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的經濟理論為啥在戰場上大顯神通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鄭蜀炎責任編輯︰董
2017-08-31 10:09

聊聊戰場上的經濟學

●抽象的經濟理論總能在變化莫測的戰爭中找到用武之地。

古往今來,很多以戰爭為主題的書,都能讀出濃濃的經濟味道來。讓人驚訝的是,抽象的經濟理論總能在變化莫測的戰爭中找到用武之地。

1944年,盟軍開始轟炸德國本土,為此,專門由300名文職雇員、350名軍官和500名士兵組成了龐大的“轟炸效應調查團”。種種數據表明︰戰術轟炸如同打翻一桶牛奶,而戰略轟炸則如同殺死奶牛。如果加大投入,能夠獲得加倍的殺傷效果。依此結論,盟軍于1944年10月在德國投下50465噸炸彈,是論證前的328倍。

而我們熟知的“閃電戰”,據說依據也是出于經濟學。希特勒認為,對德國而言,戰爭是最“廉價”的發展投資;同時,早打快打的收益將超過風險與成本,拖的越久成本越高。日耳曼民族從來都不缺少頭腦精密度堪比計算機的聰明人,在戰爭初期取得巨大“收益”後,其決策層中有不少人提出見好就收,因為按照經濟學原理︰一,如果超出臨界點,投入越多,得到的收益反而越少;二,作出一項選擇時必然要放棄另一項選擇,這就是機會成本原理。可如同炒股獲得了暴利難以收手一樣,希特勒不管不顧地開始了新的豪賭——侵蘇戰爭,並很快嘗到了違背規律的苦果。

說到這,想起二戰中因裝備落後、缺油料少彈藥而被譏笑為“負責搞笑的常敗之師”的國家——那個被綁在希特勒戰車上的意大利。說起來,這番結局列寧早就從經濟學上作出了科學的預言,因為意大利是一個“貧窮的帝國主義”。帝國主義的那些侵略本質,墨索里尼是既有賊心又有賊膽,可就是無賊力去干。

與意大利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在物資奇缺的戰場上,略顯“奢侈”的飲料卻被作為軍需品來供給,讓“可口可樂”這個品牌伴隨著戰爭出現在歐洲大陸,甚至成為美國文化的代表風靡世界,大賺其錢。

算起來,最精明當屬英國人。當同時代的歐陸君主們熱衷于宮廷文化和“十字軍”東征時,英倫三島上的國王與臣民不顧歐洲貴族們的恥笑,奉行一種兵商合一的、國家保護下的貿易,堅持所謂“不能為殖民主義浪費金錢”,從而將擴張變為一種有利可圖的生意。尤其是在“百年戰爭”中輸給法國,並從此喪失大陸上所有地盤後,他們把海路和商權的開放放在首位,甚至不惜組織“官辦海盜”來搶掠錢財。

說是“商業立國”,其實英國人的滾滾財富里不僅有銅臭味,更有血腥味。1494年,西班牙和葡萄牙簽訂平分世界的《托爾德西利亞斯條約》時,英國被忽略不計。可他們卻成功地在全球範圍建立了殖民地(原料加市場)——海洋(商路)——本土(工業)的掠奪式“大循環”,從而有了19世紀末20世紀初“日不落帝國”的記憶。

相較之下,中國古代一些朝代養兵用兵,就很缺乏“經濟頭腦”。宋朝時,軍隊數量大的令人咂舌,達120萬左右,養兵之耗佔歲入80%。當時的兵員制度可謂奇特,每逢荒年將破產流離的老百姓招募到軍中,讓其有口飯吃免得造反,且服役年限到60歲;再加上祖上“陳橋兵變”帶來的病根——對前線將領擁兵自重的顧忌,層層“疊床架屋”的鉗制束縛……所以,百萬之師不過只是“廄馬肥死弓斷弦”的冗兵散伍,戰斗力可想而知。

明清時代,由于大量士兵脫離農業生產,浩繁的消耗使得晚明年間軍費開支達國庫年收入的2.25倍。沒有誰經得住這種無底洞式的投入,裝備火器的落後似也在情理之中了。

當年林則徐上奏禁煙,所言鴉片危害有二︰一是將無可御敵之兵,二是將無可充餉之銀。道光皇帝著急的首要並不是鴉片的流入,而是白銀的外流。他把林則徐派去禁煙,主要目的實際上是去緩解大清的財政危機,指望通過禁煙把各級貪官吃回扣、飽私囊的銀子敲打出來。

林則徐禁煙無助于清廷增加收入,可打仗要花錢啊。道光沒有考慮如何建立起一套合理的財政稅收制度來支撐戰爭,而是抄了管外交的大臣琦善的家,用抄出的錢去打仗。這樣的仗不輸才是怪事。

割地賠款後,清廷重修了《大清一統志》,把那些割去的地依然標出。英人要銀子,大清要面子,兩種價值觀下的國防建設會是啥樣,也就高下立判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