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田全軍政工會兩周年 軍報推出解辛平文章︰挽住雲河洗天青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解辛平責任編輯︰菅琳
2016-11-01 03:24

挽住雲河洗天青

——寫在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召開兩周年之際

■解辛平

歷史的長河,波濤洶涌,大浪淘沙,天地間雄渾浩蕩的偉力,推動著充滿偶然而又歸于必然的時代進程。

2014年10月30日,閩山閩水被秋風染醉、秋雨洗淨。曾漢輝站在古田會議舊址的素牆黛瓦前,看前來參加全軍政治工作會議的數百名將領在這里漫步沉思。工作了這麼多年,這位古田會議紀念館館長還從來沒有一下子見過這麼多閃閃將星。他和鄉親們有著同樣的感慨︰回來了,回來了,習主席帶著咱們的隊伍回來了!

2015年11月26日,北京瑞雪初霽,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閉幕。站在長安街眺望遠山,極目千頃澄碧,一年前古田的“集結號聲”猶在耳畔,今天改革強軍的“沖鋒號角”已響徹連營。親歷了時隔一年的兩次“戰略集合”,將領們和麾下的指戰員激情涌動︰開始了,開始了,習主席帶領我們的新長征開始了!

2016年10月10日,一場冷峻寒流過後,秋日暖陽灑落金甌一片。全軍各大單位和軍委機關各部門黨委書記齊聚一堂,專題研究部署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深入推進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這條新聞在互聯網上引發網友強烈共鳴︰太好了,太好了,習主席挽救的軍隊浴火重生了!

短短兩年間,重整行裝再出發,“挽住雲河洗天青”,讓人們看到了“帶著電閃雷鳴的變化”“如朝陽噴薄般的希望”。

網友眼中的“挽救”,道破了兩年來的世道人心、軍心民意。

從古田再出發的“挽救”,可以上溯到我黨我軍苦難輝煌的歷史深處。

兩年前,習主席親自決策在古田召開全軍政治工作會議,親率與會同志重溫歷史、追根溯源︰“古田是我們黨確立思想建黨、政治建軍原則的地方,是我軍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軍隊定型的地方。”

確立,奠基,定型——為什麼這個閩西小鎮具有如此崇高的歷史地位?

上個世紀二十年代,中國苦難。一個紅色政黨從南湖啟航,一支起義部隊從南昌出發。但是,時代給了她怎樣的命運?

大革命失敗的沉重陰霾,起義烽火熄滅的危險,軍閥重開戰的民族苦難,紅旗究竟還能打多久的深深困惑……在這個年代的最後一年,年僅8歲的中國共產黨和年僅兩歲的紅色軍隊,走到了生死存亡的歷史關頭。

歷史迎來轉機。轉機出現在古田。

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毛澤東、朱德、陳毅等共產黨和紅軍的締造者們,在古田領導召開了紅四軍第九次黨代表大會,史稱“古田會議”。

古老祠堂廊檐下,一群衣衫襤褸但傲骨凜凜的人圍著一堆篝火,激烈辯論著一個政黨和一支軍隊的關系、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篝火跳蕩,飛雪遇火而融。從古田走出的紅色鐵流,確立了“思想建黨、政治建軍”的原則、“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軍魂,明確了“中國的紅軍是一個執行革命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的性質和宗旨。古田,成為我軍全新定型和自我重塑的“里程碑”,聳立起區別于其他一切古今中外軍隊的“分水嶺”,奏響了20年後新中國誕生的序曲。

那時古田,人們常見一盞馬燈在兵營村落間穿梭。提馬燈的人,是奔波調研的毛澤東。之後的歷史告訴我們,對中國革命認識的逐步成熟,對黨指揮槍思想的理論飛躍,對領導武裝力量去奪取勝利的歷史自覺,像一縷曙光,最先映現在這盞馬燈上。走出古田的黨和軍隊,擁有了煥然一新的政治品格和前所未有的思想深度。

思想建黨,政治建軍!一個政黨在追尋真理中突破了歷史局限、階級局限,為政黨領導武裝、建設軍隊、駕馭戰爭開創了一個全新境界。

這就是古田——古往今又來,滄海變桑田。這個小鎮在風雨洗禮中磨淬升華,成為出發的地標、時空的坐標、前行的路標,歷久而彌新。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迎來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機遇期,也開始了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從古田出發的隊伍,再次走到一個風起雲涌的歷史關頭。

出發了這麼久,環境發生了巨變。走了這麼遠,是不是忘記了為什麼出發?

