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著共同信念 黨員干部如何帶動政治生態向好向優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郝啟榮 劉洪濤責任編輯︰李晨
2017-05-03 02:06

百萬買宅,千萬買鄰

■郝啟榮 劉洪濤

良禽擇木而棲。千百年來,好的環境、健康生態一直是人們的追求。

《南史•呂僧珍傳》講了一個故事︰有位叫宋季雅的官員告老還鄉時,買了一所院子居僧珍宅側。僧珍問其宅價,曰︰“一千一百萬。”僧珍怪其貴。季雅曰︰“百萬買宅,千萬買鄰。”後世用其比喻好的環境勝過千金。

久居芝蘭之地,自有芝蘭之香,宋季雅深知其理,才出千萬資金擇善而從。外在環境對人的影響是不可忽視的,瀏覽史書,此番論述不勝枚舉。不論是“譬猶練絲,染之藍則青,染之丹則赤”“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還是“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畫眉麻雀不同嗓,金雞烏鴉不同窩”,皆是古賢留給我們的告誡。

平地而注水,水流濕;均薪而施火,火從燥。不同的環境所形成的氛圍、所擁有的資源、 所展現的狀態定然有所不同。然而,大多數人的意志力都不能與所處的環境、風氣相博弈,即使心血來潮學“齊語”,但若處在“一齊人傅之,眾楚人咻之”之境,落得“雖日撻而求其齊也,不可得矣”的結局,想必亦在情理之中。

“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居必擇鄰,這個早已形成的定論一直被人們所重視。亞聖孟子生有淑質,即便如此,亦有“幼被慈母三遷之教”的故事;1963年,索尼創始人盛田昭夫,斥巨資在曼哈頓第五大街1010號置業,與世界500強董事長、CEO為鄰。也真神奇,此後不久,索尼在美國市場的佔有率翻番。

交必良友,與優秀的人為伍,只會使人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北宋學者呂公著器識深遠,曾與歐陽修結為講學之友,耳濡目染,作文寫詩技巧突飛猛進。“是繪畫中的冥思拯救了我”,英國首相丘吉爾在功成名就之後,仍念念不忘他以前的鄰居畫家約翰•拉威利。

社會就是大環境,人處其中,染于蒼則蒼,染于黃則黃。“故染不可不慎也。”自古以來,染當與否,成敗得失皆有不同。舜染于許由、伯陽,武王染于太公望、周公旦,故能王天下;齊桓公染于管仲、鮑叔牙,荊莊王染于孫叔敖、沈尹蒸,故能霸諸侯;夏桀染于干辛、踵戎,殷紂染于崇侯、惡來,最後國殘身死,為天下戮。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有什麼樣的水土,容易造就什麼樣的干部。裴矩在隋朝為官時,洞悉隋煬帝心理,出了不少“餿主意”,可謂佞于隋,但在唐朝為官時,恪盡職守,秉公辦事,甚至諍言直諫,可謂忠于唐。南宋將領張俊,曾為抗金四大名將之一,後為博得宋高宗寵愛,竟協助秦檜推行乞和路線。他們前後判若兩人,不能說與他們跟隨的帝王、結交的將相無關。

“習與性成者,習成而性與成也。”人對環境具有適應性。在一個環境時間呆久了,往往會被所處的圈子所同化。正因此,墨子之門多勇士,仲尼之門多道德,文王之朝多賢良,秦王之庭多不祥。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不少為官者剛開始也是清正廉潔,但隨著不正之風的侵染,逐步不能置身其外,擠破頭進圈子,感受一下呼吸“政治霧霾”的滋味,成“病樹”“劣幣”著實咎由自取。廣東茂名窩案,涉嫌行賄買官人員159人,相互牽連的官員之間“一損俱損”。環境一壞、風俗一敗,中人以上,皆自棄而為惡。

積羽沉舟,群輕折軸。壓垮駱駝的絕不僅僅是最後那根稻草,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不正之風的祛除、良好環境的營造,處于其中的每個人都有義不容辭的責任。

以仁為鄰,擇善而從;同明相照,同類相求。人既是環境的產物,又是環境的改造者。黨員干部都是因為有共同的信念而聚到一起,都是自己所在那片天地的一方土壤、一朵浪花,更應該主動接受良好環境燻陶,向善向好、激濁揚清,從而涵養正氣、保持清風。如此,才能齊心協力,“吹皺一池春水”,帶動政治生態向好向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