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梁啟超哀嘆“兵魂銷盡國魂空”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辛振乾責任編輯︰董
2017-08-04 02:27

兵魂銷盡國魂空

“詩界千年靡靡風,兵魂銷盡國魂空。集中什九從軍樂,亙古男兒一放翁。”百余年前,梁啟超在戊戌變法失敗後出走東瀛,悲憤沉痛之余曾借一組《讀陸放翁集》抒發內心的感受,形象而深刻地說明了“兵魂”與“國魂”的辯證關系。

有軍必有旗,有旗必有魂。兵魂者,凝聚軍心之旗幟,國家強盛之支撐。一個人的脊梁,不是骨頭而是精神;一支軍隊的脊梁,不在武器而在兵魂。兵魂即國魂。一個國家的軍人有怎樣的精神,這支軍隊就有怎樣的靈魂,這個國家就有怎樣的魂魄。兵魂所在,就是軍隊義勇所在、勝利所在,就是國家強盛所在、希望所在。

“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泱泱中華,自古崇軍尚武,從“渴飲孤獨當美酒,醉听風沙做壯歌”的英雄氣概,到“更催飛將追驕虜,莫遣沙場匹馬還”的必勝信念;從“未惜頭顱新故國,甘將熱血沃中華”的獻身精神,到“裹尸馬革英雄事,縱死終令汗竹香”的戰斗豪情,將士用命、舍家衛國,前赴後繼、綿綿不絕。

“魂者,器物之統攝也。”有勇于犧牲的軍人,才有無往不勝的軍隊。兵魂之偉大,在于不管遭受再多磨難,也能傲然屹立于群山之巔,信念如鐵、踏破賀蘭山缺;兵魂之力量,在于不管面對何種強敵,也能決然勝戰于逆境險境,所向披靡、橫掃千軍如席;兵魂之魅力,在于不管面臨再多挑戰,也能慨然決勝于危難之際,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人無魂不立,軍無魂不勝,國無魂不強。

恰如魯迅所說,無論體格多麼健壯的國民,若是精神上麻木和愚昧是可悲的。兵無魂,則兵不成兵,文恬武嬉、提籠架鳥,就一個行尸走肉;軍無魂,則軍不成軍,戰力羸弱、一觸即潰,就一群烏合之眾;國無魂,則國將不國,國力衰微、政權傾覆,就一片廢墟瓦礫。如此這般,豈能“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又怎能“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

兵魂銷盡則國運多舛。滄桑巨變,這樣的朝代並不鮮見,如宋朝軍隊不堪一擊,導致金甌破碎,遂有靖康之恥;如大順義軍,入城即沉湎酒色財氣,最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直至中日甲午海戰,兵魂銷盡被清軍演繹到了極致,喪權辱國在清朝也達到了頂峰。

豐島海戰,平壤之戰,乃至大東溝海戰,日軍無一戰有十足勝算,但清軍卻是節節敗退、潰不成軍。不到10天,遼東潰敗;僅守一天,旅順失守。豐島海戰,方伯謙逃;牙山之戰,葉志超逃;黃海海戰,吳敬榮逃。難怪日本軍醫檢查清軍傷口後報告︰“從清兵的創口來看,射入口大抵在背後,自前面中彈者極少。”

《日清戰爭實記》更是不屑地寫道︰“支那大將身形高大,力氣超群,貌似可指揮三軍,然一旦開戰就變成弱蟲一條,尚未听到槍聲就逃之夭夭,甚至披上婦女衣裝,企圖蒙混過關。”當時澳門報紙也評論說︰“中國之裝備,普天之下,為至軟弱的極不中用之武備,及其所行為之事,亦如紙上說謊而已。其國中之兵,說有七十萬之眾,未必有一千人合用。”

兵魂銷盡,焉有軍心士氣,何談國魂國威?甲午戰後,就連清朝的藩屬國朝鮮也做起了瓜分中國的美夢,曾公開發文稱︰“但願朝鮮也能打敗清國,佔領遼東和滿洲,獲得8億元賠償。朝鮮人應下大決心,爭取數十年後佔領遼東和滿洲。”此時的中國正如孫中山描述的狀況︰“四萬萬中國人,一盤散沙而已。”

兵魂與國魂是同一種價值追求,富國與強軍是同一種精神狀態。克勞塞維茨說︰“軍隊好比是一棵樹,它總是從它借以生長的土壤中取得生命力的。”當下的中國,正站在過去與未來的交匯點上。風雲際會,滄海橫流。激蕩的時代洪流,沖刷出百年未遇之變局。無限風光,盡在險峰。我們既擁有千載難逢的機遇,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歷史不會重復自己,但會壓著同樣的韻腳。”能戰方能止戰,這是戰爭與和平的辯證法。強國必強軍,強軍先鑄魂。淨化靈魂、鑄牢軍魂,傳承“紅色基因”,厚實“精神盔甲”,固牢“定海神針”。如此,方能永葆軍人本色,永立不敗之地。

(作者單位︰河南省軍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