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驄∣戰機殲-10首飛這一天,成了他的“生日”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天南 楊元超責任編輯︰高千一
2018-03-30 06:58

2018年2月9日,我國自主研制的新一代隱身戰機殲-20,開始列裝空軍作戰部隊,擔負起守衛祖國空天的莊嚴使命。兩年前的3月22日,距離殲-10戰機18歲的生日還有一天,宋文驄走完了86年的人生旅程。斯人已逝,海棠依舊。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紀念文章——

驄馬朝天疾

——記“殲-10之父”宋文驄院士

■解放軍報記者 張天南 通訊員 楊元超

2018年2月9日,我國自主研制的新一代隱身戰機殲-20,開始列裝空軍作戰部隊,擔負起守衛祖國空天的莊嚴使命。

看著寫字台前與恩師宋文驄的合影,殲-20總設計師楊偉思緒萬千,如果沒有殲-10總設計師宋文驄等一批航空人的矢志不渝、砥礪前行,就沒有今天殲-20的叱 藍天。

兩年前的3月22日,距離殲-10戰機18歲的生日還有一天,宋文驄走完了86年的人生旅程。

生前,有人問他有什麼遺憾時,他緩緩地說︰“人的壽命太短,時間太少,如果能活到100歲、200歲,那我還能多為國家研制幾架飛機。”

斯人已逝,海棠依舊。

勝利日大閱兵,國人難忘的記憶。

碧空如洗的天安門上空,8架殲-10戰機在空中劃出壯美的航跡,誰不因此心潮澎湃?

此情此景,不禁讓人回望崢嶸歲月。1998年3月23日,我國首款自主研制的第三代戰機殲-10首飛成功,這一天,也成為了殲-10總設計師宋文驄的“生日”。

鮮為人知的是,在殲-10尚未列裝部隊時,一篇題為《一種小展弦比高升力飛機的氣動布局研究》的論文就已橫空出世,描述了對我國新一代戰機的設想,並提出了一種“未來戰斗機”的設計方案。該文的第一作者,就是中國工程院院士、航空工業集團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簡稱航空工業成都所)首席專家宋文驄。

殲-10研制成功,是我國航空史上技術跨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標志著我國自主研制先進戰機躋身世界航空先進行列。

在其研制過程中,還催生了我國第一個航空電子系統研究室、第一個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數字式電傳飛控系統鐵鳥試驗台、第一個高度綜合化航電武器系統動態模擬綜合試驗台等航空科研設計方面的多個第一。

更讓人欣喜的是,隨著殲-10的升級改造,一支敢于創新、勇于突破、追求卓越的優秀科研人才隊伍蓬勃發展,為我國新一代戰機的研制奠定了堅實基礎。

“擔當起興亡的責任,莫負了國家的期望”

驄,名馬中的碧驄駒。

宋文驄,屬馬。其名字中的“驄”字,不是機緣巧合,倒像是冥冥之中一種馳騁疆場的召喚。

2009年的一天,宋文驄回到了闊別63載的母校大理一中。

陪同的航空工業成都所所長助理張杰偉問他︰“有首上世紀40年代的校歌,您還記得是怎麼唱的嗎?”他大概想了兩三秒鐘就唱了出來,有兩句唱得格外有力︰“擔當起興亡的責任,莫負了國家的期望。”

1930年3月,宋文驄出生在雲南。他的童年是在防空警報和戰火硝煙中度過的,印象最深的是日軍戰機對昆明的連續轟炸。“我們一定要有很好的飛機。”夢想如同種子在他心底萌發。

在抗美援朝的戰場上,宋文驄成為一名空軍機械師。回國後第二年,他考入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開始了飛機設計生涯。

當時,中國航空工業還在蹣跚學步。有一幕場景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他說︰“一位外國專家發言時掏出一個小本子,我們一位同志無意地湊過頭去,結果這位專家睨了他一眼,會後小題大做地提出了抗議。”

這件事讓他明白,跟在別人後面走,永遠要仰人鼻息過日子,要走出一條獨立自主研制飛機的道路。不久後,宋文驄帶領團隊成員進行前沿技術研究,大膽提出了一種新的飛機改型方案。

1964年,中央軍委下達研制新機的任務。在戰機改型會議上,面對2.2馬赫和2萬米升限的“雙二”指標,參會者一籌莫展。

宋文驄的飛機改型方案終于有了亮相機會。他連夜趕制了一個木頭做的雙發動機戰機模型,航空工業成都所原副總設計師謝品回憶︰“連漆都來不及刷,他拎著就進去了。”

宋文驄從美蘇戰機的發展和現狀講起,再講到我國新機應遵循的設計原則和理念,“原本亂糟糟的會場安靜了下來”,這個模型也成為後來“空中美男子”殲-8戰機的雛形。

驄馬朝天疾,台烏向日飛。“他是飛機總設計師中少數上過戰場的人,總想著要將戰術要求和飛機設計結合,總想著研制新飛機,讓中國航空工業快速向前走。”在航空工業成都所原所長成志明的印象中,宋文驄是一位幽默的專家,性格開朗點子多,常被同事們戲稱“宋老鬼”。

他牽頭成立了戰術性能和工程發展組,專門討論飛機使用分析等問題,還自己聯系其他科研單位和空軍部隊推動超視距作戰的研究,在地面進行攔射武器系統的動態模擬試驗,也為後面殲-10戰機的研制埋下了伏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