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習近平強軍思想指引下•我們在戰位報告︰向戰創新,科研引擎全速發動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康子湛 王逸濤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10-12 06:18

軍事科學院系統工程研究院︰

向戰創新,科研引擎全速發動

■解放軍報記者 康子湛 新華社記者 王逸濤

堅持面向戰場、面向部隊、面向未來,堅持理技融合、研用結合、軍民融合,加快發展現代軍事科學,努力建設高水平軍事科研機構。

——習近平

軍用食品專家郝利民(左三)與官兵一起試吃軍用口糧。王佳音攝

7家研究所,20多位不同學科、不同領域的專家,為了一項“戰字號”課題齊聚一堂、研討攻關。

金秋九月,記者來到軍事科學院系統工程研究院采訪,一進門就被研究院院長王慶宗拉進了研討會現場︰“看看體制重塑後,軍事科研展現的新景象!”

旁听研討會,幾個特點令記者印象深刻︰參會的科研人員,在該研究院調整組建前,曾分屬軍委機關多家科研機構,如今都納入研究院;課題橫跨網絡信息、後勤保障、裝備建設、試驗鑒定等多領域,包含人工智能、指揮協同、物聯感知等多個學科、多項關鍵技術。

“過去,要想推進這樣一項跨領域、跨系統、跨學科的科研項目,往往需要軍委機關牽頭溝通協調。”作為項目牽頭人,中國工程院院士、研究院研究員于全感慨道,“調整改革後,我們院本級就能集中力量辦大事,體制優勢正逐步轉化為實實在在的科研優勢。”

系統、體系,聯合、融合,這些新軍事變革的關鍵詞,怎樣才能成為軍事科研創新裂變的催化劑?這不僅是軍事科研戰線面臨的時代課題,更是統帥的殷切期望——

2018年5月16日,習主席視察重新組建的軍事科學院,考察了解科研進展情況,並作出重要指示︰“要推進軍事科研領域政策制度改革,形成順暢高效的運行機制,把創新活力充分激發出來。”

“統帥的指示,就是我們努力的方向。”王慶宗告訴記者,新組建的研究院單位構成多,學科跨度大,整合難度高。在新軍事變革風起雲涌的大趨勢和軍事科學院整體重塑的大背景下,如何乘改革之勢、闢創新之途,形成統一的建院興研總體思路,成為研究院黨委必須解決的重要課題。

肩負統帥囑托,一場軍事科研領域的觀念重塑、體系重塑、目標重塑在該院悄然拉開帷幕,而他們的破題方式出乎大家意料。

砍掉7項與戰斗力生成無關的項目,調整10余項對體系貢獻率不大的項目。一紙圈圈改改、刪刪減減的科研項目規劃書,見證了該院某研究所的重塑之難。所長王長富坦言,作為首任“班子”成員之一,向研究院黨委首次匯報科研項目規劃,不去多爭取任務,反而主動把端在手里的“飯碗”給“砸”了,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令王長富沒想到的是,所里的思路與院黨委不謀而合。研究院組建後的重大舉措之一,就是對各類科研項目進行“戰斗力貢獻率”評估,主動砍掉600多個與備戰打仗關系不緊、體系貢獻率較差的項目。

“要把各自的‘小鍋飯’匯成一桌‘融合菜’,必須有一個明確的方向引領。”該院政委朱正琪表示,用“戰”字破題,既是時代所需,更是統帥所慮,必須堅持聚焦實戰,抓好科技創新成果轉化運用,使科技創新更好地為戰斗力建設服務。

沿著統帥指明的方向前行,“科研為戰”成為該院科研力量聚合、科研條件整合、科研領域融合的有力抓手。多個跨領域學科、跨專業聯合的科研團隊應運而生,並赴軍委機關和各戰區、軍種部隊調研需求,建立協調對接機制,論證形成了一批“戰字號”重大科研項目。

部隊在哪里,戰斗力生成的難點在哪里,未來戰場在哪里,科研攻關的突破口就選在哪里。

調研中,多支部隊提出的一項共性問題牽動著高級工程師安高軍的心︰戰場上,裝備的油箱一旦被打中,極易發生爆炸,對乘員造成二次傷害。為了給油箱穿上“金鐘罩”“鐵布衫”,安高軍帶領團隊研究出一種新型材料,可以瞬時阻斷爆炸沖擊波的傳播路徑,吸收爆炸沖擊能量。前不久,在某戰區組織的實裝演練中,該新型材料的防爆性能得到了充分檢驗,被參試官兵親切地稱為坦克戰車的“新鎧甲”。

油箱材料的可靠,關乎一車一艦;指揮通信網絡的安全可靠,關乎千軍萬馬。中國科學院院士、研究院研究員尹浩在信息通信領域深耕30余年,深知軍事通信網絡作為連接武器平台的“神經系統”,是信息化戰爭制勝的關鍵一環。

視察軍事科學院時,習主席特意看望了在院工作的“兩院”院士,並對他們寄予厚望,希望大家多出成果、帶好隊伍,為強軍興軍作出更大貢獻。當面聆听統帥囑托,尹浩倍感責任重大。

