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轉坦克駕駛、研發維修神器……求把這樣的精兵帶回家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李恆昌 等責任編輯︰康哲
2018-01-09 03:02

坦克兵李恆昌

搶灘時速

■鄔林 李寶

晨光灰暗,海面上雨霧彌漫,只見一艘登陸艦在演習區域拋錨,緩緩張開大嘴。

艙門前,一名士官快步走來,不斷掃視著風浪情況。“搶灘登陸,執行!”突然,他一個轉身鑽進頭車發出指令。瞬間幾十台兩棲戰車飛馳而下,直逼敵岸灘。

三路鐵甲洪流並成直線涌入大海,似一條巨龍踏浪奔襲,而這把舵的“龍頭”,正是陸軍第73集團軍某旅合成營三級軍士長李恆昌。

腳抵油門、手握方向盤,被海風斑駁的眉頭上緊皺成一團,發動機震耳的轟鳴配上海浪的拍打能沸騰他的血液。當兵19年來,李恆昌每次駕駛戰車下海都異常興奮。在他眼里,只有強者才有資格斗海。

與海斗,其樂無窮?兩棲戰車駕駛員都清楚,在陸上剛猛的鐵甲戰車,挺進萬頃波濤更多的只有未知和危險。但在大自然的偉力面前,李恆昌從來都是選擇逆流而上。

新兵李恆昌初學開坦克就表現出了驚人的天賦,3個月時間他不僅拿到了駕駛等級證,陸上駕駛水平更是能與教練員相匹敵。

“陸上駕駛跟海上駕駛沒法比,高危課目新兵不讓訓。”轉入海訓場,要求下海訓練的李恆昌被班長拒絕。“危險就不訓,任務來了豈不更危險?”經過軟磨硬泡,李恆昌終于駕駛坦克向大海沖去。孰料,入海不久,突然側面一個浪,眼前一片花白。

“咋不听使喚了?”開右側水門、加大油門、拉操縱桿……浪一個接一個打亂了李恆昌的陣腳,坦克像個“醉漢”,左一圈右一圈轉,強烈的眩暈感使他頭暈眼花嘔吐不止。

“左轉向……”耳機里不斷傳來指令,李恆昌像被電擊了一般癱倒在駕駛室,隨波逐流的坦克硬是被拖上了岸。“第一次斗海,敗的真慘!”

轉士官第2年,連隊組織海上戰斗射擊,李恆昌第一次開炮車。行進間老炮手不斷提醒車輛保持平穩,但他卻不懂配合。眼看車前一個浪,他下意識加腳油,恰巧此時炮手按下發射按鈕。轟的一聲,炮彈出膛瞬間炮口上抬,沒能命中。

“你會不會開!”首發失利,老兵指著他的鼻子一個勁地怒吼。

“這次斗海,敗在素質單一!”李恆昌明白,單單開好車根本無法打贏海上戰爭。

李恆昌 張騰 攝

與其配合好炮手,不如成為一名炮手,李恆昌越斗越勇。兩個月,翻爛理論書、到處拜師父、練壞3條模擬射擊系統線,終于學有所成。不僅能與炮手密切配合,自己登上炮位射擊也是發發命中。

坦克駕駛專業特級證書,坦克通信專業、射擊專業一級證書,故障一摸準。這是李恆昌敢于突破自我,在一遍遍斗海中交出的成績單。

去年,已近不惑之年的李恆昌又趕上軍隊改革浪潮,新裝備全面信息化升級,他也由士官長轉崗合成營士官參謀……對李恆昌來說,新型兩棲坦克包括合成營其他兵種專業都要從頭起步學習,個人轉型充滿挑戰。許多戰友都勸他︰“快40的人了,以你的專業素質還折騰啥?”

“不折騰,如何打得贏?”李恆昌就是一個永遠不滿足現狀,時刻想著挑戰自我的兵。

這次演習,他以戰勤參謀的身份與作戰集群指揮員同坐一席,許多指揮員對多型裝備能否協同作戰、戰場拖救等情況心里沒底。合成營合訓不到半年,李恆昌已經對全營各型裝備底數了然于胸,演習前全旅每一台下海裝備都經過他親自檢驗。他在指揮員面前立下軍令狀︰“只要裝備出問題,你處分我!”

全旅百余台裝備下海,聯合海空火力精準破敵、立體登陸,最終人車安全順利完成任務。

演習表彰當天,卻找不見李恆昌,還是他徒弟一句話暴露了他的行蹤,“我師傅保不齊在車間!”

敢于突破自我

■李恆昌

當兵時間長了,就容易產生這個專業“我最牛”的錯覺,這錯覺恰恰反映個人能力素質達到了瓶頸,但戰場沒有最強,只有更強。敢于突破舒適區,才能成就更強的自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