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而是……" 聯合作戰制勝機理知多少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趙先剛 王學建責任編輯︰李晨
2017-05-04 02:23

聯合作戰制勝有“機理”

■趙先剛 王學建

毛澤東同志曾指出︰不論做什麼事,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質,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關聯,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規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不能做好那件事。當前,學術界對聯合作戰制勝機理概念的認識還沒有達成完全一致,一些時候還存在將聯合作戰制勝機理與戰爭制勝機理混為一談,把聯合作戰制勝機理與聯合作戰規律、聯合作戰指導、聯合作戰方法等同視之現象。搞清楚聯合作戰制勝機理,首先必須搞清楚與之相關概念的區別與聯系,做出科學的理論定位,正確認識和把握聯合作戰制勝機理矛盾運動的規律,才能實現靈活運用聯合作戰制勝機理。

聯合作戰制勝機理不同于戰爭制勝機理,而是戰爭制勝機理的有機構成

戰爭是綜合力量的對抗,這其中,政治因素是戰爭的政治基礎,是取得戰爭勝利的首要條件;經濟因素是戰爭的物質基礎,是取得戰爭勝利的重要條件;軍事因素受政治、經濟因素的制約,但它是取得戰爭勝利的直接條件;外交因素是輔助條件,但有時外交手段運用的好壞直接影響和決定著戰爭勝負。同時,戰爭行動可分為戰略、戰役、戰斗三個層次。這種層次性也決定了制勝機理的層次性,各層次的制勝機理,既相互聯系、相互影響,又不能簡單地相互替代。因此,戰爭層面的制勝與作戰層面的制勝是有較大差別的,戰爭制勝機理涉及內容、因素多,遠比聯合作戰制勝機理更復雜。可以說,聯合作戰制勝機理是戰爭制勝機理的軍事部分,但聯合作戰制勝機理的有效運用並非一定導致戰爭勝利,只有戰爭制勝機理的有效運用才必然導致戰爭勝利。

聯合作戰制勝機理不同于聯合作戰規律,而是聯合作戰規律的能動反映

作戰規律反映作戰諸因素之間的必然聯系,具有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性,具有對作戰的進程和結局發揮作用的必然性,具有在作戰過程中經常和反復出現的重復性,具有隨著作戰實踐的發展而變化的發展性。顯然,聯合作戰規律揭示的是作戰過程中諸要素之間的關系;聯合作戰制勝機理是各作戰功能要素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相互制約而實現作戰勝利的運行方式,主要著眼系統。因此,作戰規律只是作戰制勝機理運行的規律性表現,因而前者更為表象,更容易被認識和把握,而後者更為深刻,難以認識和把握。也就是說,制勝機理研究的不是某個因素,而是各制勝要素發揮作用且相互之間聯系作用的完整系統,從整體上關注系統內部諸因素的相互聯系、結構功能、運行方式和基本制勝原則,是系統的規律或“規律群”“規律之規律”。

聯合作戰制勝機理不同于聯合作戰指導,而是聯合作戰指導的重要依據

聯合作戰指導主要以作戰指導思想和作戰原則為主,是籌劃和組織實施聯合作戰應確立的主體思想或應具備的基本觀念,是主觀見之于客觀的思維活動,體現了指揮員組織實施聯合作戰的基本思路,貫穿于作戰準備和作戰實踐全過程。可以說,聯合作戰指導是從宏觀上對作戰制勝途徑、作戰目的和作戰方式的規定;而聯合作戰制勝機理,則是聯合作戰過程中具體的制勝規律和途徑、方法的反映,也屬于作戰指導的範疇,但比聯合作戰指導層次要低一些,指導範圍相對較小,指導內容更具體一些,它也是聯合作戰指導確立的基本遵循和依據之一。從某種意義上講,聯合作戰制勝機理能否最大限度地發揮作用,主要取決于聯合作戰指導的正確與否。

聯合作戰制勝機理不同于聯合作戰方法,而是聯合作戰方法的源頭活水

作戰方法簡稱戰法,是組織與實施作戰行動的具體方法,是由作戰力量的使用方法、作戰時空的利用方法、作戰行動的實施方法和作戰目標的直接實施方法等要素構成的有機聯系的整體,正是這些要素的變化和不同的組合,才形成了各種各樣的戰法。戰法與作戰制勝機理同屬于作戰指導的範疇,但較之制勝機理,其對作戰的指導層次低,是在作戰制勝機理之下的作戰的具體指導。因為戰法不僅要便于指揮員掌握和運用,還要便于部隊在作戰行動中具體操作。作戰制勝機理更多地體現在指揮員指導層面,在籌劃決策和行動指導的總體上為作戰指明方向;而戰法是在作戰制勝機理的指導下確定的,它體現著作戰制勝機理的精神實質,是作戰制勝機理中有關作戰方法的擴展和細化,對作戰的組織準備與展開實施進行直接具體的指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