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扔桃核,禿禿空山竟變為花發滿山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楊天芳責任編輯︰董
2017-09-18 15:37

萬事從來貴有恆

宋代詩人石曼卿在做海州通判時,見縣衙對面的山“人路不通,了無花卉點綴映照”,便突發奇想,叫人把裹著黃泥的桃核,沒事時就一顆顆往山嶺上扔。誰知奇跡出現了,幾年後竟然“花發滿山”。蘇軾游歷此地時賦詩贊曰︰“坐令空山出錦繡,倚天照海花無數。”

禿禿空山變為花發滿山,始于奇思妙想,成于堅持不懈。當年,哪些人往山上扔過桃核,有多少桃核最終落地生根,也許沒人記得住、算得清。但可以肯定的是,沒有當初堅持不懈的重復投擲,肯定不會有後來滿山芳華的盛景。

綠化山川是這樣,治學、為政、干事,又何嘗不是如此?

提出了“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董仲舒是漢朝的大學問家,其學問之精,源于他對自己“三年不窺園”的苛刻。史書記載,董仲舒求學期間,三年不曾走出房門,甚至都不偷偷地掀開窗簾看一下窗外的風光,可想而知他是多麼專心致志坐在那兒堅持苦讀。那三年里,董仲舒常以“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自律。在他看來,“臨淵羨魚”無益,只有堅持“退而結網”,才能織成一面大網,隨心所欲地捕獲大魚。他以此提醒自己不能心浮氣躁,以夸父逐日的執著,水滴石穿的堅忍,在坐好冷板凳中邁向學問聖境。

治學是一件老老實實的事,必須有恆心、有韌勁,心無旁騖,持之以恆。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即便是天才,生下來的第一聲啼哭,也不會就是一首好詩。古代的大學者,都是在治學上肯下慢功夫、苦功夫的人。韓愈讀書“口不絕吟于六藝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編”。白居易自幼“晝課賦,夜課書,間又課詩,不遑寢息”。明初文學家宋濂為了學習知識,不論“夏木陰陰正可人”,還是“北風吹雁雪紛紛”,都堅持去百里之外向前輩請教。漫漫求學路,宋濂孜孜不倦,焚膏油以繼晷,最終成為明代著名的大學士。

“圖垂成之功者,如挽上灘之舟,莫少停一棹。”觀歷史興亡之變,察古今成敗之理,功敗垂成也好,功虧一簣也罷,失敗往往是走過了90步,卻不能堅持走完剩下的10步。這是因為,“政者恆也”,只有“為者常成”,才能“行者常至”。南朝梁開國皇帝蕭衍,年輕時底定江南、雄姿英發,在位日久而銳氣漸消、惰氣益長,晚年沉迷佛法,終至身死國滅,徒自感嘆︰“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復何恨!”

著名劇作家李國修在年幼時,曾對以做京劇戲靴為生的父親抱怨︰“做鞋做了一輩子,也沒見你發財。”父親听了後痛罵他︰“你爸爸我從16歲開始做學徒,就靠著這一雙手,你們5個小孩長大到今天,哪一個少吃一頓飯,少穿一件衣裳?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算功德圓滿。”猛醒後的李國修,將父親“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算功德圓滿”這句話,當做了自己的人生格言。

一個人要干成一件事,最忌半途而廢,最需堅定不移;最怕一曝十寒,最需堅持不懈;最忌遇難則退,最需堅韌不拔。成功需要決心和信心,也需要恆心和耐心。這里的恆心、耐心,是滴水穿石的堅韌,是猛虎狩獵的等待,是蜜蜂釀蜜的積累,是禾苗拔節的希冀。“鑿不休則溝深,斧不止則薪多。”有些事情,不是看到希望了才去堅持,而是堅持了才看到希望。一個人所做的事情,也許暫時沒有成功,但不要灰心,那不是沒有成長,而是在扎根。

“金石可鏤”源于“鍥而不舍”。馬克思說,他能創立剩余價值學說,前後堅持40余年時間完成三卷本《資本論》的研究撰寫,關鍵是“目標始終如一。”法國生物學家巴斯德說︰“告訴你使我達到目標的奧秘吧!我唯一的力量就是我的堅持精神。”“萬事從來貴有恆。”日拱一卒的堅持,永遠是打開夢想之門的金鑰匙。成功,其實很簡單,就是當你堅持不住的時候,再堅持一下。

(作者單位︰陸軍邊海防學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