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打造成誘惑腐敗的"絕緣體" 你只需這幾步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大昊 楊元慶責任編輯︰李晨
2017-04-24 03:24

為一念之欲“畫個圈”

■陳大昊 楊元慶

《西游記》里有這樣一個情景︰孫悟空去化齋前,用金箍棒在地上畫出一個圈,讓唐僧等人待在里面,並千叮萬囑︰只在圈中間穩坐,包你無恙;但若出了圈兒,定遭毒手。孫悟空畫的這個圈,“強似那銅牆鐵壁,憑他什麼狼蟲虎豹、妖魔鬼怪,俱莫敢近”。

雖然只是小說,個中卻有深意。現實中的“狼蟲虎豹、妖魔鬼怪”,實則比小說中的迷惑性更強、危險性更高。《起信論》里談及“八風”,即“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如何擋住“八風”、抵制誘惑,以免陷入泥潭、無法自拔?不妨為一念之欲“畫個圈”。

北魏時,太後恩賜朝廷百官絹帛,允許官員們自己去取,不限數量。朝廷百官個個使盡全力,扛著絹帛回家,而侍中崔光只拿了兩匹絹。太後問他為何如此,他說︰臣有兩手,只拿兩匹絹就夠了。崔光為欲念“畫圈”,可謂之“束手法”。

當年包拯考中進士,很多豪門貴族爭相宴請這批新科進士,唯獨包拯不肯前往。其他人很不理解,他說︰“成為新科進士意味著今後要做官理政,如果我們吃了人家的飯,將來處理公事,很難做到一碗水端平的。”包拯為欲念“畫圈”,可謂之“絕食法”。

古希臘神話中,墨西拿海峽盤踞著女妖塞壬,經過的航船常被她誘人的歌聲魅惑,以致船毀人亡。特洛伊戰爭的英雄奧德修斯率領船隊經過此地時,偏不信邪,但又怕自控不住,于是命令水手用蠟封住耳朵,並拿繩索將自己綁在桅桿上,方才安然渡過。奧德修斯為欲念“畫圈”,可謂之“封耳法”“綁身法”。

“畫個圈”,通過“拒賄賂贓錢”時“心硬”、“浸潤之譖”時“耳硬”等方法,對利欲誘惑進行“物理隔離”,把自己打造成誘惑腐敗的“絕緣體”,見效明顯。不少人正是因為看到了誘惑的“真容”,嘗到了誘惑的“甜頭”,欲望便如洪水般涌上心頭,進而手伸長了一點,腳多邁了一步,嘴貪吃了一口,患上了“手足口病”,引發腐敗,“不遏自溺”。結局便如那唐僧師徒三人,出了“圈”便出禍。

唐代張固在《幽閑鼓吹》中記載,當時有個叫張廷賞的人,準備審理一個大案,有人留下帖子“錢十萬貫,乞不問此獄”,張廷賞見後,便不再問此案。弟子詢問原因,他說,“錢十萬,可通神矣,無不可回之事”。為了十萬貫而走出那個“圈”,難免一條道走到黑,“不可回”矣。

《閱微草堂筆記》里有位浙僧,自揣道力足以勝魔。一個窺戶的艷女誘惑他︰“請容我一近,如果大師能做到真空不染,那麼你的修行就能成功了。”浙僧坦然許之。不料,偎依撫摩,竟毀戒體。因為太自信而走出那個“圈”,于是前功盡棄。

拒絕誘惑的過程,是理智與欲望博弈的過程。不能自律者,大多為利欲燻心者,遇到誘惑便喪失“免疫力”,淪為貪欲的俘虜;或為意志薄弱者,擋得住小惠,卻拒不了大利;或為眼高手低者,自詡“眼里識得破,肚里忍得過”,但在誘惑的不斷沖擊下,“一念之欲不能制”,便“踏進地獄之門”。

當然,也有很多自律較強的人,他們並非對誘惑不動心,而是在誘惑前能正心。明代泰和典史曹鼐為了遏制對女犯美色的沖動,整整一夜不停地在紙上寫“曹鼐不可”;揚州知府王恕為了平息心中謝絕饋贈的懊悔,反復大呼“王恕,王恕,你怎能起這種念頭”,直至天明;宋代成都知府趙忭為打消霸佔陪酒妓女的念頭,大聲自責“趙忭不得無禮”一個時辰。

“遏欲”好比戒毒,要經過激烈思想斗爭和身心煎熬的過程。如今,黨員干部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面對形形色色的誘惑,若能給一念之欲“畫個圈”,自覺“遠離毒品”,才是“珍愛生命”的正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