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厚"老兵,為啥一上艇長指揮位置就像變了個人?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段江山 等責任編輯︰高千一
2018-03-23 03:01

士官艇長丁寶英看起來很憨厚,但只要一上艇長指揮位置,他就像變了個人。戰友們都覺得,他以艇長身份出現的時候,總是有點“霸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兒?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士官艇長丁寶英看起來很憨厚,但只要一上艇長指揮位置,他就像變了個人。戰友們都覺得,他以艇長身份出現的時候,總是有點“霸道”。 李木強

一級士官長丁寶英——

“霸道”艇長 憨厚“老哥”

■解放軍報記者 段江山 陳國全 特約記者 黃 亮

提起士官艇長丁寶英,教導員張宏林笑稱他“賊煩”。

在北海艦隊某基地的這個船艇中隊,只有丁寶英向教導員張宏林拍過桌子,而且還是當著其他艇長的面。

那次中隊黨委會上,作為單位黨委書記,教導員張宏林組織各艇長討論各船艇官兵立功受獎問題。最後,他建議將幾個嘉獎名額分給立功受獎較少的船艇,以示鼓勵。

丁寶英就是在這個時候拍的桌子。他站起來,掰著手指歷數各個船艇的戰士軍政素質和任務完成情況孰優孰劣︰“立功受獎本來就是要獎勵先進,怎麼能搞平衡?”

那一刻,張宏林有些下不來台。但他心里是服氣的︰“老丁也不是瞎胡鬧,雖然想問題的角度不同,但都是為中隊建設著想。這家伙大局意識也強,不管會議討論階段吵得如何凶,黨委決議一旦形成,他就絕對支持、堅決落實。”

采訪中,記者對話丁寶英。已是一級軍士長的他,雙手規規矩矩地放在兩個膝蓋上,敦實的身板坐得直挺,黝黑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因為臉型偏胖,他顯得很憨厚。

很難相信,就是這樣一名憨厚老兵,脾氣大到開黨委會時沖上級拍桌子。

丁寶英是海軍最早的士官艇長之一,早在士官艇長試點之前,他就已經是代理艇長。戰友們都稱他為“老哥”,新兵說他“像父親一樣和藹”。

霸 道

“只要我在艇長這個位置上,就必須對這艘艇負責到底”

“注意!前面有漁網!”丁寶英這一吼,把副艇長崔恆文嚇了一跳。他立馬調整航線,引導航海兵李帥駕船繞過漁網海域。

站在駕駛室內的艇長指揮位置上,跟平時的憨厚相比,丁寶英的表現簡直判若兩人。他眼光凌厲,決策快速果斷。

四級軍士長崔恆文告訴記者︰“別看我們和老丁共事這麼多年,工作中只要有一絲一毫偏差,他批評起人來那可真夠狠的。”

“別說戰友,只要他站在指揮位置,哪怕是領導來了他也沒工夫搭理。”教導員張宏林說,那次出海,一位上級領導來到駕駛室詢問情況,丁寶英愣是沒回應,專注于駕艇。

事後,他解釋,當時海況復雜,他絲毫不敢分心。

戰友們都說,丁寶英以艇長身份出現的時候,總是有點“霸道”。

丁寶英很耿直︰“作為艇長,我必須對崗位負責,對我的兵負責,對我的乘員負責。”

在他看來,專注和果敢是能夠勝任艇長的基本要素。他一再強調︰“只要我在艇長這個位置上,就必須對這艘艇負責到底。”

了解丁寶英的戰友都知道,他的“霸道”並不是不講理,而是憑借過硬的軍政素質建立了自信和權威。

一次交通艇返廠維護。試航時,他發現一個儀表盤顯示油壓快速下降,當即斷定是機艙故障,並采取緊急停車操作。

隨艇試航的工廠技術員還沒反應過來,丁寶英就帶著兩名戰士下到機艙,迅速查明了故障原因。如果他再晚一點采取緊急措施,艇上的設備就會燒壞,後果不堪設想。

機電班長王志新告訴記者,丁寶英不僅對船艇指揮爛熟于心,對船艇構造、各種裝備設施的操作和維護都“門兒清”。

從登陸艇艇長到交通艇艇長,20多年來,丁寶英幾乎全靠自學。如今,戰友們都不得不承認,整個中隊沒有誰比丁寶英更了解這艘交通艇了。

听說友鄰單位已開始組織士官船(副)長集訓,丁寶英充滿期待。

他希望往後的士官船長都能接受系統、專業的培訓,這樣就能少走不少彎路,在船艇長崗位上也能干得更加出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