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後蘇東坡續詞《洞仙歌》,如何做到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西成責任編輯︰董
2017-08-31 09:52

做好軍事理論創新下半篇

—— 有感于蘇軾“續詞”

●戰爭歷來是分兩次進行的,第一次是在軍事家的頭腦里,第二次是在現實中。

蘇軾是一代詞宗。在他7歲時,見到眉山的一個老尼,她告訴蘇軾,自己曾經去過蜀主孟昶的宮廷。一日,天氣炎熱,蜀主和妃子花蕊夫人深夜納涼于摩訶池上。孟昶作了一首詞。這個尼姑還能記得這首詞,並告訴了蘇軾。

40年後,蘇軾只能記得詞中頭兩句。有天得暇,蘇軾尋找詞曲,猜測這詞應該為洞仙歌令。他因此循著前兩句的意境猜測蜀主的想法,將詞續完,成為《洞仙歌》︰“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倚枕釵橫鬢亂……”

姑且不說該詞論的是誰、講的是啥,單就“續詞”一事,蘇軾憑著自己的零星記憶和豐富想象力,在原來基礎上成就了一篇意境深遠的傳世佳作,足以讓人拍案叫絕。其實,在學術科研領域,也有許多“續詞”功夫一流的非同凡響者。科學家愛因斯坦從牛頓力學原理中“續”出了著名的廣義相對論,德國名將古德里安從戴高樂《職業軍隊》一書中“續”出了閃擊戰戰術,美軍從蘇聯將領加列耶夫關于信息技術革命著述中“續”出了軍事轉型的領頭羊地位。前者與後者相映成趣,讓人唏噓不已卻又耐人尋味。

一位軍事家說過︰“同人的任何創造活動一樣,戰爭歷來是分兩次進行的,第一次是在軍事家的頭腦里,第二次是在現實中。”實踐證明,在歷史發展的關鍵轉折點上,個別軍事家勇開歷史先河,或提出時代構想,或指明未來趨勢,但只是跨出了理論創新的第一步。欲要徹底完成理論的嬗變,還須一批後來者,對同一科學命題的不同側面和各個環節給予持久性、接力性關注,從多角度、全方位進行深度解析才行。如果眾人只是抱著觀望、欣賞甚至無所謂的態度,不在“續詞”上努力,社會文明的發展肯定賡續不到今天的輝煌。

目前,我軍的軍事理論創新形勢喜人,但繁華的背後也存在一些虛浮現象。例如,盡管我軍很多年前就有人提出“信息戰”“信息化戰爭”的概念,但時至今日仍難以看到具有說服力且兼有我軍特色的信息戰理論體系。現代戰爭的深刻變化,最主要體現在制勝機理的變化,然而我們在探索制勝機理上常常在重要性、必要性上打轉轉,至于其操作性、實踐性方面卻遲遲見不到下文。軍委首長提出要加大實戰化訓練力度,下邊層層都這樣講,上下一般粗、左右一個樣,難以深下去、難得鑽進去。如此懸在空中、猶如霧中的學術成果,即便汗牛充棟,往往價值也不大。

“謀篇難,凝意難,功夫重在下半篇。”顯而易見,做好軍事理論“續詞”的探索既重要又艱難,責任心、求知欲缺失者不想“續”、不敢“續”,感知力、創造力弱化者“續”不準、“續”不深。這就需要從強化問題意識入手,通過制度機制來糾偏導向、改良除弊,尤其對那些別人在探索未知、我們在借鑒復制,別人在超前設計、我們在詮釋已有,別人在創新發展、我們在欣賞陶醉的積習,越快克服越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