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改進行時,為你解答四個“為什麼”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責任編輯︰董
2017-08-11 09:10

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是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推進我軍組織形態現代化、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的關鍵一步,是實現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必須邁過的一道關口

鼓揮師,軍改向“脖子以下”挺進

——怎麼看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

蕩激情揚征棹,一路輕舟乘東風。2016年12月2日,世界的眼光再一次聚焦中國軍隊。這一天,中央軍委召開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工作會議,習主席向全軍發出重塑我軍力量體系的動員令,開啟了向“脖子以下”改革進軍的新征程。

為什麼說結構性矛盾不解決體制性障礙也難以最終解決?

拳王穆罕默德•阿里,在20年的職業生涯里獲得22次世界冠軍。他在賽場上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一開始,他既不讓對手得分也不急于出擊,而是用“蝴蝶步”始終保持靈活的移動,一旦看準時機就使出“蜜蜂拳”,猛力擊倒對手。可見,一個厲害的拳手,既要有強壯的身體,又要有聰明的大腦。一支強大的軍隊,也應該是“最強大腦”與“最強拳腳”的完美統一。如果說,領導指揮體制改革是要“強大腦”,重在破解體制性障礙的話,那麼,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就是要“壯筋骨”,重在解決結構性矛盾。“脖子以上”改革和“脖子以下”改革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必須上下銜接、接續推進。

2015年11月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後,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改革先行展開︰打破總部體制、大軍區體制、大陸軍體制,組建新的軍委機關,成立陸軍領導機構、火箭軍和戰略支援部隊,劃設五大戰區,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首次對外公開亮相,成立聯勤保障部隊並構建一基地五中心布局,形成了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新格局,實現了我軍組織架構的歷史性變革,我軍體制、結構、面貌煥然一新。

“時來易失,赴機在速。”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是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推進我軍組織形態現代化、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的關鍵一步,是實現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必須邁過的一道關口。領導指揮體制改革的成功實踐,為推進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創造了有利條件,也提出了更加緊迫的要求。接續開展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實現我軍變革重塑的上下貫通,促進作戰力量體系與領導指揮體制融為一體,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否則,只改“腦袋”不改“身子”,“腦袋”進入了“新體制時間”,而“身子”仍停留在舊狀態中,上下就會脫節,新體制的優勢和效能也難以充分發揮,改革總體目標就無從實現。

為什麼說軍隊的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必須因時因勢而變?

《呂氏春秋》中有一句話︰“世易時移,變法宜矣。”說的是,任何事物都必須隨著時代和環境的不斷變化而變化。一支軍隊也是如此,如果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發生變化,其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也必須隨之而變。那些率先對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作出適應性調整的軍隊,往往能夠搶佔先機,贏得戰爭主動。反之,曾經再強大的軍隊也會落伍,甚至不堪一擊。

18世紀末19世紀初,法國在拿破侖的領導推動下,創立新型陸軍,建立由步兵、騎兵、炮兵組成的諸兵種合成師,軍隊戰斗力在歐洲脫穎而出,取得奧斯特里茨等一系列戰役的勝利。一戰後,法軍沒有看到裝甲突擊力量在未來戰場的巨大作用,機械化力量總體規模超過德軍,卻大量分散使用,而德軍把航空突擊兵團和地面裝甲部隊混合編組,在軍隊組織形式特別是合成方面走在了前面,戰爭開始後一度橫掃大半個歐洲。20世紀90年代以來,美軍先後打了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之所以能夠在戰場上頻頻得手,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其力量體系先進、作戰編組靈活。

歷史和現實都告訴我們,一支軍隊,如果在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上落後于時代,落後于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發展,就可能喪失戰略和戰爭主動權。當前,世界新軍事革命迅猛發展,一體化聯合作戰成為基本作戰形式,戰場空間向太空、網絡、深海、極地拓展,信息主導、體系支撐、精兵作戰、聯合制勝成為其鮮明特征。與之相適應,軍隊的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也在發生新的變化,科技因素影響越來越大,精干化、一體化、小型化、模塊化、多能化等特征越來越突出。這是新形勢下軍隊不可避免的重大變革,我們必須抓住機遇對我軍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進行前瞻謀劃、頂層設計、全面優化,通過改革“致人而不致于人”,決不能在當今世界激烈的軍事競爭中落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