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前 他的回國讓某國航母演習艦隊後退100海里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桑林峰責任編輯︰李晨
2017-05-26 04:10
黃大年教授在深地探測項目松科二井現場。(資料圖)

科技興軍離不開“科研瘋子”

“不專則不能”“不瘋魔不成活”。海歸戰略科學家黃大年用58年的人生證明了這些成功經驗。

當年,錢學森回國時,一位美國海軍將領說︰“一個錢學森抵得上海軍陸戰隊5個師的兵力。”7年前,黃大年回國時,有外國媒體評價︰“他的回國,讓某國當年的航母演習整個艦隊後退100海里。”

堅守理想、不知疲倦,爭分奪秒、唯恐落後,“像太陽一樣的人”“一顆充分燃燒的‘能量球’”,這就是黃大年給人的印象。“把科研當作‘情人’”“每年出差130多天”“經常吃了速效救心丸搞工作”,這就是黃大年“瘋魔”的真實寫照。對此,黃大年頗為認同︰“中國要由大國變成強國,需要有一批‘科研瘋子’,這其中能有我,余願足矣。”

正是憑著這股“瘋魔勁”,黃大年成就了祖國在科學技術上的多處“彎道超車”。7年間,黃大年帶領400名科學家創造了多項“中國第一”,為我國“巡天探地潛海”填補多項技術空白。有人贊嘆,當很多人還在2.0時代徘徊的時候,黃大年已站在了4.0時代,甚至更遠。

很多時候,我們驚嘆那些科技英才,羨慕他們成功的榮譽,卻可能忽視他們身上的執著精神、“瘋魔勁頭”。當今世界,科技競爭乃是一個國家、一支軍隊核心能力的競爭,這方面一旦落後,就可能成為致命的短板。這就要求科技人才必須有一股“瘋魔勁”,敢于拼前沿,勇于爭第一。正所謂,“性痴,則其志凝,故書痴則文必工,藝痴則技必良”。錢學森鐘情于導彈研究,終成為一代巨匠;宋文驄醉心于國防重器,終成為“殲-10之父”;黃大年痴迷于前沿攻關,終成為科技巨星。無數科技英才的事跡表明,最是鐘情專一、埋頭苦干的人,才有希望登上科技的峰巔。

科技強則國家強,科技興則軍隊興。今天,科技興軍的時代號角已經吹響,戰鼓已經擂響。實現科技興軍,不是一句口號,也不能一蹴而就,它離不開一大批像黃大年那樣的“科研瘋子”,離不開他們身上的“瘋魔勁”。

法國科學家巴斯德有句名言︰“科學無國界,科學家有祖國。”建國初期,很多海外英才集體回國,他們認為︰“回國不需要理由,不回國才需要理由。”憑著這樣的家國情懷,很多人甘心做“沉默的砥柱”,為中國托舉起“兩彈一星”。今天,我們正走向民族復興,而民族復興的支撐在于科技振興,在于大批科技人才聚力科技強國、科技興軍。在黃大年心中,“振興中華,乃我輩之責”“國家在召喚,我應該回去”“作為一個中國人,國外的事業再成功,也代表不了祖國的強大。只有在祖國把同樣的事做成了,才是最大的滿足”。正是擁有一顆“祖國高于一切”的初心,讓黃大年這樣的科學家隱忍克己、樸實包容,只講奉獻、不圖回報,潛心鑽研、鑄就輝煌。

科技進步,日新月異,不進則退。在其它領域,也許不需要“一招鮮”,但在科技興軍的戰場上,必須有“一招鮮”。這個“一招鮮”就是顛覆性技術,有它才有發言權,戰場才有主動權。然而,“在科學的競跑中,任何取得的成績都將馬上成為過去,一個真正的科學家總會有極其強大的不安全感,生怕自己稍微慢一步就落下了”。就是這種“不安全感”、這種“本領恐慌”,使像黃大年這樣一大批科技英才,兀兀窮年、拼命工作,為國家和軍隊創造出一批核心技術。

朱光潛先生談過,美的人生應該是︰“以出世的態度做人,以入世的態度做事。”很多科學家之所以成果豐厚,就在于以出世的態度做學問、搞研究,超然物外;以入世的態度愛國家、愛科學,殫精竭慮。黃大年就是這樣的人,“參加學術會議或講座,他能一口氣準備十幾頁的材料,但要讓他填報個評獎材料,半頁紙都寫不滿”。

“做一朵朵小小的浪花奔騰,呼嘯加入獻身者的滾滾洪流中推動歷史向前發展。”在中華民族走向復興的道路上,需要無數個黃大年一樣的人燃燒自己、照亮未來,挺起民族脊梁。廣大軍隊科技工作者們,當以“黃大年們”為榜樣,始終保持一股“瘋魔勁”,積極投身科技創新的時代洪流,努力為科技興軍作出新的貢獻,不斷書寫出彩的軍旅人生,撐起強國強軍的宏偉大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