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鬧鐘叫不醒假裝睡著的人 那什麼才可以?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責任編輯︰李晨
2017-05-25 04:35
 

開啟心靈的鬧鐘

易卜生的一段話可以作為置放內心的鬧鐘︰“每個人對于他所屬的社會都負有責任,那個社會的弊病他也有一份。”除非,你是一個假裝睡著的人,鬧鐘咋響也叫不醒

這是一個非常勵志的故事——英國詩人克萊夫•詹姆斯被確診為癌癥晚期時,他的感覺是︰那一刻仿佛听到時鐘滴答聲,可是,既然不知道它確切的停擺時間,又何必等著最後的鐘鳴呢。于是,他在已經漸弱的鐘聲中完成了一本讀書隨筆的寫作。

宇宙間神秘的時間之箭永遠疾行不止,或走或停的只是個人生命的鐘擺,科學家將其稱為“客觀時間”與“心理時間”。因此,從古老的漏刻晨鐘到現代的鬧鐘響鈴,與其說是在計時,不如說是在示人——提醒你某一個時間段已到。美國歷史學家貝克爾對此有著精闢之論︰“我們對它感興趣並不是由于它本身的緣故,而是由于我們自己的緣故。”

說了這些,其實只是想講述一個簡單的道理——如同夢中人在有些時刻必須被叫起床一樣,生活中同樣有需要從某種固執或迷糊中被喚醒、被警示的時刻,前者鬧鐘震響于耳,後者鬧鐘撞擊于心。有個充滿禪機的詞叫“棒喝”,指的是內心面對現實有所頓悟和醒悟,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荷馬史詩中的奧德修斯是何等英雄,但當航船要駛過一片居住著女海妖的海域前——傳說她們會用天籟般的歌聲讓水手失神迷航,他非常想听一下那歌聲,又清醒地認識到自己毅力與定力還不夠,所以提前讓水手把自己綁在桅桿上。果然,在歌聲的誘惑中他幾近瘋狂,靠著綁縛自己的繩索才安然渡過危險。

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說︰“沒有道德,自由是無法被構建的。”雖然時空相隔,托氏與中國古代名士倒是滿相契的。那些笑傲人生的賢士無論怎樣地放浪形骸,理性卻隱然在即,“無拘束,有準繩”始終是真正“名士風流”的標準。只有存在著底線時,你才可能前行,你的未來才有依據。而所謂的底線,其實就是我們心靈的界定和提示。

人類學研究表明,我們生活在現代世界,但卻擁有許多過時的社會本能,有些甚至還沒有走出石器時代。換句話說就是,人類的良知與美德,並不等量于知識與財富的儲量,贏得了世界卻沒有贏得自我。瑞士史學家布克哈特就此有一段尖銳的話︰“沒有證據表明,人的靈魂或腦量在這麼長的歷史長河中變好或者變多。”

因此,從內心辨識人性的弱點和有限性,在生活中警醒自己承擔的品德與責任,遠比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指點人生、評判是非重要得多。易卜生的一段話可以作為置放內心的鬧鐘︰“每個人對于他所屬的社會都負有責任,那個社會的弊病他也有一份。”除非,你是一個假裝睡著的人,鬧鐘咋響也叫不醒。

《資治通鑒》載︰唐玄宗每當在宮中宴樂或去花苑游玩時,常會警覺地問左右︰韓休(史稱“為人峭直、不干榮利”的當朝宰相)知否?那一幫諂媚者自然要進讒言說,韓休當宰相,陛下都瘦了,看來應當讓他“下崗”了。唐玄宗听後說,你們什麼時候什麼事情都順著我,我回去總是睡不安。韓休力爭震之如鐘,“既退,吾寢乃安”。雖然那時候還沒有鬧鐘,但就在韓休激辯如鐘的那些年里,唐玄宗不僅睡得好,還開創了一段名垂史冊的“開元盛世”。

床頭置放一上滿發條的鬧鐘,難免夢中時有不安,但終歸是“夜聞馬嘶曉無跡”。克爾凱郭爾的哲學詩章值得一讀︰“唯有不安者才得安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