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延安,斯諾看到了怎樣的“東方魔力”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魏德明責任編輯︰董
2017-08-04 13:54

回望90年,人民軍隊為什麼贏——

“東方魔力”撼山岳 “興國之光”映征程

什麼可以任時光沖刷而不朽?

回望我軍90年奮斗歷程,“不朽”的優良傳統有很多,而艱苦奮斗作為起家本錢、傳家之寶,作為立軍之本、取勝之道,無疑是最樸實、最本真、最恆久的一抹亮色。

當年,美國記者斯諾深入延安采訪後,把烙上艱苦奮斗精神的共產黨人和人民軍隊看成是一支“神奇的隊伍”,雖然衣衫襤褸、缺槍少彈,但具有“東方魔力”,閃爍“興國之光”,“上帝也征服不了”,“是無法打敗的”。

這個評價無疑是具有洞察力的。

艱苦往往容易流于表象。但斯諾看到的並不只是物質上的清苦,更多的是透過毛澤東打滿補丁的衣服、周恩來睡的土炕、彭德懷用降落傘布縫制的背心等細節,洞察到了人民軍隊面對艱難困苦展現出的敢打必勝的堅定信念、蓬勃向上的精神狀態、不屈不撓的頑強斗志。

任何一種精神都不是自然自發形成的。艱苦奮斗的革命精神並非人民軍隊的“胎記”,不是與生俱來的。它的形成,既有客觀條件、外在因素的影響,也有主觀原因、內在動力的驅使,是一個長期的、艱難的、痛苦的過程,經歷幾多浴火重生,幾次鳳凰涅--。

我軍建立之初,沒有擺脫“官靠薪,兵靠餉”的舊方式,大部分官兵仍是奔著“當兵吃糧,領餉養家”而來,並沒有做好吃糠咽菜、流血犧牲的艱苦準備。所以,當起義受挫、戰斗受阻,薪餉難以為繼時,一些人便“開小差”“當逃兵”,甚至背叛革命。

正如南昌起義後,我黨我軍內部報告所述的那樣︰“僅行軍數日,實力損失已在三分之一以上,遺棄子彈將近半數,迫擊炮幾乎完全丟盡,大炮亦丟了幾尊,逃跑及病死的兵士將近四千。”這樣的狀況,各部隊皆然。

血與火的事實反復證明,艱苦是相對的、客觀的,而奮斗是絕對的、永恆的。但是,艱苦與奮斗沒有必然的聯系,艱苦卓絕之環境不會自然激發出奮斗拼搏之激情,更不會自發固化為一種優良傳統、思想品格、政治本色。

內因決定外因。精神的站立才是真正的站立。當人民軍隊歷經“三灣改編”轉型重塑、“古田會議”鑄魂洗禮之後,才真正有了“魂”、有了“根”,艱苦奮斗也才真正內化為一種自覺、一種精神、一種信仰、一種信念。

法國傳教士薄復禮在回憶錄中這樣描述曾經朝夕相處18個月的紅軍戰士︰“他們一天只能吃一頓飯,天天不分晝夜地行走……但這些身著破衣、草鞋的年輕戰士還常常圍繞著人的精神等哲學命題討論……”

國共合作抗日,國民黨特派觀察員徐佛觀在一次宴席上發現,共產黨的將領“每個人都是面黃肌瘦”,蕭克“從頸延髓的地方,陷入很深”,但是“他們早已胸懷大志,當時是急忙展開建立太行山基地工作的”。

誠如斯言。人民軍隊嚼苦成甜、視死如歸的背後,正是“雖九死其猶未悔”的忠貞信仰,讓他們甘願以苦為樂、以艱礪志,鑄就了穩如山的精神底氣,挺起了打不垮的鋼鐵脊梁,將星星之火催燃成普照東方的絢麗日出。

當艱苦奮斗完全是一種自覺行動時,承受磨難便轉化為一種精神享受。環境有多艱苦,奮斗就有多強勁,勝利就有多輝煌。

為什麼井岡山上南瓜野菜飄清香,為什麼萬里長征雪山草地難阻擋,為什麼抗日戰爭銅壁合圍無所懼,為什麼國共交鋒勢如破竹大轉折,為什麼朝鮮戰場冷雪炒面勝強敵,為什麼災害面前舍生忘死沖在前?

答案就在于,“東方魔力”撼山岳,“興國之光”映征程。“那種精神,那種力量,那種欲望,那種熱情……是人類歷史本身的豐富而燦爛的精華”,閃耀著永恆的光芒,迸發出無窮的力量。

無論時空怎麼變幻,總有一些東西必須堅守。

有人講,如果說過去提艱苦奮斗,意味著物質上的一窮二白;那麼今天物質極大地豐富了,思想上卻不能一窮二白。的確,當下有個別領導干部生活上驕奢淫逸、追求享樂,作風上消極頹廢、腐化墮落,思想上信念動搖、蛻化變質,工作上為官不為、碌碌度日。“不節苦,則嗟苦。”這些問題的“回潮”,都可以從思想“貧瘠”找到病根。“滋生驕逸之端,必踐危亡之地”,這是非常危險的。

毛主席曾諄諄教導︰“一萬年以後,也要奮斗。共產黨就是要奮斗。”強軍永無止境,奮斗永不停歇。無論是改革強軍還是練兵備戰,無論是正風反腐還是勤儉建軍,無論是後裝保障還是基層建設,艱苦奮斗精神始終是我們攻堅克難、強軍興軍、接續奮斗的動力之源,是干事創業的鮮活教科書、拒腐防變的無形安全門、砥礪人生的最好營養劑,永遠不過時,永遠不能丟。

“內心的潮濕必須對準陽光,這樣的麥子才配得上一冬不發霉。”對于一支軍隊而言,精神才是真正的撒手 。把艱苦奮斗作為一種責任來擔當、作為一種美德來傳承、作為一種風氣來培育,內化為官兵的價值追求和行為準則,熔鑄成軍隊的強健魂魄和獨特標志,就一定能夠匯聚磅礡力量,抵達夢想彼岸。

(作者單位︰91951部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