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鑿壁偷光”的匡衡,為啥終被削官為民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桑成富責任編輯︰董
2017-08-07 14:43

歷史上那些令人唏噓的名人    

說起“毛遂自薦”這個成語,幾乎人盡皆知,但一鳴驚人後的毛遂結局究竟如何,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毛遂當年以過人的勇氣、超凡的智慧和三寸不爛之舌,成功說服楚王聯趙抗秦,一時名聲大噪,趙王授予他諫議大夫的職位。誰知,次年燕國進攻趙國,趙國大戰後元氣大傷,于是趙王就想讓毛遂為帥抵御燕國。毛遂得知後,趕緊去找趙王,這次不是自我推薦而自我推辭︰“我不是貪生怕死,但領兵打仗我確實不懂,要不就讓我當個馬前卒,我肯定沖鋒在前。”盡管毛遂言辭懇切,但趙王堅持己見,讓毛遂帶千軍而衛社稷。結果,遭遇慘敗。毛遂覺得沒臉回去,拔劍自刎了。

一個優秀的外交家並不等于一個合格的軍事家。毛遂的人生悲劇,主要在于趙王沒能知人善任。這也告訴我們,寶貝放錯了地方就是垃圾,人才放錯了位置就是庸才。

法國化學家拉瓦錫曾提出“燃燒的氧氣說”,被後人稱為近代化學之父。他年紀輕輕就憑著化學研究的出色成績,當上法蘭西科學院院士。但他為追求更多金錢,在花錢當上包稅官後,巧立名目,加重稅收。結果在18世紀末的法國大革命中,拉瓦錫被送上斷頭台。當他亮出科學家的招牌希望得到赦免時,過激的革命派回答︰“共和國不需要你這樣的學者,只需要為國家而采取的正義行動!”如果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化學研究中,估計不會有這樣的下場。

“金黃銀白,但見了眼紅心黑,哪知頭上有青天。”其實,不只是聰明睿智的拉瓦錫,古今中外,多少名人因為經不起權力的考驗和名利的誘惑,自己打敗了自己。

身為平民的李紳,寫下了《憫農》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步入仕途後,他卻變得作威作福、“漸次豪奢”,而且為官酷暴、拉幫結派。他死後,受到“削紳三官,子孫不得仕”的處罰。“鑿壁偷光”的主人公匡衡,憑借自己的勤勉和才華,如願走上丞相職位並被封為樂安侯。後來,卻因為多佔封地、知情不報一事被削官為民。哲學家弗朗西斯•培根在哲學、文學等多個領域頗負盛名。然而,當他出任掌璽大臣、總檢察長、大法官等職務時,位高權重,屢屢受賄。《法律的界碑》一書因而稱他︰“腦袋是金子的,他的腳卻是泥的。”

“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德為主,才為次;德是基礎,才是條件。“才德全盡謂之聖人,才德兼亡謂之愚人。德勝才謂之君子,才勝德謂之小人。凡取人之術,苟不得聖人、君子而與之,與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

 沈括在我國科學史上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他的《夢溪筆談》,被英國科學史家李約瑟稱為“中國科技史上的里程碑”“中國科學史上的坐標”。但他的為人處世,實在乏善可陳。

王安石進行變法運動時,沈括積極參與,並且深得王安石的信任和器重,擔任過不少重要官職。然而,變法運動失敗後,王安石被罷免相位,沈括馬上上書力陳新法的弊端和害處,氣得王安石罵他︰“沈括小人,不可親近。”

沈括曾經是蘇軾的好友,而且非常喜歡蘇軾的詩詞。然而,蘇軾因為“烏台詩案”被捕下獄後,沈括馬上站出來批判蘇軾。他以蘇軾當年送給自己的詩為證據,說蘇軾在詩中誹謗朝政,諷刺皇帝。

盡管沈括在科學上卓有建樹,但這種落井下石、忘恩負義、不講道德的“厚黑”作派,成為他人生中的一大污點,也為正人君子所不齒。

不論過去還是現在,“取士之道,當以德行為先”。今天,我們考察干部堅持把德放在首要位置,就是因為一些干部出問題,主要不是出在才上,而是出在德上。

對照歷史上那些令人唏噓的名人,頭腦清醒的人自然會從中得到啟示︰不能以為什麼官都能當,須知沒有無所不能的超人;不能以為什麼規矩都能踫,須知一俊難遮百丑、一手難遮青天;不能以為“德”是塊破抹布,須知道德上的缺陷才是最大的缺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