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什麼最大? 來听听周恩來總理是如何回答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何名享責任編輯︰李晨
2017-05-05 03:10

世上數眼皮最大

■何名享

“世上什麼最大?”周恩來曾問自己的廚師。“宇宙最大。”廚師的回答讓總理哈哈大笑,並揮手說︰“不對!世上數眼皮最大!”廚師不解。總理風趣地解釋︰“你想呀,眼皮這麼呱噠一合,把整個世界和全宇宙的事物全擋住了,你說這眼皮有多大!”

“我這個當總理的眼皮始終不敢合上!一合上,十億人的吃喝拉撒睡、柴米油鹽醋就全都看不到了。”即便在最後的587天時間里,周總理的眼皮也未敢合上,做過大小手術14次,各種談話216次,接見外賓63次,召開會議40次……以至于臨終時只留下“我累了”一句話。

“治國之道,愛民而已。”眼皮最大,大在以天下為己任,重在為蒼生謀福祉。“聞其饑寒為之哀,見其勞苦為之悲”,乃自古治國理政之道。《史記•周本紀》記載,滅亡商朝之後,周武王回到鎬京,徹夜難眠。周公姬旦前來探問︰“曷為不寐?”武王說︰“天不享殷,乃今有成。維天建殷,其登名民三百六十夫,不顯亦不賓滅,以至今。我未定天保,何暇寐!”德政不興,夜不能寐,周武王愛民之心天地可鑒。

“天地生人,一人應有一人之業;人生在世,一日當盡一日之責。”責任在肩,使命盈胸,眼皮豈敢合上一分一秒、一剎一時?禁煙英雄林則徐剛在南海點燃硝煙烈火,就被從重發往伊犁效力贖罪。“何日穹廬能解脫,寶刀盼上短轅車。”西行就罪的林則徐沒有得過且過、忍氣苟安,依然心系黎民、為國盡力,我行我志、不改初衷,以罪臣之身、行忠臣之事。他屯田固邊、分田撫民,承修“林公渠”,推廣“坎兒井”,行路“車箱簸似箕中粟”,常常“理公牘至四鼓”,可謂“上可對朝廷,下可對百姓,中可對僚友”。

古人講︰“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心中無責,為官不為,“任憑問題起,我自無作為”,心中不念農桑苦,耳里不聞饑凍聲,眼皮自然可以“呱噠一合”。五代時期,有個叫馬胤孫的官員,被稱為“三不開”,即“遇事不開口,不開印,不開門”;唐玄宗時宰相盧懷慎,生活上清正廉潔,可政務上毫無作為,被人戲稱為“伴食宰相”;宋神宗時宰相王,每次上朝高呼“取聖旨”“領聖旨”“得聖旨”,世人稱之為“三旨宰相”。這些庸官,無不成為萬民憎惡的對象。

“但使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臥殘陽”,共產黨人“一門心思為百姓,息息相通連血脈”,最懂得“眼皮最大”的內涵要義。電視劇《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中有這樣一幕︰得知“四人幫”被粉碎的消息,家人喜極而泣,鄧小平則堅毅地說︰“孩子們啊,我還可以干二十年。”對于“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的一代偉人來說,個人的沉浮榮辱、前途命運,算得了什麼?民胞物與,念茲在茲,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如此,牛玉儒、沈浩、寥俊波也如此,每一個“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共產黨員都如此。

“危而不持,顛而不扶,則將焉用彼相矣?”現實生活中,一些黨員干部的眼皮並不是時刻都張著的,或眼皮一合,尸位素餐、無所作為;或半張半合,有利則為、無利則推;或時張時合,對上則張、對下則合。張合之間,高下盡顯。很多等米下鍋的重要事情、難得機遇、重大部署,到了他那兒全都要“等一等”“緩一緩”“放一放”。如此這般,不敢為、無作為,怎能望見漫天星斗?踢皮球、繞道走,怎能迎來潮平海闊?

“蹄疾走日月,步穩度關山。”面對強國興軍可能遇到“正入萬山圈子里,一山放過一山攔”的艱難險阻,可能面臨“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的風險挑戰,滾石上山,闖關奪隘;逆水行舟,險灘激流,我們的眼皮怎敢合上,又豈能合上?惟有像焦裕祿跑遍蘭考1600個沙丘探求治沙之法,孔繁森在茫茫雪域跋涉8萬多公里苦思發展之策,牛玉儒“生命一分鐘,敬業六十秒”,楊善洲用20多年造就莽莽林海惠及群眾,方能聚合成助力復興偉業排雲而上的能量源。

“夫仁者,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銘記“世上數眼皮最大”的遺訓,鉚足“擼起袖子加油干”的沖勁,任憑“亂花漸欲迷人眼”,任憑“障日風多霧不開”,注定難擋我們“甘灑熱血寫春秋”的勇毅篤定,一定能夠書寫“無限江山開畫圖”的歷史新篇。

(作者單位︰河南省軍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