訊︰女兒出生了。

王銳給女兒取名王文君,希望她將來好好念書,做到“謙謙君子,溫和有禮”。

“勝利為了啥?”兩個同時傳來的喜訊意味深長。“前輩們為我們打仗,我們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王銳說,“我們今天練兵備戰,就是為了守護和平,讓下一代幸福成長。”

短評

爭分奪秒奮進強軍

恩格斯說,在戰爭中“時間就是軍隊”。在戰場的微觀時間線上,軍隊行動迅速,才能搶得先機。在強軍興軍的宏觀時間軸上,備戰打仗的腳步越快,軍隊捍衛國家安全的能力就越強。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對練兵備戰看得最重、思慮最多,先後數十次深入戰位,從兩棲突擊車車長席位到武裝直升機駕駛艙位,再到艦載機著艦指揮員席位,親自體驗操作武器裝備,親筆在艦泊日志上簽名,體現了軍隊統帥對備戰打仗的深切關注,激發起三軍將士夙興夜寐、只爭朝夕的練兵熱情。

“我們在前進,敵人也沒有睡覺。”世界新軍事變革日新月異,改革轉型之際,正是備戰打仗之時。要打贏這場強軍爭先賽,我們須臾不可懈怠。戰爭的勝負,往往決定于戰爭來臨之前。備戰打仗需要主動作為,需要爭分奪秒,需要腳踏實地。當那一天來臨時,我們準備好了嗎?歷史期待著我們這一代軍人的回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