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成龍將上行舟赴任,為啥還要催人買蘿卜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田之章責任編輯︰董
2017-08-11 09:48

吃 菜   

吃菜,狹義指請人夾菜,廣義就是素食,這里的意思當然是指後者。

菜在鄉民中,佔相當重要的位置。荒歉饑饉的年頭,這是他們充饑的好食料,不但山被挖得光禿禿的,有時樹也被剝得光溜溜的。遠遠望去,就像站立著的一個個瘦骨嶙峋的老人。所以過去,“面有菜色”,這是專指吃不飽飯的老百姓的;而“咬得菜根、百事可做”,多是勸誡做官的人和貴家子弟的。

南宋理學家真德秀雲︰“百姓不可一日有此色,士大夫不可一日不知此味。”羅大經又加以發揮︰余謂百姓之有此色,正緣士大夫不知此味。若自一命以上至于公卿,皆是咬得菜根之人,則當必知其職分之所在矣,百姓何愁無飯吃。

這兩方面的意思都說得很好。“不可一日不知此味”,並不是讓士大夫們天天吃菜,而是要他們不能忘了自己也曾是吃菜的人,因為士大夫一旦忘了本,整天想的是錦衣玉食,老百姓則注定是要受罪的了。所以,吃菜,除了那些宗教性質的,專門地、有宗旨地吃之外,更多地是帶有道德的意味。這派的人不是不吃肉,只是多吃菜,原因也大多出于崇尚樸素淡雅的生活。

清代的于成龍,以“清廉第一”稱,其得力處就在于動心忍性、勵志苦節。他從江防職位遷任福建臬司,舟將發,催人買蘿卜至數石。人笑曰︰“這是賤物,為什麼要買這麼多?”他說︰“我沿途供饌,就靠這些了。”他從北直赴江寧時,與幼子雇了一輛驢車,各攜錢數十文,沿途住旅舍,未嘗煩驛遞公館也。在制府署,每天只吃青菜,江南人呼他為“于青菜”。

這種出于砥礪志節的吃菜,清朝還有一位湯文正公。史載他在吳地當巡撫時,“日惟給菜韭”。有一天,他看自己的消費單子,發現“某日買雞一只”,愕然問曰︰“誰市雞者?”僕答曰︰“公子。”公怒,立召公子當庭跪下而責之曰︰“你以為蘇州雞像河南那樣便宜嗎?你想吃雞,那就回去吧。哪有士不嚼菜根而能自立者?”並笞其僕而遣之。

古代社會與現在不一樣。那時生產力落後,禽畜的飼養大多以家庭為單位,不可能進行大規模的養殖。可以肯定,那時的肉一定比菜貴得多。所以,“肉食”只是少數人的特權。一個當官的人天天吃肉,就像現在有人天天吃魚翅、海參一樣,是會被當作奢侈腐化來看待的,因為這與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相差太大了。

《鶴林玉露》載,仇泰然在四明當太守,與一幕官關系很好。有一天隨便問了句︰“你家日用多少?”對以“十口之家,日用一千”。仇曰︰“哪能用這麼多錢?”幕官回答說︰“早具少肉,--菜羹。”仇驚曰︰“我為太守,居常不敢食肉,只是吃菜,公為小官,乃敢食肉,定非廉士。”自此以後就疏遠他了。

羅大經在記錄這件事後,講了一段“四養”的道理︰余謂節儉之益非止一端。大凡貪淫之過,未有不生于奢侈者,儉則不貪不淫,是可以養德也。人之受用,自有劑量,省嗇淡泊,有久長之理,是可以養壽也。醉飽鮮,昏人神志,若蔬食菜羹,則腸胃清虛,無滓無穢,是可以養神也。奢則妄取苟求,志氣卑辱,一從儉約,則于人無求,于己無愧,是可以養氣也。這里面講到吃菜,便含有很深的道德意義。

普通人的吃菜,也不為信仰,也不為傷廉,純是為了享受青菜自然的清香。李笠翁《閑情偶寄》雲︰“聲音之道,絲不如竹,竹不如肉,為其漸近自然。吾謂飲食之道,膾不如肉,肉不如蔬,亦以其漸近自然也。草衣木食,上古之風,人能疏遠肥膩,食蔬蕨而甘之,腹中菜園不使羊來踏破,是猶作羲皇之民,鼓唐虞之腹,與崇尚古玩同一致也。”笠翁照例有他的妙語,這里也是如此,說得很是清脆。這種“遠肥膩、食蔬蕨”的態度,也頗合于現代飲食之道。

現在物質生活大為豐富,吃菜吃肉都悉听尊便。但對于為官者來說,菜根滋味是不能忘記的。因為他們知不知此味,不單關系自己,還與老百姓的生活有重大關聯,這是不可以輕看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