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院院士︰冷嘲熱諷竟能比科學難題更令人苦惱?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賢文責任編輯︰李晨
2017-05-23 04:00

留幾分寬容給探索

●我們鼓勵創新、鼓勵探索,就應允許試錯、寬容失敗

抓建設、搞改革,都需要積極探索,沒有探索的勇氣和開拓精神,就走不出一條新路。然而探索不可能一帆風順,出現這樣那樣的差錯在所難免。因此,我們鼓勵創新、鼓勵探索,就應允許試錯、寬容失敗。

科學家法拉第曾經談到,成功的科學家,在他每十個希望和初步結論中,能實現的也不到一個。美國著名發明家愛迪生一生中有一千多項發明,而每一項發明都是在經過幾十次、上百次失敗後,才獲得成功的。2015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藥學家屠呦呦,在經歷了190多次失敗後,才破譯了青蒿素之謎。人們對自然未知領域的探索很難一次成功,而在社會領域中,每前進一步,同樣可能付出失敗代價。正是這一次次的失敗,才使人們的認識不斷接近真理,逐步認識和掌握規律,從而奠定通向成功之路的基石。

那麼,人們在對未知領域的探索中為什麼會出錯呢?列寧曾經說過一段很精彩的話︰“人們的認識不是直線(也就是說,不是沿著直線進行的),而是無限地近似于一串圓圈、近似于螺旋的曲線。這一曲線的任何一個片斷、碎片、小段都能被變成(被片面地變成)獨立的完整的直線,而這條直線能把人們(如果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話)引到泥坑里去。”當然,探索的目的又是為了探索經驗,少犯錯誤,不犯大錯誤。而要做到這一點,只有在鼓勵探索的前提下才能做到。如果為了不犯錯誤而四平八穩,不思進取,不去冒風險,這樣的“平穩”和“無錯”,又有什麼意義呢?

“中國激光照排之父”、兩院院士王選曾說,在研究激光照排時,最大的苦惱不是一道道科學難題,而是周圍的人對中國系統能否超過外國產品的懷疑的眼光,是探索失敗後人們的冷嘲熱諷。這種懷疑和嘲諷,有時往往比遇到技術難題、資金短缺等困難帶來的壓力更大。對于探索者來說,一旦遇到困難、遭遇失敗之後,最需要的是理解、鼓勵和支持,有時一個信任的眼神、一句溫暖的話語,也會給他們以安慰和力量。因此,在改革和探索中,我們固然需要為成功者鼓掌,但更需要理解和寬容失敗者,向他們投去欣賞和鼓勵的目光。

允許改革試錯,寬容創新失敗,與作風建設上從嚴要求、抓細抓小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改革和探索中失誤難免,多一點理解和寬容,有利于形成鼓勵創新的良好環境。而作風建設無小事,“忽細事者禍必盈,輕小亂者亡必聚”,因此,必須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對違規違紀的人和事不僅不能寬容,而且必須毫不留情、嚴肅查處。只有這樣,才能強化黨員干部“官德不容小恙”的意識,自覺遵規守紀,守住底線,不踫紅線。

深化改革進程中,每前進一步都可能遇到風險,創新創業也難免出現失誤。如果在改革和探索中出了一些差錯,就抓住不放,甚至上綱上線,只會造成思想障礙,束縛人們手腳,最終阻礙改革創新的順利進行。正確的態度是鼓勵解放思想、更新觀念,勇于探索和試驗;同時積極引導大家勤于總結經驗,出了差錯及時發現糾正,盡量避免和少走彎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