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勇者撐起天空的人︰空降兵一級飛行員張羽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郭校責任編輯︰喬夢
2018-03-27 03:05

如果說跳傘是勇者的游戲,張羽就是那個為勇者撐起一片天空的人。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就為您講述空降兵某運輸航空兵旅飛行二大隊代理大隊長、空軍一級飛行員張羽的飛行故事。

一級飛行員張羽

沒有理由不勇敢

■郭校

“駕機上天,是我最舒服的狀態,我感覺自己屬于那里。”

新春伊始,鄂北山區天寒地凍,濃霧氣幾乎把整個太陽藏了起來。旅團新年首個飛行課目,是為投送空降合成營準備的多機型編隊。如利箭離弦,張羽駕機第一個刺向藍天。

身為空降兵某運輸航空兵旅飛行二大隊代理大隊長、空軍一級飛行員,他早就習慣了這樣一馬當先。

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屬于天空,是高三招飛體檢。

那年張羽18歲,正是愛玩愛鬧的年紀。“羽子,一起報名去體檢,可以逃過下節課!”“好!”提起當年報名招飛的緣由,張羽忍不住哈哈大笑︰“沒想到會過,更沒想到會真的成為飛行員,逃課只是臨時興起,卻讓我遇到了願意終生為伴的飛行。”

招飛體檢最難的環節,莫過于坐轉椅。看著同學們一個個生龍活虎上去,吐得稀里嘩啦下來,張羽覺得莫名其妙又隱隱有些期待。

終于輪到他了,90秒天旋地轉過後,張羽緩緩走下轉椅,腳著地一剎那的不適轉瞬即逝,他穩穩地站在了考官面前,表情鎮定,面色如常。

“好苗子!”張羽回憶,這是現場考官給他的評價。听聞殲擊機做空中動作時,機艙壓力和眩暈程度遠勝轉椅,不少勉強過關的同學面露懼色。張羽卻躍躍欲試,仿佛生來無懼。

張羽萬萬沒想到,體檢竟然還有游戲環節。2003年,招飛體檢飛行游戲的顯示器音響噪耳、像素很低,但這並不影響張羽沉浸其中。

模擬飛行器在迎面而來的障礙物中左閃右躲,仿佛真的有一架戰機置身槍林彈雨,同炮火猛烈的敵機斗智斗勇。反應極快的張羽似是天生勇者,在這個環節打出了最高分。

“飛行員是個高危職業,是距死亡最近的軍人,你想清楚了嗎?”體檢末了政審,主審軍官問他。

“當然!”少年張羽回答得斬釘截鐵,似乎還帶著一絲慍怒。

高考放榜,張羽文化課考出了514分的高分,順利進入原長春飛行學院。但即便是天生勇者,天空給張羽的考驗也才剛剛開始。

入院第一年,準飛行員們接受的第一個高空課目不是飛行,而是傘降。回想起第一次踏浪雲端,張羽腦子里全是美景。“在天上俯瞰大地就像調色盤色彩斑斕,天際線跟玻璃球的弧面一樣透明、清亮。”可在當年,18歲的張羽跟戰友們一樣,對天空既向往又恐懼。首跳前夜,張羽到操場痛痛快快跑了個五公里,末了仰天長嘯︰“藍天,我來了!”

除了傘降,張羽和戰友們還需要經歷比普通戰士更嚴格的體能訓練、野外生存訓練、長距離拉練。聞之腿抖的“三六九”(3公里、6公里、9公里),刺激又驚悚的墳場夜宿,血腥且考驗技術的荒野求生……這些往事,今天的張羽都能付諸笑談。“對于挑戰過天空的人來說,這些都不算什麼。”

剛入新訓營那會兒,小個子張羽底子薄,體能成績總拉班級後腿,常常被“三六九”折磨得死去活來。

“那會兒想不了那麼多,就憋著一股勁兒,跳傘我要跳第一波,體能我也要沖在第一個。地面不過關,怎麼上天?”張羽硬是強迫自己每天多吃一個饅頭,多跑一公里,多做一組俯臥撐……新訓結束,他的體能成績已經穩居前排。

在飛院有句口號︰“首戰用我,用我必勝”。開訓沒多久,學院就開始給新學員們講授中國空軍的輝煌戰史。培養飛行員的軍事院校里,這樣的教育往往不只是戰斗精神的宣講,更多的是觸摸血與火交織的戰爭記憶。“‘海空衛士’王偉的戰斗故事,我們听得熱血沸騰。”還有劉玉堤、王海、張積慧、孫生祿、趙寶桐……

這些戰斗英雄的輝煌航跡背後,是“首戰用我”的生死抉擇,是“用我必勝”的重擔千鈞。張羽說︰“中國在空天防衛上的差距,需要我們這代人去彌補,我沒有理由不勇敢。”

“心懷不懼,方能行遠。” 從事飛行事業10年,張羽兩次榮立三等功。如今,他在現單位是出了名的膽大心細,低空突防,飛得最低的是他;檢查飛機,脾氣最大的也是他。

“愛人常說‘離地三分險’,我總覺得擁抱藍天是舒適且光榮的姿態。”說這話時,張羽又露出了他標志性的大門牙。

印象

狹路相逢勇者勝

■教導員 譚旭

張羽常說︰“飛有什麼好怕的,飛不好才可怕!”在我們空降兵單位飛行,系于飛行員一身的除了機組成員,還有機艙里的傘兵,飛不好,首先對不起的是刀尖上跳舞的他們。如果說跳傘是勇者的游戲,張羽就是那個為勇者撐起一片天空的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