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鳴驚人!戰士如何讓世界記住了來自昆侖山腳下的“一抹黃”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唐帥責任編輯︰賈敏
2017-04-11 16:37

一場春雨過後,昆侖山腳下的風夾雜著一絲涼意,不少人系上了迷彩服最上面的一粒扣子。在南疆軍區某師修理工間前,停放著幾輛待修的裝備,一群維修人員挽著袖子緊張地忙碌著,為備戰下階段的野外演訓任務進行最後的沖刺。

見到馬軍時,他剛和幾個修理工檢修完一輛火炮,正從駕駛艙上爬下。一個士官用手一指,“喏,那個上校就是馬工,今年是他來咱們師的第8個年頭,46歲了,還是那麼踏實……”他口中的馬工名叫馬軍,是該師技術室的一名工程師。

“時刻提醒自己為什麼來部隊”

7年前,馬軍還在老家大同市某軍工廠工作,精通各式裝甲車輛的底盤修理,上萬人的工廠里,技術上馬軍“沒服過誰”。那年,師領導到該廠選拔維修裝甲車輛的技術能手,一場“高端對決”後,馬軍又是意料之中的第一,拿到了唯一的“入場券”。

想到能夠穿上軍裝,到部隊更直接地保障作戰,早就對部隊有著些許憧憬的馬軍沒做太多思考,安頓好家人就遠離家鄉和熟悉的環境,坐上了西行的列車,成為“高原勁旅”的一員。那年,他38歲。

馬軍剛入伍的第三個月,便受領了野外巡修任務。

在師署裝甲團,馬軍一口氣檢修了8輛坦克,為部隊節省了20多萬元。某型步戰車發動機修理一直是該師的難題,經常要雇廠家師傅解決。馬軍發動車輛,一听發動機的聲音,就找出了故障的根源,三下五除二,戰車就在馬軍手上“起死回生”了。

由于在戰車上爬上爬下,馬軍的身上經常掛滿了油污。但只要有裝備要維修,他從沒有二話。“必須把自己的專長發揮出來,時刻提醒自己為什麼來部隊。”馬軍心平氣和地說。

2013年10月,師組織高原寒區適應性訓練,馬軍負責伴隨保障任務。高原環境惡劣,面對裝甲車輛多、技術人員缺的實際困難,他領著幾個徒弟逐一對裝甲車輛的排風、供油提前角、配氣相位、循環系統進行調整,采集了大量數據,以零失誤助力訓練圓滿完成。

“身為一名技術干部,我得把問題想在前面,不能讓戰車‘出征’時掉鏈子。”對于取得的成績,馬軍“不以為然”。

部隊回撤翻越庫地達阪的時候,正趕上下大雪,積雪超過10厘米。達阪上,一面是峭壁,一面是斷崖,路面寬度只允許一輛車通行,如果車輛打滑後果不堪設想。馬軍把高原反應忘在腦後,帶著戰士連夜挖雪清路,經過近10個小時,推出了35公里的山路,保證了車隊安全返回。

馬軍原籍遼寧沈陽,12歲隨父親到山西,所以他操著一口標準的“東北普”。庫地達阪在維吾爾語里意為“連猴子都爬不上去的雪山”,也有一些人稱之為“絕望坡”。總有過往行人長眠于此。說到這時,讓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馬軍卻愣是把這段經歷講成了“段子”,听者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