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你淚別的樣子也很男子漢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辛士紅責任編輯︰董
2017-09-12 14:51

連日來,在火車站、在汽車站、在人來人往的候機大廳、在天南海北的座座軍營,一幕幕送別老兵的感人場景次第上演。莊嚴的敬禮、緊緊的相擁、奔涌的熱淚……送別的照片和視頻在朋友圈中刷屏。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每到老兵退伍時節,送別是不變的主題。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你也許見過熱戀的情侶離別時的相擁而泣,你也許見過同學和同事分別時的把酒言歡,你也許見過遠行的兒女告別親人時的依依不舍,但送別老兵,有著不一樣的情感、不一樣的場景、不一樣的意義。

硬漢熱淚,情真意切。他們是堅毅內斂、鐵血豪情的軍人,誰也不願意在大庭廣眾之下流一滴眼淚。但他們知道,這一別,軍營軍號軍裝,都將成為往事;這一別,原本朝夕相處的戰友,都將星散在天涯海角,各自打拼不一樣的精彩,各自開始不一樣的生活……

離別的時刻到了,他們感情的洪水終于沖開緊閉的閘門。“上一秒,咧著嘴笑!下一秒,掩著面哭!”原本說好“笑著分別”的承諾落空了,一個個哭得撕心裂肺、無所顧忌……

離別的時刻到了,他們緊緊把手握在一起,不忍分開,不想分開,不敢分開。車上的,探出半截身子;車下的,恨不能腳步生風。火車拖著“嗚嗚”的笛音低沉地長吟,和著車上車下的哭聲……

苦累不怕、危難不怕的帶兵人,最怕的就是送別朝夕相處的戰友。一位常年戍守在西北高原的邊防團長,看到老兵們最後一次騎馬巡邏、最後一次擦拭界碑時,他哭了;看到老兵們整齊地摘下肩章、領花時,他哭了。送老兵去車站時,他說︰“每年送老兵,我都難受得像生場大病。今天,我最後給大家下個命令,咱們都不哭,要努力把最美麗的笑容留給戰友,留給軍營,留給高原!”然而,真的到了分別時,淚水卻又打濕了這群男子漢的衣襟……

淚水,有時不是無助的表達,而是真情的釋放。一位武警戰士退伍了,那只他負責訓練的警犬,跟著車送了一程又一程。他紅著眼圈和撲在自己懷里的警犬告別,那只警犬分明在嗚咽、在流淚。一名軍人和“無言的戰友”尚且如此深情、如此難舍,他對祖國、對軍隊、對人民怎麼可能不是赤膽忠心?

淚水,有時不是柔弱的標志,而是力量的象征。1998年,九江大堤決堤,人民子弟兵與九江人民並肩戰斗50多個日日夜夜,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滔滔洪水。當子弟兵準備撤離時,數十萬群眾含淚相送,他們熱情地往車上遞著水果、雞蛋等物品。子弟兵們的胸膛起伏著,一次次地把右手莊嚴地舉到帽檐。一位記者深情地寫道︰“子弟兵走了。九江城哭了。”前來和士兵道別的董萬瑞中將哽咽著說︰“我為有如此受人民愛戴的士兵感到驕傲。”

淚水,有時不是情感的宣泄,而是人生的財富。脫下軍裝,告別的不只是摸爬滾打的兄弟,還有一段生死與共而又終生難忘的軍旅歲月。電影導演馮小剛轉業時,在到新單位報到前的那天晚上,“一種對軍隊的留戀,讓自己心如刀絞”。他從床上爬起來重新穿上軍裝,對自己的母親說︰“您坐好了,我給您敬個禮吧。您好好看看,明天兒子就不能穿軍裝了。”那一夜,他一直穿著軍裝,抽了很多煙。正是因為對部隊的這種感情,他拍了《集結號》《芳華》等多部軍旅題材的電影。送戰友,踏征程。多少軍旅記憶和戰友之情,像美酒一樣醇香,不會因為山高水遠而中斷,也不會因為歲月流逝而變淡。“若有戰,必召回。”當國家和軍隊召喚時,無論身居何方的戰友,依然會風雨同舟,一起沖鋒。

“戰友啊戰友,親愛的弟兄,待到春風傳佳訊,我們再相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