——從血火烽煙遠去到“政治轉基因”硝煙襲來,靈魂的純度面臨挑戰︰有的“堅定政治信念、站穩政治立場”喊得震天響,在意識形態領域斗爭中卻迷失了方向;有的“堅持黨的領導、堅決听黨指揮”喊得震天響,落實決策指示卻打了折扣、搞了變通、打了擦邊球;有的“嚴明政治紀律、嚴守政治規矩”喊得震天響,暗地里卻形成了“貪腐生物鏈”“人身依附鏈”,搞起了小山頭、小團伙。

“鑄魂”與“蛀魂”的天平一旦傾斜,便是理想信念、精神意志的風銷骨蝕,便深藏著能否“向黨看齊、對黨忠誠”的隱憂。

——從戰爭洗禮到承平日久,軍隊“戰斗力標準”一度出現異化之勢,讓人產生能不能打勝仗的急迫追問︰面對新軍事革命浪潮奔涌而來,面對軍事斗爭準備任務艱巨繁重,有沒有“打贏明天的戰爭”掛在嘴邊,準備的卻是“昨天的戰爭”,歷史機遇被付諸東流?有沒有拍著胸脯喊“首戰用我、用我必勝”,搞的卻是“危不施訓、險不練兵”,唱“堂會”、演“折子戲”?有沒有天天唱著“為了勝利我要勇敢前進”,心里卻想著“仗打不起來、輪不上我”,用不準備打仗的思想準備打仗?

如果“腦子里沒了任務、眼楮里沒了敵人、肩膀上沒了責任、胸膛里沒了激情”,一支軍隊就可能從壯懷激烈的“烽火台”,走向喪師辱國的“審判台”。

——從戰鼓催人到暖風醉人,全新考驗撲面而來,一段時間,部隊政治生態霧霾迷漫,精神懈怠、消極腐敗的危險觸目驚心︰“管靈魂的出賣靈魂,管反腐的帶頭腐敗,管干部的帶頭賣官蠰爵,講艱苦奮斗的帶頭貪圖享樂”;厭聞演兵硝煙,慣听聲色犬馬,“點菜的”呼風喚雨,“點兵的”飲冰茹檗。

假如你在舞榭歌台荒嬉,那麼敵人正在望遠鏡中竊喜,“刀槍入庫、馬放南山”的懸崖下,必是“死于安樂”的深淵。

這絕非危言聳听!打不好政治仗,就打不好軍事仗;軍事不過硬一打就垮,政治不過硬不打自垮。理想信念的沉淪、黨性原則的喪失、法規紀律的缺位、道德底線的失守,必然“給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造成極大危害,給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和軍委主席負責制造成極大危害,給軍隊選人用人造成極大危害,給全軍團結統一造成極大危害,給部隊政治生態造成極大危害”。

兩年前的秋天,習主席在古田深刻指出︰“必須正視軍隊建設特別是思想政治建設方面存在的突出問題……認真研究怎麼認識、怎麼解決這些問題,回應全軍上下的關切,把我軍政治工作的優良傳統恢復和發揚起來,把軍隊各項建設和工作更好推向前進。”

大考驗需要大擔當,大擔當需要大情懷,“我們再次來到這里,目的是尋根溯源,深入思考當初是從哪里出發的、為什麼出發的”。

國歌中有一句歌詞︰“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這是永恆的警醒。

“天欲墮,賴以拄其間。”這是時代的呼喚。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