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知名學者于松指出︰西方當前危機源自資本主義體制性缺陷

來源︰新華社作者︰潘革平責任編輯︰任爽
2017-06-20 20:22

西方當前危機源自資本主義體制性缺陷

——訪法國知名學者于松

■新華社記者 潘革平

法國知名學者、《資本主義十講》一書作者米歇爾•于松日前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說,當前西方各國面臨的問題從根本上說源自資本主義的體制性缺陷,即勞動生產率無法持續提高成了資本主義的根本制約。

今年年初,比利時社會學家伯努瓦•朔伊爾公布了其負責的一項民意調查結果,這項民調顯示,63%的受訪者認為當前政治制度已完全失敗,80%的受訪者認為“政治領導人已完全被金融力量操控”。

于松認為,西方國家民眾對現行制度日益喪失信心,這是由于勞動生產率無法持續提高,從根本上制約了資本主義發展。

于松指出,衡量資本主義健康狀態的重要指標是資本回報率,而這一指標取決于工資和勞動生產率。二戰後,資本主義國家勞動生產率提高,勞動者工資上漲,利潤率較高。然而,上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勞動生產率增長開始放緩,一些矛盾開始顯現。至80年代,新自由資本主義出現,利用大幅壓低工資在國民生產總值中所佔比例等方法一度令利潤率得以暫時恢復。

于松認為,新金融工具的出現,掩蓋了工資和消費之間的剪刀差,工資下降初期,西方人生活水平表面上沒有下降。不過,金融工具的泛濫導致西方國家出現負債式增長,並引發不平等日益嚴重、債務負擔加重、過度金融化以及全球化失衡等一系列問題,最終引發金融危機。

按照朔伊爾的分析,對現行政策的不滿、對民主的否定以及回歸保守的情形,與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後歐洲的情形大同小異。

于松認為,縱觀歷史,資本主義勞動生產率的大幅提升主要是在幾乎免費使用資源的情況下實現的,但是如今這個條件受到環境保護約束。“出于生態保護和能源轉型的需要,各國將不得不降低回報率,並加大政府干預力度,而這與追求短期利潤最大化的資本主義本質是難以調和的。”

如今,資本主義為了提高競爭力和回報率而不斷要求社會作出更大犧牲,致使其在社會領域的合法性日益喪失。因此,于松認為,資本主義能否繼續存在,主要取決于它在社會領域是否還有足夠控制力。

他說,2008年那次金融危機原本可以使資本主義調節到一種更好狀態,然而實際結果表明這一情形未能實現。“原因主要有兩方面,首先是新自由主義的受益者仍掌握控制權,而且不願放棄既得利益;其次,資本主義發生重大轉折所需的社會和政治力量遠未形成。”

于松說,盡管資本主義已經失去效率,但是它並不是一個會自己掉下來的“成熟果實”,因為它不僅是一種經濟模式,更是一整套社會關系。因此,只有當社會力量采取行動將其克服的時候,問題的解決才會迎來轉機。

朔伊爾也認為,最終的解決方法很可能是一場規模浩大的社會運動。

(新華社布魯塞爾6月20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