“聯不通,就打不贏。”肩負重托,尹浩帶領團隊運用系統工程方法,探索實踐基礎理論與技術手段融合創新,並借助改革後研究院的體制優勢,整合軍內外30多家單位的各領域科研專家集智攻關。新系統全部基于國產軟硬件進行設計,從模塊、單機到整機不斷體系優化,光設計文檔就有一萬多頁,終于實現了重大技術突破,並應用于多型裝備。

仰望星空,完全自主可控的衛星閃爍蒼穹;腳踏實地,軍事科研人的足跡踏遍軍營。

某研究室牆面上,記者見到一幅碩大的中國地圖,上面密密麻麻標注的點位,記錄了那段1台車、4個人、20多個省市、18400多公里的“極限旅程”。為了全方位檢驗某新型裝備性能,該室的4名科研骨干,北達漠河、南至三沙,從密林到荒漠,穿越酷暑嚴寒,掌握了第一手實驗數據。

“盡管實驗室也能提供逼真的模擬環境,但很多隱患常常在野外極限條件下才會暴露,所以必須要現地測試。”研究室主任胡向暉介紹,從實驗室里驗裝備轉為戰場環境驗效能,科研成果檢驗模式的轉變,實際彰顯了“科研為戰”理念。

“通俗點說,就是鞋合不合適,只有自己的腳知道。”某研究室主任馬天的辦公室里,放著一雙他自己穿過的某型樣品靴。這雙靴研制成功後,跟隨他爬高山、穿叢林、越障礙、河溝,嵌入式跟隨高原部隊執行巡邏執勤任務,檢驗作戰環境適應性。“我帶回的不僅僅是改進、完善新研被裝的實驗數據,更是邊防官兵的酸甜苦辣和盼望心聲。”他說。

對科研成果最嚴格的檢驗來自實戰,而那一天隨時都會來臨。

今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國,該院某研究所工程師張宗興趕赴武漢,投身這場沒有硝煙的疫情防控阻擊戰。當時,張宗興所在團隊參與研制的帳篷式實驗室,還只是一個科研課題的樣機,但他對自己研制的裝備充滿信心︰“我們的研究就是為戰而生的!”

樣機不是樣子貨,一樣也能上戰場!在這場戰役中,帳篷式實驗室迅速保障,形成了日檢500人份以上的核酸檢測能力,為醫學專家現地開展新型冠狀病毒檢測、疫苗實驗、抗體篩查等研究提供了有力支撐。

“面向戰場、面向部隊、面向未來。”統帥的要求,已成為該研究院上下披肝瀝膽、為戰而研的不竭動力,興研與勝戰的鼓點始終同頻共振。

采訪中,“我在”是記者听到最多也最有底氣的話。聊起某場重大聯合演習,某研究所高級工程師王曉說︰“我在!”3年來,各戰區、軍種組織的大項演習任務,都有該團隊科研人員的身影。探究偏遠地區電力保障難題,某研究所高級工程師何建設說︰“我在!”這些年,為給邊海防官兵提供持續可靠的能源保障,他跑遍了祖國的高原海島。談到軍用標準領域頂層設計,某研究所副研究員孫輝說︰“我在!”為高質量完成某定標和數據收集應急任務,3個多月里他和團隊核定全軍上千種類型軟件。一聲聲“我在”的背後,是沉甸甸的擔當與篤定的信心。

今天的研究院,人人手中都有“戰字號”課題,辦公室里打好了背囊可隨時趕赴部隊。一組數據令記者振奮不已,該院成立以來,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1項、二等獎2項,軍隊科技進步獎一等獎5項、二等獎16項。目前,他們正加緊推進2000余項“戰字號”科研項目,全力為部隊戰斗力建設作出更大貢獻。

結束采訪,夜幕降臨。回想幾天的采訪歷程,一個個夏趕南國三伏、冬奔北疆三九的科研工作者形象又浮現眼前,耳邊一句話久久回響︰“把軍事科研創新的引擎全速發動起來。”

短評

科研為戰攀高峰

他們的面前,是綿延橫亙的科技高峰。

加快發展現代軍事科學,努力建設高水平軍事科研機構,為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提供有力支撐。對于新時代的軍事科研工作者來說,負重前行、勇開新局的無盡動力,源自統帥的期盼與時代的召喚。

作為全軍軍事科學研究的拳頭力量,軍事科學院在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中,實現了軍事科研體制結構和力量編成的重構重塑,推倒了以往各自為戰的“籬笆牆”,煥發出攥指成拳、體系融合的磅礡之力,向一個又一個科研高地發起沖鋒。系統工程研究院的科研實踐,正是軍事科學院這艘科研巨艦在強軍實踐新航程上砥礪奮發、激流勇進的生動寫照。

聚焦能打勝仗出成果,緊盯實戰需要搞創新。新時代軍事科研工作就是要立起備戰打仗指揮棒,緊貼部隊實際和使命任務,瞄準部隊戰斗力短板展開攻關,使軍事科研創新“供給側”同未來戰場“需求側”精準對接,確保科研成果“從實驗室直通戰場”。

古往今來,軍事科學技術每一次重大創新突破,都會帶來戰斗力的新躍升,引發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的新變化。歷史昭昭,前路迢迢,在統帥殷切的目光中,軍事科研創新的引擎已全速發動,向戰而行。

掃描二維碼瀏覽新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