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桃李”添力量︰你支持改革,我支持你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田之章責任編輯︰李晨
2017-05-10 04:03

“夭桃李”添力量

■田之章

改革當前,有一句話溫暖人心。這就是眾多親屬對軍人講的︰“你支持改革,我支持你。”

的確,對每一個戍邊衛國的軍人來說,沒有什麼比家庭的支持更重要的了。從軍是這樣,為官亦如此。沒有親人的理解與支持,不論是建功立業,還是克己奉公,都是難以想象的。

清代的王應奎,在《柳南隨筆》里記載了這樣一件事︰鄉人魚公侃,字希直,居官廉明正直,人們比他為包公。自開封守退休歸,隨身只一竹箱,箱內僅存俸銀八兩。正好他看到學宮里缺香爐、花瓶,魚公便拿出銀兩鑄造瓶爐,至此可以說是身無分文了。到家後,“饔飧不繼,家人慍見”。

有一次,他偶感得疾,日臥一小床,足不能下地。家里沒有婢僕,無扶掖之人,他艱于起居,在床前懸二繩索,夫人間以麥粥進,必曰︰“清官,麥粥在此。”公乃拽著繩子起來,吃完飯,又拉著繩子躺下。歿而僅存粗布衣,就用這件衣服入殮了。崇禎丙子年間,巡使官路振飛行至鄉邑,謁墓致祭,且立石碣,曰“第一清官魚公墓”。

古人常說“清官難做”。在舉世混濁的古代官場,“清官”之難,既難在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更難在不被家人所理解與認同。魚侃的妻子,可以說是典型的“拖後腿”。“間以麥粥進”,一“間”字,說明她連充饑的稀粥,也不是天天給魚公的。這還不算,每次必說的一句話“清官,麥粥在此”,听起來尤其刺耳,其恨恨之聲,如聞紙上,揶揄之情,溢于言表。饑餓加上精神的折磨,魚公的苦況,是可以想見的了。面對如此伴侶,沒有魚侃這樣超強的意志和定力,要做到廉潔始終如一,恐怕是很難的。

後方無憂,前方無畏。那些能得到強有力支持的人,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太平天國事起,文肅公沈葆楨守廣信,即今江西上饒。義軍楊輔清由吉安長驅直入,所過輒陷。沈葆楨激勵兵民,登陴死守,城卒獲完。在圍城最危急的關頭,沈夫人將家財拿來犒勞將士,並且在大堂中列置大鍋,親手燒火做飯,以飽饑疲。沈葆楨每次休息起來,只是不停地督促士卒守御。那時,署中的幕僚都已散去,文檄判牘、軍火糧餉,皆出夫人手。

夫人謂誰?林則徐的女兒。記錄這件事的陳康祺評論說︰文肅公困守廣信,卒完危局,林夫人內助之功不可沒。後來,曾國藩向上稟報沈夫婦守城事,亦歸美于林文忠公家法。

林則徐的家法,從一件事上即可以見。林因廣東禁煙事被貶戍新疆。道經陝西時,昔日一門下士迎謁他,微露不平。見公談笑自若,不敢盡其言。退謁鄭夫人曰︰“甚矣此行也。”夫人正色道︰“不要這樣說!朝廷以汝師能,舉天下大局付之。今決裂若此,得保首領,天恩厚矣。臣子自負國耳,還怕遠行嗎?”

人們都知道林公被貶之屈,而他的夫人非但無絲毫怨氣,猶以為臣子辜負國家,沒有把禁煙的事辦好。這種心胸和氣度,是很不一般的。而這位鄭夫人,就是沈葆禎的岳母,沈夫人的母親。陳康祺感慨︰“非是母不生是女已!”這種家傳與賢淑,帶給丈夫的力量該有多大啊!

《日知錄》曰︰“王道之大,始于閨門。”貪墨者,其人也;所以貪墨者,為誰也?清代學者王夫之分析認為,這里面的家庭因素佔了很大成分。他說︰人之貪墨無厭、罪網不避者,這難道是天性使然嗎?身為王臣,已離饑寒之苦,而漁獵不已,即使愚不可及的人,又何至于這樣呢!他們斥田廬、藏珠玉、飾第宅、侈婚嫁,潤及子孫,姻親族黨艷稱不絕,則相尚以迷,雖身受歐刀而忘之矣。妻妾子女環向以相索,始于獻笑,中于垂泣,終則怨謫交加而無一日得安于其室。一行為吏,身為子孫之僕隸,驅使死辱而莫能逃。這些孱弱的人受到家庭內部的威逼,甚于國家憲章的制約,這也是夠可悲而令人同情的了。這番話,說得生動形象而近情理。

中華民族歷來注重治家修德。從很久遠的時候起,就有《閨範》《烈女傳》這樣的專書,教育女性謹守門戶,當賢內助。就連至尊的皇帝,也不敢使自己的女兒背離這些規範。清太祖專門訓導諸公主,毋陵侮丈夫,恣意驕縱,違者罪之。皇帝的女兒屈尊降貴,就是因為“夭桃李,此王化之所由基也”。

閨門清淨,有助于政道;家風不正,有害于治理。當然,一介丈夫,成多大事、立多大業,起決定作用的還是自己。其成與敗、貪與廉,決不能推給家屬與子女。但作為家里最親近的人,其朝夕燻染之力也是不能輕視的。因為,妻兒的勸勉,有時勝過律法的約束;母儀之垂範,往往大于說教的力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