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長征說戰機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念紅文 卜海深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6-08-30 02:27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戰機對于作戰的勝負至關重要。尤其在已經進入“秒殺”階段的現代戰場,更是如此。而長征在孕育了偉大的長征精神,留下一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貴精神財富的同時,也以其血與火的斗爭為現代作戰提供著有益啟示。紅軍千回百折,聲東擊西,大範圍地迂回,高度機動靈活,穿插于敵人重兵之間,在運動中尋找有利戰機有效殲敵,更是值得研究。

紅軍長征是把握戰機制勝的經典之作

戰機是作戰的時機和機會。在古今中外的戰場上,作戰雙方無不強調“識別並抓住戰機則生,反之則亡。”長征期間,國共雙方擺兵布陣,共進行了大大小小的戰役戰斗千余次。紅軍指戰員英勇拼搏,演繹了戰爭史上的壯麗奇觀。長征的戰役戰斗,創造了紅軍靈活機動、以弱勝強的光輝範例,顯示了運籌帷幄巧用戰機的精深智謀。

中央紅軍在長征初期確定的北進川西北地區創建新根據地基本戰略指導下,從長征開始到搶渡金沙江,作戰方向變更達十余次,在敵變我變的過程中,成功隱蔽了作戰意圖,進而創造有利戰機和地點消滅敵人,避免在不利的條件下,同敵人進行沒有把握的戰斗。中央紅軍每次變更作戰方向,敵則需重擺陣勢,待其部署就緒,紅軍早已轉移。機動中的紅軍忽東忽西,把敵人置于判斷錯誤、舉止失當的困境,最終在敵優我劣、兵力對比懸殊的背景下,化被動為主動,把幾十萬圍追之敵甩在後面,使敵人圍殲中央紅軍的計劃遭到徹底破產。

四渡赤水之戰,三萬余人的中央紅軍面臨著40萬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處于戰略上的劣勢。紅軍充分利用國民黨軍隊間的矛盾和失誤,發揮高度機動靈活的長處,大踏步前進,大踏步後退。為了防御而進攻,為了前進而後退,為了向正面而向側面,為了走直路而走彎路,穿插于敵人重兵包圍之間。時而聲東擊西,調動敵人,時而將計就計,拖住敵人,然後看準時機,乘敵混亂之際,突然甩掉敵人。敵人找我打時,找不到,打不著;我打敵人時,抓得住,吃得掉,弄得敵人暈頭轉向,處處挨打,精疲力竭。從而使紅軍不僅取得了遵義戰役殲敵兩個師又八個團的勝利,而且打破了敵人殲滅我軍的美夢,徹底扭轉了被動挨打的局面。

紅軍長征在軍事上由被動變主動,說明作戰指導的關鍵在于審時度勢,洞察全局,因勢利導,善于從優勢敵人手中奪取主動權。紅軍在戰略上處于內線遭敵合圍態勢,為擺脫敵人而集中優勢兵力,通過調動敵人創造有利戰機,實現戰役戰斗外線的速決進攻戰,將敵對紅軍戰略上的分進合擊,變成紅軍對敵軍戰役戰斗上的分進合擊,使全局上處于優勢的敵軍變成局部上的劣勢。同時,在作戰對象的選擇上打其弱者,孤立強敵,力求速決。在作戰原則上,靈活運用“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既不同敵人戀戰,也不為敵人所抑留,能吃掉敵人一股或一路就迅速吃掉,不能吃掉敵人則迅速轉移兵力,另尋戰機,成功掌握了主動權。

情報工作對于把握戰機至關重要

敵情是作戰指揮決策的客觀依據。情報工作對于紅軍在敵人重重圍困中反敗為勝,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湘江之戰後,國民黨軍隊重新調整部署,企圖圍殲紅軍于北出湘西的路上。紅軍應繼續向西前進與紅二、六軍團會合還是另找出路?危急時刻,從紅四方面軍傳來重要情報表明,在去同紅二、六軍團會師的途中,國民黨軍隊已經埋伏重兵。同時,軍委二局破譯的敵人電報也證明了這一點。由此,毛澤東力主放棄原定的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計劃,改向國民黨統治力量薄弱的貴州前進。黎平會議接受了這一正確主張,決定中央紅軍向以遵義為中心的川黔邊地區前進,從而使紅軍避免了覆滅的危險。

遵義會議後,紅軍重新獲得生機和活力,但當時的形勢仍然嚴峻。國民黨以幾十萬兵力分路向遵義地區進逼,企圖圍殲中央紅軍于川黔邊境。此時,紅軍情報人員在敵往來電文中發現︰敵軍對紅軍的合圍尚有一個不大的口子未合攏,外圍空虛。紅軍領導據此決策,立即利用這一難得機遇從包圍圈的空當中殺出,擺脫當面敵軍,脫離絕地。

情報工作,是紅軍長征得以勝利,善于把握戰機的關鍵要素。在長征勝利80年來的今天,世界軍事革命風起雲涌,戰場透明度比過去大為提高,現代偵察預警能力對決定戰爭勝負至為關鍵。借鑒長征經驗,必須著眼實施全維機動作戰,突出解決及時、準確掌握敵情問題。必須立足現有裝備和手段,綜合多種偵察力量,多種渠道全面、及時、準確掌握敵人的各種信息,真正做到知敵在先,知變在前,確保當戰之際不失時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