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狐”來襲!讓武警特戰尖兵吃盡苦頭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吳敏責任編輯︰張碩
2018-01-30 06:43

有這樣一群勇士,用“超敵、勝敵”的過硬本領,磨礪“反恐利刃”。他們有一個響亮的名字︰“藍狐”。今天,讓我們走進武警部隊唯一一支專業藍軍部隊——武警部隊高嶺訓練基地特戰對抗中隊,傾听專業反恐“藍軍”的熱血故事。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藍狐”來襲

■吳 敏

蔣曉龍

“狐首”蔣曉龍

不善來者

“哧——”一聲微響,藍煙飄蕩,“藍軍”指揮員在演習正式開始3分鐘就被“紅軍”狙擊手擊中身亡。

“‘藍軍’指揮者退出演習。”電台里,傳來導調組命令。

“我本磨刀石,今天要被磨。”幾名“藍軍”眼神一對,轉頭看向蔣曉龍。

“大狐狸陣亡,小狐狸上。”這並非蔣曉龍第一次臨危受命擔任“狐首”。

數年前,蔣曉龍入“藍軍”不足半年,首任小組指揮員。他聲東擊西,揣著兩顆手雷,端了“紅軍指揮部”。

又一仗,中外特戰精英混合編為“紅軍”。蔣曉龍率領小組劫持人質,撤入大禮堂據守。“紅軍”團團圍住大禮堂,蔣曉龍佯裝談判,釋放部分“人質”,實則混入人質群中,趁亂又端“紅軍”指揮部。

連戰連捷。自此,蔣曉龍在“兵不厭詐”的“藍軍”中,也頗有威名,被隊友贊為︰“小狐狸作獅子吼”。

然而,即使如此詭詐,蔣曉龍仍對這一次任務心生畏懼——“藍軍”奉命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山區,與“紅軍”纏斗三天兩夜。而“紅軍”則受命不惜一切代價,將“藍軍”掏窩斬首。

“陌生作戰區域、惡劣作戰環境、超長對峙時間!”面對嚴峻的挑戰,蔣曉龍眼神里流露殺機。

俄而,大雨滂沱。前方突然山體滑坡,滾石攪著泥水,翻滾跌落腳邊。向前?高海拔地區植被稀少,山體隨時可能二次滑坡。向後?“紅軍”勝利,“藍軍”也沒啥丟人的。

“藍軍”隊伍停下來,大家轉身望著蔣曉龍。“這不過是場演習,沒有必要冒險向前。萬一山體坍塌,全都得包了餃子。”議論聲紛起,像砸落的雨點,濺起大大小小的泥丸。

“不行!我們的任務是當好磨刀石。如果遇到危險就放棄,‘紅軍’這刀刃怎麼磨?難道你們忘了,在那次反恐戰斗中,暴恐分子憑借高海拔地域和惡劣天氣,拖得反恐特戰隊員團團轉?真正的暴恐分子絕不會因為天氣惡劣而放棄暴恐行動。”蔣曉龍斬釘截鐵地說。

蔣曉龍打開地形圖,仔細研究發現,山腰處有一個山洞。“全體進山洞,以守代攻!”蔣曉龍從背包中拿出攀登繩索和工兵鍬,率先向山上爬去。

“我們還沒到達指定‘窩點’。”有人提醒蔣曉龍。

“俗話說,狡兔三窟。更何況,咱們是藍狐。多三兩個窩點,又有何妨!”蔣曉龍說著,手腳並用,爬至洞口,固定繩索,把隊員拉入山洞。

第一夜,蔣曉龍守在洞口,挨至天色將明,合眼小寐。

曙光微露,驟雨初歇,山道上傳來腳步聲。蔣曉龍心知,“紅軍”偵察分隊摸上來了。

“听我命令,殺!”蔣曉龍一聲令下,手雷滾滾而下。瞬間,紅煙繚繞。

“紅軍”偵察分隊無一幸存,恨得直嚷嚷︰“等我們主力軍趕到,讓你們插翅難逃!”

“鬧了這麼大動靜,此處已不宜躲藏,抓緊時間轉移吧?”隊員建議。

“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蔣曉龍帶領隊員返回山路,在追擊的必經之路上埋好爆炸物。這一天,“紅軍”再折人馬。

入夜,蔣曉龍率隊趕至指定區域,找到位于山坳的廢棄民房。

“總算能進屋避避這刺骨的山風了。”一名隊員剛要朝民房奔去,被蔣曉龍一把拽住。

“不許進屋,分組上山。”蔣曉龍將人員分為兩組,分別據守在兩側山坡的制高點。

槍聲、爆炸聲、吶喊聲,聲聲穿透山區薄涼的空氣。

……

這一仗,足足纏斗三天兩夜才分勝負。

“‘紅軍’掏窩斬首了嗎?”事後許久,有人追問。蔣曉龍笑而不語。

“紅軍”常換,蔣曉龍常在。據知情者言,蔣曉龍身為“藍軍”,經歷大小近80次反恐實戰演習,從無敗績。

每逢蔣曉龍率隊,便可听到對手說︰“狐狸進宅院——來者不善。”

蔣曉龍從容笑答︰“不善來者。”

印象

敢于險中制勝

■劉恩勉

狐狸每臨險境,常顯狡詐,善險中取勝。“狐首”蔣曉龍以狡詐多變的實戰硬功,助力“紅軍”應萬變仍從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