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家拆得“四分五裂”,她卻一直堅守!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宋帆責任編輯︰賈敏
2017-04-14 11:48

2016年3月28日,一紙命令,讓我告別了奮戰近6年的原部隊,奔赴駐扎喀喇昆侖山腳下的某機步師任職。對于一名軍人來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工作崗位的調換是一件在平常不過的事情,但對于渴望團聚的家人來說,分別卻又意味著太多太多。我和愛人唐淼相識7年,結婚3年,但在一起的時間,滿打滿算不到12個月。一路走來,雖然歷經坎坷,但也收獲滿滿。

幸福的一家三口

(一)

2009年,大學本科畢業後,我被分流到西安陸軍學院,開始了為期1年的任職培訓,我們的故事也正式從這個時候開始。

那一年我24歲,按照家鄉的風俗,雖然已經到了成家立業的年齡,但是二十幾年的單身生活和畢業分配帶來的不確定性讓我對開始人生第一段感情不敢抱有一絲幻想。然而,事情就是這樣的巧合,因為一份通信錄的失而復得,讓我有機會遇到了她,我的初戀情人唐淼。

那時候,一個在部隊院校,一個在地方大學,一個在荒郊野外,一個在繁華鬧市,雖然同處一個城市,但封閉式的軍校管理,讓我們每個月最多也只能見上一次,甚至幾個月也難得見面。因為學校太過偏遠,我很少讓她跑來看我,更多的是利用周日外出時間,約會見面,聊以慰藉。

每當輪到我外出時的那個周六,都是她最緊張的時候。一吃過晚飯,就把電話緊緊地攥在手里,等著我被“釋放”還是繼續“收押”的消息。“學員隊批準我明天外出了!”我略帶--瑟的告訴她這個消息。“真的能出來嗎?”“是真的嗎?”“外出的話領導會批評你嗎?”每當我告訴她可以外出的消息時,她都會難以置信地問上很多無厘頭的問題。但也難免會遇到那麼幾次沒有被批準的情況,那個時候我總會想方設法找一個能夠讓她接受的理由,但無論效果怎樣,卻總少不了那一句“下次我一定給你彌補回來。”這樣看似平常的承諾,很多時候放在軍人的身上卻成了一種奢望,亦給她帶來很多苦澀。

從郊區出發到她的學校需要約1小時的車程,雖然出發前總會提前告訴她,但她還是會早早地等在公交站台。能夠想象的到,當一輛一輛車靠站了,又走了,在我乘坐的那一輛還沒有到達前,她在人群中努力搜索時,那一種期待而又焦急的眼神。

每次外出,滿打滿算加起來不到6個小時,所以總是想盡辦法為她多做點什麼。

“想吃點什麼?”“換季了,我帶你去買件衣服吧?”但無論問什麼,她總是搖搖頭,拉著我的手,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四處游走,彼此對視,卻默不作聲,只是臉上堆滿了傻傻的、甜蜜而又幸福的笑容。走在路上,她總是會時不時低頭看表,生怕時間會趁我們不備,偷偷跑快一些。轉眼就要歸隊,這才發現她兩手空空,而自己卻提滿了她為我精心挑選的東西。

“你們那里買東西不方便,回去和戰友一起分享,我這兒隨時需要隨時可以買。”看著她滿足的樣子,我只能默默接受,一步三回頭地坐上返校的公交車。一次偶然的機會,無意中看到她日記本里這樣寫︰每次看到你坐上公交離開,我都會一個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累了,就低下頭蹲在那里,始終不願離開。看著眼前匆匆走過的人群,感覺好像你還在我的身邊,多想讓你再緊緊抱我一次。但是當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昏暗的路燈下剩下的只是我和自己那孤零零的影子,而你卻早已不在身邊。一年里,我們就這樣過著相見時難別亦難的生活,雖然聚少離多,但我們之間的感情卻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濃。

2010年7月,在得知被分配到南疆的消息後,她始終不敢相信這就是現實。直到陪我來到機場,她仍抱有那麼一絲絲我能留下來的幻想。通過安檢的那一刻,她就在我的身後,但我沒有勇氣回頭再去多看她一眼。即將登機,收到了她發來的短信︰“直到現在我都覺得這不是真的。我一直天真的以為這是你自編自演的一出惡作劇,是在考驗我對你的感情。我還在這里,想著你能像以前我們每次見面時一樣,嬉皮笑臉地走過來,你真的走了嗎?”沒等看完,眼前早已模糊不清,淚流滿面。“等我回來,娶你回家。”那一年她才剛滿20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