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軍代表團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上闡述中國的亞太安全理念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趙小卓責任編輯︰張碩
2017-06-03 21:22

以亞洲安全觀引領地區安全合作

■趙小卓

6月2日起,第十六屆香格里拉對話會在新加坡召開,來自39個國家的400余名代表圍繞地區安全問題進行了激烈的交流交鋒。中國人民解放軍代表團積極參與,在開幕晚宴和所有五節大會上都有評論、提問,或捍衛中國立場,或引導會議向積極方向發展。6月3日上午,代表團團長、軍事科學院副院長何雷中將對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的大會演講進行回應,闡述了中國的原則立場。6月3日下午,中方代表團分別在“亞太地區核威脅”、“安全合作新模式”、“新興科技對國防的影響”和“避免海上沖突的實際措施”四場特別會議上發言。何雷發表了題為《踐行亞洲安全觀,加強地區安全合作》的演講,介紹了中國對亞太安全的看法、中國維護地區安全的理念,以及中國加強地區安全合作的實踐。

一、冷戰殘余威脅地區穩定繁榮

亞太地區是當今世界最具發展活力和潛力的地區,但安全治理明顯落後于經濟發展步伐,安全問題日趨復雜多元,呈現多樣性、突發性、跨國性和聯動性的特點。由歷史糾葛和現實矛盾引發的傳統熱點問題不時升溫,非傳統安全挑戰層出不窮,對地區穩定和繁榮構成嚴重威脅。

何雷指出,亞太安全挑戰的背後,反映的是長期以來困擾地區安全的若干深層次問題。一是冷戰殘余揮之不去。朝鮮半島核問題仍在發酵,復雜難解。個別國家通過排他性軍事同盟維護安全,將自身安全建立在別國不安全的基礎上,甚至不惜制造矛盾,挑起事端。二是戰略互信缺失。一國為保障自身安全而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動,個別國家過度反應,甚至惡意解讀。三是地區安全機制建設滯後。雖存在多個安全合作機制,在維護地區安全上都發揮一定作用,但相互之間缺乏協調,形成統一、高效的亞太安全框架任重道遠。

二、亞洲安全觀為破解地區安全難題提供了嶄新思路

近年來,中國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倡導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亞洲安全觀。與以軍事聯盟為基礎、以加強軍備為手段的傳統安全觀不同,亞洲安全觀順應時代發展潮流,強調合作開放而非對抗結盟,反映了地區國家促和平、求穩定、謀發展的戰略取向和共同訴求。

何雷指出,亞洲安全觀為破解亞太“安全困境”、維護地區持久和平提供了嶄新思路。共同安全,就是尊重和保障每一個國家的安全,不能一部分國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國家不安全。綜合安全,既維護傳統領域安全,又維護非傳統領域安全;既考慮安全領域的綜合性,又采取綜合性安全手段。合作安全,就是通過對話協商促進各國安全,以合作謀和平,以合作促安全。可持續安全,即樹立發展和安全並重的理念,以可持續發展促進可持續安全,用可持續安全保障可持續發展。

三、中國提出並帶頭踐行亞洲安全觀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又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領土連接亞洲四方,在亞洲地緣戰略格局中居于“核心”地位。近年來亞太地區群體性崛起,與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密切相關。亞太地區總體保持和平穩定,得益于中國始終奉行和平外交政策。

何雷指出,亞太地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格局已經形成,經濟上如此,安全上也如此。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將來時,而是現在進行時。中國始終是國際和地區安全的維護者、建設者、貢獻者。盡管面對諸多安全挑戰,但中國始終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盡管軍力不斷增強,但中國始終反對在國際爭端中訴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並且在談判解決爭端過程中始終堅持大小國家一律平等,通過平等協商尋求公平解決。

中國著眼于從根本上營造亞太和平發展環境。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加強同沿線國家發展戰略對接,促進共同發展。中國軍隊致力于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承擔更多國際責任和義務,提供更多公共安全產品。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力度逐步加大,在海外護航行動中深化國際安全合作,在國際災難救援行動中彰顯人道主義精神,展現了過硬的專業素養。

針對會議期間澳大利亞總理以及美法澳日4國防長關于“基于規則”的言論,何雷表示,中國始終是國際規則和地區規則的維護者和遵守者。中國參與起草並簽署了最重要的國際規則——《聯合國憲章》,目前已簽訂了超過2.3萬個雙邊協議和400多個多邊協議,還參加了聯合國所有的專業委員會。他強調,國際規則應該得到大多數國家認可,代表大多數國家的利益。

四、中國致力于和平解決地區熱點問題

近一年來,南海局勢保持總體穩定,不斷呈現積極發展態勢。但個別國家唯恐天下不亂,以“航行自由行動”挑戰他國的主權和安全。朝鮮半島局勢持續緊張升級,引發國際社會普遍關注和憂慮。

何雷指出,中國積極探索解決地區熱點問題的新思路。在南海問題上,支持並倡導“雙軌思路”,即由直接當事國通過談判協商妥善解決爭議,中國和東盟共同維護南海和平穩定。5月18日,中國與東盟10國共同達成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為最終達成“南海行為準則”奠定了堅實基礎。在朝核問題上,提出朝鮮暫停核導活動、美韓暫停大規模軍演的“雙暫停”倡議,以及並行推進半島無核化與建立半島和平機制的“雙軌並行”思路。

五、中國致力于維護中美關系穩定發展

中美是當今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中美關系不僅事關兩國,而且對亞太乃至全球和平穩定有重要影響。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大會發言中指出,美國認識到美中關系對于亞太穩定的重要作用,將尋求與中國建立“建設性的、以結果為導向的”雙邊關系。美國“歡迎中國的經濟發展”,尋求與中國“最大程度的合作”,尤其在共同關心的問題上保持“密切合作”。

何雷對馬蒂斯有關歡迎中國發展、尋求中美合作的表態表示贊賞。他說,今年4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海湖莊園會晤,為兩國關系發展指明了方向。兩軍關系是兩國關系的一部分,中美如果能堅持“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兩軍就會有更多的合作空間。

針對馬蒂斯關于加強台灣防御能力的言論,何雷表示,中美應在三個聯合公報的基礎上妥善處理涉台問題,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堅決反對向台灣出售武器,堅決反對美國以任何名義與台灣發展官方關系。

(作者是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系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