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推進軍改,外軍都走過哪些“彎路”?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言斌 劉孝良責任編輯︰李晨
2017-04-20 03:09

縱覽世界軍事變革,美俄等世界主要國家著眼建立聯合作戰指揮體系,進行了長時間的探索,既有寶貴的經驗,也有引人深思的教訓。相較成功經驗,其失敗教訓更應汲取。正如毛澤東所指出的︰“過失和錯誤,使我們聰明起來。”

當前,我軍改革進入深水區、攻堅期,面臨的都是聯合作戰指揮體系運行的難點問題和具體環節。剖析他國軍改,從中汲取失敗教訓,有助于規避深水區“陷阱”,防止重走彎路,對深度推動改革強軍、加速跨代轉型、實現體系升級具有重要意義。請看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推進軍改,外軍走過哪些“彎路”

■李言斌 劉孝良

(一)

推進軍改是一項系統工程,必須充分論證,謹慎實施。如果缺乏系統籌劃、科學論證,僅憑一腔熱血、盲目沖動,不但會造成人力物力資源的極大浪費,而且會延誤改革進程,甚至錯失改革機遇。

縱觀俄羅斯20余年改革歷程,其堅定決心令人贊嘆,其試錯前行也令人扼腕。比如其準尉軍官崗位簡單存廢引發的專業人員的嚴重短缺等問題。再如,職業化反復。俄曾決定在2010年前完成由義務兵役制向合同兵役制的轉變。試點發現,其經濟能力無法支撐供養全職業化軍隊。改革中又不得不實施了以合同兵役制為基礎的合同兵役制與義務兵役制混合的兵役制度。實施中,又因待遇過低、吸引力不足,出現了大多數合同兵素質低下問題。俄軍一度暫停招收合同制軍人,直到2012年工資待遇提升後,再度恢復了合同制士兵征收。

俄軍進退反復的教訓告訴人們,“破什麼”“怎麼破”必須立足世情、國情、軍情科學論證,拿出周全實施方案,否則就容易跌入“翻燒餅”的誤區。

(二)

推進軍改是一場體制革命,必然涉及職能調整、權力分配,不可避免地觸動原有利益格局,這是任何國家軍隊改革都無法繞過的門檻。如果囿于固有利益,改革就會困境重重、遲滯走樣。美軍聯合作戰指揮體系改革引領軍改潮流,歷來為世人所稱道,殊不知在其改革之初也同樣遭遇了軍種利益的強烈阻撓。

早在1947年,美軍就設立參謀長聯席會議、組建獨立空軍,掀起了戰略層面聯合作戰指揮改革。然而,這些改革舉措遭到海軍強烈反對,許多海軍高級將領公開反對改革並且多有過激言論,史稱“海軍上將造反”。1958年,美又出台《國防部改組法》,從法律上把軍種排除于作戰指揮鏈,建立了國家指揮當局對作戰司令部的直接指揮關系。但實際上,軍種仍然通過晉升考核等行政權,繼續掌控作戰司令部下屬軍種組成部隊,干預聯合參謀部工作。時任海軍作戰部長阿利•伯克曾直言,“當地的指揮官沒有任何權力,他們凡事都要經過我們(各軍種參謀長)的同意才能采取行動……”直到1986年《戈德華特-尼科爾斯國防部改組法》的通過,這一現象才得以解決,時間已經過去28年,軍種利益之堅可見一斑。

美軍漫長的改革歷程說明,推進軍改必須以壯士斷腕、自我革命的勇氣,打碎堅硬的壁壘,沖破利益的藩籬,才能穿越改革強軍深水區,有效規避“利益壁”的誤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