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辯證理解、準確把握信息化戰爭的特征?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素敏責任編輯︰李晨
2017-04-20 02:21

辯證看待信息化戰爭的特征

■張素敏

信息化戰爭,既是戰爭能量集中在有限交戰空間精確釋放的局部戰爭,又是戰爭布勢遍及陸海空天電網全維空間並日益向新興空間拓展的新型戰爭,既有目的、規模、手段有限等局部戰爭的特征,又超出以往局部戰爭表現出許多並非“局部”的特點。對此,在進行軍事斗爭準備的過程中要辯證理解、準確把握。

信息化戰爭是戰爭能量在有限空間精確釋放的新型戰爭

在政治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深入發展的當今時代,和平、發展、合作、共贏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人類社會正在日益形成興衰相伴、安危與共的命運共同體。維護和平的力量上升,制約戰爭的因素增多,戰爭目的越來越受到有限政治目的的限制,機械化戰爭時代那種以徹底摧毀和消滅敵方為目標的“無限戰爭”或“絕對戰爭”正漸行漸遠,局限在一定地域範圍內進行的有限戰爭將成為戰爭常態。法律、道德、倫理對戰爭的約束增強,“區分原則”已成為國際社會公認的戰爭準則,即使在有限的交戰地域內也要盡可能避免對非武裝平民和民用設施的傷害,在戰爭手段的使用上已不能隨心所欲更不能無所不用其極。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再沒有使用核武器的記錄,生化武器等具有大規模殺傷作用的武器已遭到國際社會的共同抵制。

與此同時,發源于20世紀60年代的世界軍事變革為聚焦戰爭能量、縮小交戰空間提供了物質基礎。1972年,美軍僅用15枚激光制導炸彈就炸毀了此前出動700架次飛機、投擲1.25萬噸常規炸彈也未能摧毀的越南清化大橋,精確戰時代由此開始。海灣戰爭中,美軍連續發射兩枚斯拉姆導彈,第一枚在水電站牆壁炸開一個洞,第二枚導彈從洞開之處進入水電站內部,成功將發電站摧毀,其命中精度之高、附帶損傷之小令世人震驚。在伊拉克戰爭中,美軍使用精確制導彈藥的比例已從海灣戰爭時的8%提高到68%,在交戰空間大為縮小的同時,極大提高了作戰效能。今後,隨著武器裝備的智能化、精確化程度不斷提升,戰爭的附帶破壞將會進一步減小,機械化戰爭時代頻繁出現的大規模地毯式轟炸終將退出歷史舞台,精銳力量精選手段實施精確作戰將成為未來戰爭常態,信息化戰爭將成為戰爭能量聚焦在有限空間並精確釋放的新型戰爭。

信息化戰爭相關作戰空間之廣闊前所未有並將繼續拓展

與戰爭能量聚焦在有限空間集中釋放相反,信息化戰爭相關作戰空間之深遠廣闊遠遠超過歷史上的任何戰爭。從1957年首顆衛星上天到航天衛星在軍事領域的廣泛應用,從1982年電子戰在貝卡谷空戰中大顯身手,到此後歷次戰爭中交戰雙方在電磁領域的激烈對抗,從1969年阿帕網投入運行到1999年網絡戰在科索沃戰爭中真正打響,信息化戰爭相關作戰空間早已突破陸海空限制拓展到了太空、電磁、網絡等廣闊的新空間。從這個意義上說,信息化戰爭並不“局部”。比如,美軍擊斃本•拉登表面上看是一場僅由兩架“黑鷹”直升機、24名“海豹”突擊隊員實施的戰術突擊行動,其背後卻是由一架擔負實時傳輸和監听的隱身無人偵察機、多架擔負空中待戰掩護任務的F/A-18戰斗機、一支擔負戰略支援的航母編隊、若干顆偵察和通信衛星、兩個中亞基地和5個指揮中心以及近萬名各類支援保障人員組成的龐大系統為這一行動提供保障,其相關作戰空間之廣闊超過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

事實上,信息化戰爭能量的聚焦、戰場的縮小正是以相關作戰空間前所未有的擴大為前提的。比如,在信息化戰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的精確制導武器,就是以基于陸海空天電網多維空間構建的信息系統為支撐,離開多維信息系統的保障其命中精度和作戰效能將大打折扣。今後,隨著軍事技術的突飛猛進,信息化戰爭相關作戰空間還將繼續向更大縱深、更多維度、更廣空間拓展,呈現出多維一體、融合互動、無限拓展的發展趨勢。比如,臨近空間已成為各方爭奪空天制權的重要領域,太空已成為各方戰略競爭新的制高點,美俄兩軍早已著手準備“全球快速打擊”和“戰略性空天戰役”,天地支援作戰、天際對抗、天地對抗已初現端倪,天戰場將成為信息化戰爭的主導性戰場,空天戰略打擊等新型作戰樣式將繼續改變信息化戰爭的面貌。

全維造勢、聯合制勝是打贏未來信息化戰爭的必然要求

信息化戰爭能量釋放空間之有限、相關作戰空間之廣闊,要求戰爭主體能夠在廣闊的空間範圍內構建作戰要素無縫鏈接、作戰單元自主協同、作戰力量整體聯動的一體化聯合作戰體系,在決定性的時間把分散在各個空間維度的戰爭能量有效聚焦到有限交戰空間上。因此,在信息化戰爭中,全維造勢、異域協同是作戰力量運用的鮮明特點,多維空間融合、諸軍兵種一體的聯合作戰是作戰行動的典型樣式,“平台作戰、體系支撐,戰術行動、戰略保障”是戰役戰斗的基本要求,在防區外對全縱深目標實施精確打擊成為重要的作戰方式。比如,伊拉克戰爭的戰場範圍雖然主要局限在40多萬平方公里的伊拉克本土境內,但分散部署在波斯灣、阿曼灣、紅海、地中海等幾十倍伊拉克國土面積上的美英聯軍通過各種方式參與了一體化聯合作戰行動,美軍駐扎在印度洋迪戈加西亞基地的第40空中遠征聯隊和遠在美國本土的戰略轟炸機部隊也都直接參與了戰爭。

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做好打贏信息化戰爭的軍事斗爭準備,一要拓展戰略視野,更新戰略思維,樹立全維一體、虛實結合的作戰空間觀念,加強新型作戰力量建設,積極拓展新興作戰空間,在全維空間的深遠經略中構築有利于遏制戰爭、打贏戰爭的有利態勢;二要注重深遠經略,外推戰略前沿,構建全局統籌、分區負責,相互策應、互為一體的戰略布勢,在統籌各方向各領域軍事斗爭準備的過程中保持戰略全局的穩定平衡;三要貫徹聯合制勝、精打要害的原則,構建適應信息化時代聯合作戰需要的現代軍事力量體系,提高全域作戰、立體作戰、信息作戰、精確作戰、多能作戰、持續作戰能力,在主要戰略方向、關鍵體系節點形成決戰決勝的力量優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