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審稿,為啥批形容詞“太凶”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魯聞戀責任編輯︰董
2017-08-11 15:32

形容詞不可“太凶”

毛澤東主席不但是一位卓越的領導人,而且還是一位文章大家。對于寫好文章、改進文風,曾有過許多重要論述。

1958年1月19日,毛澤東在審閱某報社送審的稿件時,作了較大篇幅的修改,並批評指出︰“用字太硬,用語太直,形容詞太凶……使人不願看下去。宜加注意。”

就在批評某報的前一年,他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發表講話,專門就文風問題作了論述,指出︰“我們現在有些文章,神氣十足,但是沒有貨色,不會分析問題,講不出道理,沒有說服力。我們應該老老實實地辦事,對事物有分析,寫文章有說服力,不要靠裝腔作勢來嚇人。”幾十年過去了,這些現象和問題並沒有完全絕跡。

干革命靠“兩桿子”。槍桿子要硬,筆桿子有時相對需要軟一點。這個“軟”,對內而言,就是講究宣傳策略和藝術,不要居高臨下、盛氣凌人,“不要太硬,太硬了人家不愛看”。

作文離不開遣詞造句。好的文風,除了思想內容正確,還要看語法修辭的運用。內容好,修辭手法也好,文章就生動活潑、引人入勝;光有好的內容,而沒有好的表達,說出來的話硬邦邦的,人就會不愛看,就會影響宣傳的效果和質量。現在,文章材料中一個突出問題,就是語言太硬、“形容詞太凶”。比如,受到啟發必曰“腦洞大開”,動人心弦則曰“敲響耳膜”。人被打動曰“為之動容”,程度已經不輕了,卻要來個“動容不已”,使人疑心某人的臉部神經是否有問題。還有一篇文章說一彎弦月散發出“蕙心蘭質”,說花雕的味道“純正雅致”等等。這些詞匯,簡直使人不知所雲。

汪曾祺有一次開玩笑說︰“什麼叫‘絢麗’?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什麼叫‘絢麗’嘛。”這是對那些“太凶”的形容詞形象的諷刺。

“有本之言必不險,有用之言必不怪。”一些人有一個錯覺,好像越是高聲大氣、聲嘶力竭,就越能吸引人、打動人。事實正好相反。那些虛枵叫囂之語,往往使人覺得空洞不實、言不由衷。明代人茅坤說他作文時,“屋瓦皆為之動”,王夫之諷刺他“說得恁猙獰可畏”,想必是代人起草官司文書時,才如此下筆吧!有道理語不必驚人,自能令人家胸中點頭。

文論家雲︰文章本靜業。而競躁之心勝,其落筆皆如椎擊,刻畫愈極,得理愈淺。我們看魯迅的文章,往往于平淡處見真摯,于白描處現力量。“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淡淡的描述中,透出多麼幽遠的意境;“蒼黃的天底下,遠近橫著幾個蕭索的荒村,沒有一些活氣”,平平的敘述中,含有多麼深沉的悲涼。

黨風決定文風,文風體現黨風。“一切不良文風都是不符合黨的性質、宗旨的,都是同黨肩負的歷史使命相背離的。”它嚴重影響真抓實干、影響執政成效,必須大力糾正,切實加以改進。

“惟靠實說,方有條理;一自作聰明,則文字駕空,極興會處均是虛詞,極高騫處皆成枵響。”改進文風,需要腳踏實地,深入基層,向前輩學習,向官兵學習,向經典學習,“沐浴而膏潤”思想和語言,從而使出品根茂而實遂、膏沃而光曄。

(作者單位︰武警部隊後勤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