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千︰一個棄筆從戎老黨員的本色人生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張國平責任編輯︰任爽
2017-06-19 22:30

本文作者張國平在病床前采訪楊老。曹瑞

引子︰2016年,農歷丙申年十月一日,老紅軍楊德千在他百歲生日這一天,寫下一篇百歲言志,雖寥寥數語,但字字句句都充滿著對黨的熱愛、軍隊的情感……其中,一句話一直溫暖著我。楊老寫道︰人是要老的,但不能怕老,即使生命得不到它的長度,那就要它的寬度和厚度,寬在完善,厚在成熟……

2017年6月17日下午兩點40分,一個噩耗傳來,101歲的老紅軍楊德千在陸軍總醫院病逝,震驚痛苦之余,筆者也為楊老一生學習踐行傳播黨的理論點贊。無論是革命戰爭年代,還是和平建設時期,他都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模範踐行著黨員的本色人生。

在不久前的一個周末,筆者還在陸軍總醫院的一間高干病房里,再次見到老紅軍楊德千,躺在病床上的楊老看上去精神矍鑠,完全看不出已是個百歲老人。

見老朋友來了,楊老笑呵呵地跟我打招呼,而我趕緊迎上去,扯著大嗓門說︰楊老好,我給你送精神食糧來了。

楊老沒有多說話,眼楮立馬轉移到我給他帶來的《中國共產黨九十年》《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全軍政治工作會議精神學習讀本》和楊老所在的北京軍區善後辦編印的理論學習資料等。

楊老大概瀏覽了一遍後,慢慢地摘下了那副老花鏡,幽默地說︰老張,謝謝你呀!

一句老張把我叫老了,而把他變年輕了。楊老就是這麼一個幽默、豁達、性格開朗直率的老人。

其實,楊老的這種陽光心態能一直保持下來,和他堅持常年學習黨的理論密不可分。他知道自己的生理生命無法延續,而政治生命卻能通過學習來延伸它的長度、厚度和寬度。

只要和楊老一聊,他準說打仗的故事。于是,我就從他打仗的事寫起。

革命戰爭年代的一個秋日傍晚,一支紅色隊伍來到山西。楊家老四楊德千棄筆從戎,參加了這支抗日隊伍。

血雨腥風的戰爭年代,行軍打仗幾乎天天有,用提著腦袋過日子來形容戰事頻繁,一點都不為過。

楊德千在擔任八路軍決死二縱隊四團三連指導員時,參加了破襲同蒲鐵路,阻礙日軍增兵。這一仗,三連大獲全勝。返回部隊後,他發現後方留守的連隊司務長任凡,發展了20多名老百姓當游擊隊員,還將連隊的軍服,留守的槍支、彈藥發給他們訓練使用。

對這件事,楊德千和連隊許多人都認為司務長違反了紀律,要求給司務長處分,並把處理意見上報給了縱隊。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縱隊司令員韓均听說此事後,不僅沒同意給司務長處分,還要提出表揚,說司務長的做法符合中央“積極擴大革命武裝”的新思想。

當時,這件事對楊德千觸動很大,也讓他感受很深︰不認真學習黨的理論,就把握不住革命的方向。

于是,從那時起,楊德千就經常學習黨的理論。一本毛澤東的《論持久戰》,他點著油燈一字一句抄寫了一遍,越學心里越亮堂。

在那個年代,楊德千算是個文化人了,不管戰事多麼頻繁、殘酷,楊德千都不忘學習理論,還向戰士們講述自己的學習體會,連隊的干部戰士都覺得跟著他這個文化人行軍打仗,很帶勁。

那時候,楊德千是出了名愛學習的“紅小鬼”,他還被晉西游擊隊授予“模範黨員”稱號。

楊德千命大,南征北戰,屢立戰功竟毫發未損。參加革命40多年,直到退休後,他才有空閑回到他兒時居住的小院看望父母,享受溫馨和諧的農家小院美好生活。

說真的,從走出自己家門的那天起,楊德千就沒想著能活著回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